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17章 甘小玥出事
    <script>app2();</script>

    沙强震惊无比,平时看倪长乐文质彬彬的,没想到身手竟这么敏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那钢铁一样的胳膊就差把他勒断气了。

    “好,好,我现在就汇。”

    沙强没法子,只好伸出一只手打开电脑。

    倪长乐没有松开胳膊,就这么箍着他的脖子。

    沙强果然不是没有钱,而是纯粹的老赖,汇完款后才恨恨地说:“倪长乐,你不仁我不义……”

    话音未落。

    倪长乐猛地抓起沙强胳膊,咔嚓几下就将他打脱臼了。

    “我只是个正常的生意人。沙老板,你以前是干什么的我不知道,但从此以后,我不希望再和你有任何关系。如果你敢乱来,下次就不是脱臼这么简单了。”

    沙强疼的龇牙咧嘴,但是毫无办法。

    办公室里那三个家伙完全呆滞,不知道怎么办。按这架势,打,肯定是打不过倪长乐的了。

    就这样,倪长乐带着吕春风开着雅客,扬长而去。

    沙强让人把胳膊接好,站在窗口狠狠地看着一溜烟跑掉的黑色轿车。

    “去足浴城,把东仔给我叫过来。”

    沙强转过脸,阴声吩咐一个手下。

    那东仔很快就到了,看见沙强脸色,赶紧问:“强哥,谁惹您了?”

    沙强伸手一指川腾公司的方向:“倪长乐。你上次送我去参加过他们公司的酒会,你去摆平他。”

    东仔微微一愣:“死活不论?”

    沙强猛地抽了口雪茄,阴笑:“说什么呢?这和平年代,提死字多不好,弄个残废就行了。这事,你亲自去。”

    东仔挠挠小平头:“事情过后,我要避上一阵子。”

    沙强打开保险柜,取了一沓现金,直接甩给他:“事成了,另外一半汇到你卡上。”

    ……

    天色渐晚。

    倪长乐带着吕春风路过一家粥粉店,随便点了个牛河炒粉,吃完就直接回了公司。

    甘小玥刚刚忙完,想先回去四季花城,就跟倪长乐要了车钥匙,独自开了出去。平时如果倪长乐回去晚,要么搭凌宝的越野车,要么就开着业务用的其它车。

    大概七点不到。

    倪长乐正在和吕春风讨论经销商手册的一些细节,手机铃声忽地响了起来。

    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接通。

    “请问是倪先生吗?”

    “嗯,你是?”

    “我们是交警……你的车牌是YB,XXXX吧?有个女孩开了你的车,被撞伤了,正在人民医院抢救。请你务必过来一趟。”

    “什么?!”

    倪长乐一拍大腿:“坏了,玥姐出事了!”

    于是赶紧开着业务的车去了医院。

    吕春风急了眼,随后就打电话给甘亮,然后和凌宝一起赶了过去。

    ICU外面。

    一个白大褂中年男医生和一个交警走了出来。

    倪长乐立马迎了上去:“医生,那个叫甘小玥的女孩怎么样了?”

    医生表情严肃:“四肢还好,但脑部受创,很难说……也许会成为植物人。对了,你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亲人,也是车主。现在我能进去吗?”倪长乐的心就像被狠狠刺了一刀难受。

    “可以,但请保持克制,里面还有其他病人。”

    “请等等。”交警开口,“倪先生,我是交警大队的。根据我们现场勘察,这应该是一起故意伤害事故,我想做个笔录。”

    “什么?!”倪长乐脸色巨震,“故意伤害?”

    这时候凌宝和吕春风、甘亮几乎同时赶到,刚好听到了这一句。

    “乐哥,是谁?”甘亮沉着脸,直接问倪长乐。

    “你们几位是?”交警看了看三人问。

    “他们都是伤者的亲人。”倪长乐赶紧说,然后朝三人吩咐,“我做笔录,你们先进去看玥姐。”

    很快,交警就为倪长乐做完了笔录。

    甘亮三人满脸泪水地走了出来。

    甘亮随后就痛苦地坐在外面的铁椅上,双手使劲揪着头发,一声不吭。

    吕春风刚才小声告诉他,可能是沙强要对付倪长乐。

    倪长乐对凌宝低声吩咐:“看好甘亮。”然后就进了ICU。

    甫一到甘小玥床边,两行清泪登时无声地流了下来。甘小玥全身包着绷带,还在重度昏迷中。

    他在床边默默坐了一会,然后才出来。

    “甘亮去哪了?”他有些紧张地问,甘亮竟走开了。

    “去WC了。”凌宝回答。

    “糟糕!”

    倪长乐急吼,“你们呆在这,我去找他!”

    凌宝和吕春风这才反应过来,登时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懊恼不已。

    倪长乐把车开得飞快,直接去了沙强公司。

    甘亮也是在酒会上认识的沙强,那会几个重要人物都互相交换过卡片。他一知道是沙强,肯定是去报复了。

    可惜倪长乐还是去迟了些。

    也活该沙强倒霉。这家伙接到东仔的电话后就找了几个狐朋狗友去喝酒庆祝,一直喝到快九点,醉醺醺地回办公室和倪长乐见过的那女人正在厮混,甘亮就到了。

    甘亮只问了一句,他就承认了还嚣张地告诉甘亮,没证据不能拿他咋样。

    甘亮怒火中烧,直接用车里带出来的扳手把沙强打废了,然后又自己报警。

    倪长乐到的时候,警车刚好早到了两分钟。

    沙强的办公室里乱成一团,那女人蜷缩在沙发上一直发抖。沙强捂着流血的双眼在地上翻滚,十指指骨都被扳手敲碎了。

    一个警察正在给甘亮戴上镣铐。

    “乐哥,我那甘食王没法再营业了。麻烦你了。”甘亮已经冷静下来,朝倪长乐轻声说。

    倪长乐点点头,然后对一个警察说:“我是他亲人,这起案件可能跟我有关。我跟你们一同回派出所做个笔录吧。”

    警察同意了。

    ……

    这事很快就真相大白。瞎了双眼的沙强供认不讳,是他指使东仔去撞了倪长乐的车。东仔在一个月后也被警方顺利抓获。

    警方顺藤摸瓜,捣毁了一个长期在关外欺行霸市的团伙,沙强正是其中一个成员。

    甘亮因为主动投案自首,认罪态度较好,被判刑七年。

    倪长乐默默帮甘亮把甘食王的一切都妥善处理好,解散了所有员工,也没有留下什么债务。

    他没有责怪吕春风嘴巴快,而是立即把公司的铺货政策进行了重大调整。

    同时,他很内疚。

    如果不是公司急于开拓市场,什么经销商都敢合作而且大量铺货,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些事。

    倪长乐决定不再出差,就在公司统筹全局。然后每天会去医院帮甘小玥推轮椅出来透透气。

    他不停地唠叨讲故事和各种段子,帮捏手足关节,希望甘小玥能早点醒过来。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宁愿现在坐在轮椅上的是他,而不是甘小玥。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