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14章 心思缜密(求推荐票)
    <script>app2();</script>

    甘小玥没有买房子,而是把工资和奖金寄了一半回去,另一半存了起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甘亮的分成她和倪长乐一样没拿,因为第一家“甘食王”连锁店开在关内,光租金和装修、人工,就把甘亮剩下的钱全部花光了,还贷了将近三成。

    甘亮也没找凌宝借,因为凌宝买房、装修后又买了一辆日系越野车,口袋也是瘪瘪的。

    甘小玥相当喜欢万科的房型设计,通风透亮、户型方正。

    倪长乐和甘亮在同一栋,凌宝在另外一栋。甘小玥没事就开车去倪长乐和甘亮那,把阳台上种满了花花草草。

    浇浇花,为他们做做美食,简直就是她最大的乐趣。

    后来,她干脆就在四季花城租了个两居室。

    两边的父母知道后,又开始了催婚。不仅如此,他们还都过来住了一阵子。不过由于住不习惯,没到一个月,就又回了乡下。

    倪长乐和甘小玥都松了口气。

    两人虽然感情很好,但终究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双方父母没法子,总不能天天盯着他们吧,回去后也就在电话里催催。

    倪长乐心思缜密,找人把两家以及凌宝家的老房子都拆了,全部建成了三层小楼。

    这一天,倪长乐宽敞的办公室中。

    “乐哥,谢谢你。”

    凌宝心里非常感动。

    因为倪长乐在做这事的时候,用的是他和甘亮的名义。这个时候他和甘亮都把钱花光了,就是有心也要等上几个月了。

    “自家兄弟,说这个就见外了。对了,你上次说的那个对象呢?”

    倪长乐拍了拍他肩膀。

    凌宝上次去参加深市机械展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机床厂老板的女儿,叫常艳。后者被他专业的谈吐和形象折服,竟一见钟情。

    两人交往已经一个多月了。

    凌宝脸色兴奋:“情人节就先订婚,5.20去拿证。”

    倪长乐点了根芙蓉王,问:“她家里知道你的身体不?”

    凌宝点点头:“我们咨询了医生,没有问题,而且将来孩子隔断后也不会有事。”

    倪长乐也为他高兴:“那你以后可别熬夜和喝啤酒了。过几天我打算挖一个从原微华体系出来的软件工程师,能为你减轻不少压力。而且,他手里有高端矢量机型的源码。”

    源码,就是驱动器里的底层算法代码。

    矢量机型,就是采用矢量控制技术的产品。矢量控制,也叫磁场定向控制(FOC),是指利用坐标变换,将交流电机定子电流解耦为励磁电流和力矩电流,对励磁和转矩分别进行控制,从而获得类似直流调速的动态优异性能。

    这种机型一般都是用在精密控制场合,如果加上PG同步卡,控制精度会更高。

    现在这个时候,市场上已经有人暗中出售部分源码,价格并不算高,只是无法提供后期服务,如果软件出现BUG,是很难完善的。

    公司现在只有个别机型用了矢量控制技术,但那源码是买来的,当中还是有漏洞。

    倪长乐在客户那试机出现了程序BUG后,就暂且搁置了往高精尖应用发展的想法。

    凌宝熟悉的是V/F底层算法,这种算法是使输出电压与输出频率的比值恒定,从而实现生产所需要的电机转速。现在的通用型、大部分专机,都是使用V/F算法。

    凌宝一听,立马问:“他那个源码是C语言编写的,还是汇编?”

    在软件开发上,如果用C语言,相对来说,开发成本会低些也容易移植,调试和维护便利。但汇编语言就复杂些,不容易移植。

    国内同行基本上都是用C语言编写和优化算法。

    倪长乐:“是C语言。股份就和葛进一样,也是5%,他过来后就做软件部经理。你的职位就变成副总经理兼软件研发总监。”

    “哦对了,他叫孟平,也是浙大出来的,人还可以。”

    凌宝皱眉想了一会,然后说:“公司的V/F源码是成熟的,要对他开放,还是不开放?”

    倪长乐:“孟平负责全新机型开发,本身那套源码就兼顾了V/F算法,公司的这套源码不需要给他。但你可以从软件测试等方面给他必要的协助,也顺便看看是否有隐患。”

    “我的想法是,公司现在已经逐渐正规,产品开发必须规范起来。测试、结构、失效分析、专利撰写等环节,都必须要有专人负责,你觉得呢?”

    凌宝点点头:“这样最好,我很早就想在公司推行IPD集成产品开发模式了。”

    倪长乐笑了笑:“那会是没钱,要按IPD的做法,得设立不少新的岗位,全按流程走。虽然对产品开发帮助大,开发周期也能缩短,但前提是每个岗位的人都能发挥作用。”

    “现在一般的生产员工还算稳定。但是研发人员面临的诱惑太多,稍不如意就会跳槽,那样就变成给同行培养人才了。”

    他说的是实情。

    在深市,研发的各个岗位人才都是稀缺的。

    虽然每年有大量的应届毕业生涌入这座活力四射的城市,但创业的技术型公司更多。而且,一般应届毕业生没有个三五年沉淀,几乎是顶不上用的。

    公司现在不可能招聘应届毕业生。当然,以后壮大了,肯定要培养一部分应届生。

    招聘有经验的各岗位工程师,除了要付出更高的成本,公司还要给他们提供宽松的工作环境、完善的福利体系及有吸引力的前景。

    在年轻人中,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其实还是创业。

    倪长乐和凌宝本身就是个典型。现在角色变化了,他们就不得不为公司的全局筹划。

    比如工资,倪长乐就让人力资源部每个月提交一份最新的薪酬行情资料过来,好对公司核心员工的福利及时做出调整。

    等到人家提出来离职的时候,再去涨工资,那就太被动了。

    现在人力资源部就只有一个叫杨丽的女孩子,她执行力很强,但往往对倪长乐的前瞻性想法不能完全领悟。

    倪长乐没法子,只能让她做做基础的工作,比如发布招聘信息、对着岗位说明书筛选简历等等。

    现在要招个HR总监,那大多会把正常的工作搅乱。倪长乐想得很清楚。

    就比如说挖孟平这个事,换个人和凌宝说,凌宝一定会心里担忧。

    原因很简单,一个拥有源码的软件人才,在公司里和凌宝是有竞争的。如果孟平成为公司软件方面的顶梁柱,那凌宝的作用就削弱了。

    倪长乐亲自和凌宝说,他就不会有警惕甚至反抗的念头,反而会讨论一些有利于公司的细节。

    再说了,要招到合适的懂行的HR总监,太难了。整个国内行业才起步不久,压根就没多少人知晓行业内情。

    过去的几次争执,让倪长乐对凌宝确实有点担心。

    所以,这次谈话,他不仅问了感情上的事,也交流了研发的这些细节。凌宝并没有什么异常表现,他也就放心下来。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