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18章 凌宝急退
    <script>app2();</script>

    纸包不住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甘小玥姐弟的事,很快就被老家的父母知晓。

    甘小玥母亲心肌梗塞突发、撒手人寰,父亲悲伤过度一病不起。

    倪福来了解事情经过后,在电话里对倪长乐怒吼:“无论小玥会不会醒,你都要娶她!这事没有得商量,否则,你永远都别回来。”

    倪长乐在办公室里拿着手机,默然无语,但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甘小玥的生命体征稳定后,他就把她接回了四季花城,然后又请了专业的24小时护理精心照料。

    倪长乐随后在深市举办了一场婚礼。

    婚礼现场,前来参加的亲友无不落泪和感动。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

    2005年年底,公司的员工总数已经超过150人,销售额做到了4000多万。市场、销售、生产、品质、研发等各部门都有了能独当一面的负责人。

    孟平开发的新机型非常成功,已经成为公司的主推产品。

    凌宝负责的旧机型,还有庞大的用户群,暂时没有完全退出市场。但他感受到了不小的威胁。

    在股份上,倪长乐为了留住孟平,将其股份提到了8%。

    倪长乐的办公室中。

    凌宝终于提出异议:“虽然新机型CT200在主推,但销售额暂时还不到1000万,这么快就提高孟平的股份比例,还不如多发点奖金。”

    倪长乐笑着解释:“这也是为了长远发展。奖金只能短期提升积极性,股份才是最重要的。”

    凌宝:“可是其他核心骨干比如葛进,他们就会有想法呀。”

    倪长乐摇了摇头:“葛进是你介绍过来的,执行力一直很强,怎么会有想法?”

    凌宝:“我就是打个比方。何况,吕华他们都还没有股份呢。”

    倪长乐点了根芙蓉王,轻轻吸了口:“这不同。股份不能随便给,而且现在给的都是干股,没有要大家出资。开公司可不能吃大锅饭。”

    说着说着,两人就又开始争执起来。

    分歧最大的,就是倪长乐为了尽早IPO,开始了客户、供应商整合,也开始全员交纳公积金和社保。

    这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倪长乐不在乎牺牲这些利润,但凌宝却很在意。万一哪天现金流断了,这么大摊子就麻烦了。

    末了,倪长乐批评道:“你这是杞人忧天……把公司研发统筹好,就够你忙的了,运营的事你不需要过多操心。”

    凌宝也点了根烟,猛吸了一口:“怎么能不操心?这股份制公司还没成立呢,干嘛这么早消耗利润?”

    倪长乐摇了摇头:“公司已经拿到了高新技术企业资质和软件企业资质,国家和深市的优惠政策已经能减轻不少运营负担。还有,下一步我打算设立科技项目岗位,争取多拿些资质和资金。”

    凌宝:“这是两码事。如果不过早规范,这些政策资金不是更能发挥作用?而原来的利润也可以用来向周边领域发展。”

    倪长乐果断否定了凌宝的看法:“除了制动单元这些配件公司可以自行开发和生产,但绝对不要在根基未稳的时候就去涉足下游机械或者其它电气领域。”

    之前,凌宝就提过,想采用控股方式进入机器人或机床等行业。

    这是有原因的。

    凌宝和常艳结婚后,常艳没有上班正在为待产做准备。凌宝经常去老丈人的机床厂,对机床这块了解得也就更多了些。

    常氏机床厂一共有十来台经济型数控机床,属于比较简单的那种,驱动器也是台厂的。后来凌宝拿了CT200去试,完全没问题。

    机床这几年在国内发展速度一直保持在20%~30%的样子,大大小小的机床厂不断冒出来。

    凌宝觉得公司单凭驱动器去进入机床领域很难。

    比如常氏机床厂,只能加工一些形状简单的直线、斜线、圆弧及带螺纹类的零件,对驱动器要求不高,所以能用CT200。

    但对于高级精密的多轴联动数控机床,那就难了。

    一方面,以发那科、西门子等为首的老牌跨国公司牢牢把控着数控系统技术和市场。另一方面,机床种类太多,只有进入这个领域才能真正熟悉关键程序。

    还有机器人本体,跟机床的关联度也很高,凌宝也想切入。

    倪长乐跟着分析:“电气驱动控制这块市场发展这么快,如果我们现在不聚焦,分散资金去干别的,就会像猴子掰玉米一样,什么都做不好。”

    “这也是我急着规范化的原因之一。如果早点IPO,就可以先摘行业的桃子,然后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往上游、下游延伸都可以。”

    凌宝暂时沉默,只在一边抽烟。

    片刻后,终于开口:“乐哥,常艳是独女,她爸年纪也大了。如果你没有什么想法,我想自己过去闯闯。”

    从产品上来说,凌宝其实早就觉得电气驱动行业有着致命的缺陷了。

    只要上游IGBT和DSP等元件进口厂商一断货,国内的这些厂家就基本Over。这种被扼住咽喉的感觉,倪长乐也深有同感。

    但倪长乐同时觉得,国内市场这么大,即使核心元件偶尔短缺,也不会产生致命影响。

    公司的销售额越大,凌宝就越觉得压抑,他迫切希望倪长乐能同意他的观点,现在就开始转型。

    倪长乐端起茶杯喝了口浓茶,微微皱眉:“常氏机床厂只是加工金属零件,并不做OEM成套业务,你这么过去,岂不是等于从头开始?”

    凌宝点点头:“我和常艳她爸仔细谈过,他们都支持我的想法。做OEM成套并不难,数控系统和电气驱动,我都可以搞定。”

    “而且后面还会建一个规模大些的加工中心,接些电子和家电大厂的订单。她爸有着这个人脉资源。”

    倪长乐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真没想到凌宝的思路竟如此窄。

    “那这边的工作怎么办?”倪长乐问。

    “股份我退出来。不担任任何职务,要这个股份也没意思。”凌宝一根直肠子到底,“现在也不像打工那会,无论做什么都不影响生活,我想换个方式努力。”

    这次轮到倪长乐沉默了。

    按现在两人的思维方式,后面的矛盾还会更多。凌宝只是单纯的喜欢钻研技术,但对运营以及人性的理解还比较肤浅。

    无论碰到什么问题,凌宝一贯的作风就是选择退避和防守,不太喜欢激进。

    比如IPO,他其实是反对的。因为那样一来,公司的很多运作就要公开化。

    PS:新书急需推荐票,有就狠狠砸过来呀~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