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13章 内忧外患
    <script>app2();</script>

    川腾现在的产品已经形成了体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通用机型,主打风机泵类等平方转矩负载,以及一些对控制精度要求不高的场合。功率范围覆盖了0.4KW到630KW。

    另外,空压机、注塑机、直进式拉丝机、印染机械、印刷包装机械、起重提升机械等专用配套机型,一共开发了七大款,每一款都是系列齐全。

    这个速度,让所有国内同行都很震惊也很警惕。

    一场市场大战悄悄拉开帷幕。

    现在警惕和准备用各种招对付川腾的,主要是国内品牌。

    像瑞士ABB、德国西门子、日系的安川和富士等还保持着高昂的价格,在大型工程和核心工业制造领域牢牢占据着市场主导位置。

    这个时候进口品牌是无视国产品牌的。

    原因很简单,高级、精密、尖端的东西,都牢牢掌握在这些老牌跨国公司手中。比如IGBT和DSP这两种元件,国内压根没有公司能做出来。

    IGBT的中文译法是隔离栅双极晶体管,德国英飞凌(原西门子半导体事业部,1999年独立)是行业巨无霸。日系同类产品都不能与之相比。

    DSP,也即是数字信号处理器,美国TI(德州仪器)同样是业界霸主。

    另一个原因是,上面这些老牌跨国公司是了解中国的。

    上个世纪80年代,国内第一批电气领域的学习人员被派去RB学习,学了点东西但在国内却缺乏行业应用基础。当时也有几位教授从欧美回国,在清华等院校中开始讲授电机驱动控制,同样的,也缺乏行业实战基础。

    因此,整个国内在过去二十年时间中,新型工业化进程是缓慢的。

    这些老牌跨国公司还在享受着技术垄断带来的高溢价,他们没必要去盯着国产品牌。相对来说,欧美日是第一梯队,台系是第二梯队,他们之间的竞争算是有点激烈。

    此时对于国产驱动器来说,除了核心元件不得不用进口的,其它如电解电容、整流桥、温度传感器等已经开始大量使用国产品牌。

    这么做,驱动器的稳定性、可靠性以及综合控制性能会大打折扣。

    进口品牌的理念和国产品牌差别很大。前者还没有意识到,整个驱动控制行业的国产化风潮已经在这两年快速拉开了帷幕。

    对于国内同行的反应,倪长乐已经有所预料。

    他的大部分精力被放在了公司整体运营上,但每天都会和所有业务人员通电话,对市场的变化一直保持着极高的敏锐度。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不得不开始考虑防守反击。

    这么一来,产品、市场、生产等环节和财务一样,都要开始逐步规范化。

    从设立人力资源部开始,硬件开发部、软件开发部、结构部、市场部等部门挨个成立起来。

    虽然有些部门刚开始只有一个员工,但总算是开创了一个全新局面。

    倪长乐通过凌宝结识了一位台厂的生产主管,叫葛进。

    葛进刚过26岁,但在台厂已经工作了四年,对生产流程和制程文件、品质管控等非常有经验。

    他给了葛进5%的干股,顺利将其挖了过来。

    现在的行业可谓是风云初涌。为了国家能够尽快实现工业转型升级,有人热情高涨,开始举办一些不太正式的行业沙龙。

    这种沙龙,往往就是同行挖墙脚和互相打听消息的地方。

    至于为国效力的初衷,往往会被实际利益击得粉碎。

    凌宝和倪长乐产生了分歧。

    凌宝很喜欢去这种场合,和以前的同事,还有微华出来的那帮人互相聊聊开发过程的辛苦以及一些可以公开说出口的开发经验。

    倪长乐觉得哪怕就是一分钟,都不该浪费在这种同行的交流上。

    至少,现在不是时候。

    另外,两人最大的分歧就是关于公司的规范化问题。

    凌宝不赞同规范化,因为随之产生的税负和人力成本等上升太快了,一大块净利润会被无形中抵掉。

    为了这事,两人私下在办公室里发生过数次争执。

    到了2004年底一核算,消耗在规范化的纯利润接近八十万。但倪长乐依然觉得很值得。

    为此两人又闹得不欢而散。

    公司的总销售额刚刚超过两千万,因为主要销售的产品还是毛利略低的通用型,加上中间商分走了一部分利益,实际毛利才600万冒头。

    这时公司总人数已经有70多人,而且还在持续增长中。

    发完奖金、双薪,再留存部分到下一年发展,凌宝到手的现金才90多万。

    这一年,他付出的可是相当多,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

    他心中有股怨气,但是面对倪长乐,即使意见分歧,还是保持了一定的克制。不提两人表兄弟这层关系,就是倪长乐对他的关心,也超过了任何一人。

    终归,现在比打工还是强多了。

    倪长乐却是敏锐地感觉到,不可避免的内忧产生了。

    公司越大,挣的钱越多,最早带过来的兄弟就越容易产生分歧。

    一是,每个人都有了一定的经验,加上对公司的了解,一些自大骄傲的思想就会产生。

    二是,当最初的打拼和苦日子已经成为过去时,享受和守成甚至惰性,就会慢慢滋生。

    现在曹海他们的工资加上业务提成,年底个个都拿到了五万以上。而附近的万科四季花城,一平方还不到4K。

    以前,倪长乐是指东打东,指西打西。

    现在他渐渐地感觉到,大家的执行力开始下降了。

    当然,这个内忧还不到最关键的时候。但他作为公司的决策者,就必须为未来准备点什么。

    若是不越过转型这一关,公司就很难彻底做大做强。

    ……

    甘亮的业务也是蒸蒸日上,接了很多非工厂的配餐业务,买了五台面包车,开始往关内发展。

    甘亮已经有了另外一个想法,就是开个中餐连锁,类似粤式茶餐厅。但提供的饮食主要是传统的手工水饺面条等面食和各种营养粥,外加一些小菜。

    服务人群主要是上班族以及一些不愿意做饭的小家庭。

    这种思路让倪长乐眼睛一亮,没有分利润,就留在甘亮那,让他继续好好努力干。

    也就是这一年春节,倪长乐、凌宝和甘亮一起在四季花城全款买了房子。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