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23章 决定新厂地址
    <script>app2();</script>

    第二天,倪长乐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在昆山、苏州实地考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没有让曹海和吕华陪同,而是叫了辆出租车,在昆山和苏州的几个主要经济开发区转了转。

    一上车,他就和出租车师傅聊了起来,同时递了支中华烟过去。

    入乡随俗,中华烟在长三角是普通人认可度最高的好烟,一下子就把司机的话匣子打开了。

    “师傅,你在这里跑出租几年了?”

    “从34岁开始跑出租,五年多了,苏锡常还没有我不熟的角落。”出租车师傅笑着说。

    “哦,那厉害啊。我们老板给了我一个任务,要在这附近找个地方开电子厂,在哪合适啊?”倪长乐摇下车窗,看向外边湛蓝的天空。

    “吴中经济开发区啊。那里什么厂都有,要不我现在就载你过去?”

    “好!”

    “你运气好,碰上我了。这几年我都不知道带过多少个人去吴中那看看了,都是来开厂的。”

    “那其它地方呢?就吴中最好吗?”

    “怎么说呢,反正新闻上说大领导一直对吴中特别重视,再过几年应该就变成国家级的开发区了。你们要开什么电子厂?那里外资厂最多。”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缓缓说着最近几年关于吴中的新闻。

    倪长乐打开曹海给的地图,登时眼睛一亮。

    吴中傍着太湖,离上海也很近,司机走的是黄金线,一路上果然到处都是现代化厂房。

    “这里的社会治安怎么样?我是从深市过来的,对这里一点都不熟悉。”倪长乐吸了口烟。

    “哦,听说那里靠近港澳台,有不少古惑仔……在我们这叫瘪三,小流摸。咱们这靠近上海,治安当然很好了。”

    “呵呵,那都是港片里的。实际上经济很繁荣的,社会包容性也很强。”倪长乐笑了笑。

    “反正如果你们在吴中开厂,绝对错不了,很多政策扶持的。虽然我这个大老粗不懂,但跑出租这么多年,搭过不少世界各地客人,对这里的环境都很满意。”

    两人聊着聊着,很快就到了吴中开发区。

    倪长乐让司机在里面转了转,然后去了开发区管委会。

    这里的招商引资政策果然非常给力。

    倪长乐当即就决定在吴中拍一块工业用地。这边的地价,比深市公司附近还要便宜一些,税收和综合扶持力度都很强。

    最最关键的是,通过管委会工作人员的介绍,倪长乐知晓这里上下游产业配套非常完善。

    当倪长乐回到深市的时候,刚好方大平亲自送了批货过来。

    “不是吧?你们厂要搬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啊?那我这里以后岂不是没订单了?”方大平使劲挠挠头。

    现在川腾已经是他的第一大客户,这要是迁厂了,他的损失最大了。

    “厂房建好了,可以给你留个车间,当成塑能的分厂。不过租金得要按行情收。”倪长乐递给他一支中华烟,笑着说。

    “那PCB呢?赵胜也跟你过去?”方大平伸手接过。

    “之前问过了,他暂时不去。他那设备投入比你大,一时也拿不出那么多资金。再说那边厂要弄好,估计也得两年后了,还有时间考虑。”

    “嗯,那我到时候再看吧,刚买了台好车,我手头也不宽。”方大平点点头,“你们新设立的品质部真让人头疼,现在怎么突然把要求提高了?”

    “以后供货这些事,你找我也没用,我放权下去了。”

    倪长乐一边泡着菊普茶,一边笑着说:“没法子,所有的供应商都要跟着规范起来。”

    “那也不能老是挑刺吧?塑壳模又不是第一次做,稍微有点瑕疵,也不影响你们的产品性能。”

    方大平一说起这事,就满肚子牢骚,把手里的品质整改文件扬了扬。

    倪长乐:“喝茶喝茶,文件给我看看。”

    片刻后,他才点点头:“都是些小问题。你买点品质更高的塑壳原料,就能解决。”

    方大平忍不住叫苦:“那样不是要降低我的利润?”

    自从倪长乐成为他的第一大客户后,在议价方面,他总觉得有些受制。这种感觉很不爽。

    当然,就冲现在这个订单量,而且还在快速增长,他也做出了一些让步。

    只是品质要求整改,一些规范文件他都没人手来整理。

    倪长乐坐到他旁边,拍了拍他肩膀。

    “咱哥俩就别见外了。从咱们合作以来,你那注塑机又增加了18台,纯粹是我这边的订单带起的。总利润在不断增加,利润率下降点有什么关系?”

    方大平想了想,好像还真的有些道理。

    “如果你把分厂弄过去,前期我帮你垫款买三台最先进的大吨位注塑机,其它的靠你自己。这够意思了吧?”

    倪长乐喝了杯菊普,抛出一个大橄榄枝。

    合作这么久了,和方大平已经不是纯粹的生意伙伴了。适当照顾一下,也是为了提高品质。

    最开始的时候,是方大平照顾他试机什么的。现在公司做大了,也不能寒了方大平的心。

    “好吧。以后我还想接点五金件做做。”方大平这才放心,然后说出另外一个想法。

    “你不是手头略紧吗?大功率机型的铁机箱、散热器、螺丝等五金件,虽然不复杂,但是对设备要求较高,利润率不算太高。你还不如多接点塑料件订单。”

    “我就是说说。”方大平喝了口菊普,讪笑起来。

    “以后我可没多少时间陪你聊这些了。”

    倪长乐轻吁一口气:“虽然放权出去了,但是为了上市,还得自我提升。要不然上市对我和公司来说,就不是起点而是终点了。”

    正说着,葛进愁眉苦脸地拿着一份离职清单走进办公室。

    “倪总,大伙知道公司要迁厂后,有点军心不稳啊。这个月车间离职率上升了10%,培养个熟手不容易啊。”

    倪长乐朝方大平笑了笑:“你看看,放权出去了,大家还是习惯来找我啊。这要被风投那边知道,肯定要笑话我一将无能害死三军了。”

    “那就不打扰倪总了。”

    方大平眨了眨眼,起身告辞:“你可别找我倒苦水……我的苦水比谁都深,我这就去品质那边。”

    前几天他找过葛进,葛进直接带他去了品质部,说现在品质独立了。

    倪长乐三言两语就把葛进也打发走了,让和HR商量着办。

    这期间不断有人过来汇报一些琐碎的细节工作,倪长乐这才知道,原来要做到完全放权,还真不容易。

    他想放,可各部门的头却依然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