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27章 长痛不如短痛
    <script>app2();</script>

    晚上九点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倪长乐带着同样空着肚子的孟平和葛进,一起去附近大排档点了几盘炒河粉和啤酒。

    自从原来那辆H牌轿车被撞毁后,倪长乐就换了一辆福特SUV,而且让人改装了一下,把防爆和安全性能做了最大限度的提升。

    “倪总,我那股份先转给你代持吧。”

    孟平推了推金边镜框,喝了一大口扎啤。

    “E公司盯上我们从微华出来的人了。我问过另外几个前同事,有股份的都转出来代持,和公司先撇清关系,免得E公司紧咬不放。”

    “就怕台厂也有动作……我也先把股份转出来。”葛进跟着说道。

    这么做,可以尽量减少给公司运营带来的麻烦。

    倪长乐点点头同意了,给他们每人发了支芙蓉王,然后靠在简易塑料椅上,又给何律师打了个电话。

    很快,何律师就亲自开车到了大排档这里。

    倪长乐把E公司的三个诉讼请求捡重要的地方说了说。

    “这种情况我们律所也是第一次碰到。”何律师想了片刻,皱眉道:“法院肯定要委托科学技术法学会的司法鉴定机构介入。”

    科学技术法学会成立于1988年,是法律界、科技界以及产业界的战略联盟,也是专注于科技法制建设和科技法学研究的全国性学术团体。

    其下属的司法鉴定中心是全国首家知识产权司法鉴定机构,也是司法部唯一批准的从事知识产权司法鉴定的专业机构。

    何律师以前处理过别的公司知识产权纠纷,也认识司法鉴定机构里的几个专家,但没有一个是和电气驱动技术相关的。

    “倪总,孟总,你们熟悉电气驱动领域,可以先去找浙大的教授咨询看看,也许有熟悉的专家在司法鉴定中心担任理事。”

    何律师最后给了一个建设性的意见。

    倪长乐和孟平都是浙大出来的,这个建议让两人登时眼睛一亮。

    倪长乐弹了弹烟灰:“我们三家的产品和E公司在设计思路上有相似的地方,有些控制参数值也是相近的,但源码几乎没有雷同之处。我相信E公司赢不了。”

    何律师:“我知道,任何一个产品都可以使用公知技术信息,但问题点就是,这些信息的界定需要司法鉴定中心出具。”

    孟平轻吸一口烟:“我们明白您的意思了。这样吧,倪总,我们就一同回母校一趟吧,我都有些想念徐教授他们了。”

    孟平是浙大电子信息专业出来的,而倪长乐是自动化专业。

    这两个专业在全国排名靠前,属于国家重点学科。倪长乐读书时,系里有位许教授是自动化方面的专家,也是工程院院士。

    倪长乐思索片刻后,说:“这样吧,我们就订后天到萧山机场的票,去拜会一下徐教授和许院士看看。”

    现在这个时候,任何对公司胜诉有利的事,都必须重视起来。

    这场诉讼,关系到的可不仅是公司的命运,也关系到国内企业能否顺利冲破国外技术的封锁。

    ……

    第二天,倪长乐依然在公司忙得焦头烂额。

    一大早,他就把所有主管及助理以上级别的员工叫到大会议室,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

    经过昨天这一出,公司离职了一小部分人,现在总人数还不到150人。

    “除了生产一定要想法留下熟手外,其它部门如果有因为公司被告而要离职的,即刻结算工资、奖金,不必强留。”

    倪长乐重重说道:“以后,这些在危难时刻离开的员工想要再回来,也一律拒绝。”

    “在座的各位,你们都做到了主管及助理级别,和普通员工不同。说句心里话,我和孟总都不希望你们离开!”

    参会的主管和助理已经接近20人,像品质、结构、硬件等部门的主管心里都有些浮动。

    倪长乐心里清楚,如果不把话说开,离职率居高不下,就一定会对公司整体士气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也就是这么个道理。

    会议室里一片沉默。

    半晌,董秘韩青竹第一个表态:“倪总,我是不会走的。虽然我刚来不久,但我对公司打赢这场官司有信心!”

    她这一表态,董灿和几个新入职的,也都表示不走。

    紧跟着,杨丽、盛年等人也都纷纷表态,愿意和公司共度难关。

    结构部的主管兼工程师张涌这时候问:“倪总,我性子直,说话您别见怪。如果我们留下来,工资福利会不会变差啊?”

    这个问题,几乎也是其他所有人想提出来的。

    倪长乐:“现有的工资和福利不会变,更不会下调。但上调需要等到官司结束……另外,我就是卖了房子,也一定会及时发放工资。”

    这个决定,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

    孟平和葛进、吕春风心里清楚,在旁边暗自感动。

    客户的订单在急剧萎缩,部分重点供应商结款条件变严格……按现在这个态势,公司的现金流在后面一段时间真的可能会断裂。

    张涌立即站起来说:“那我就不走了,但我底下的两个走不走,就难说了。毕竟新专机一停止开发,咱们结构部的工作量也不够饱和。”

    倪长乐点点头,问向财务主管秦晓萍:“以我们现在的财务状况,能挺多久?”

    秦晓萍是甘小玥出事后不久招进来的,也是倪长乐老家那边的人。

    秦晓萍:“到今天为止,我们账上的现金加上应收账款,还能挺一年。如果现有规模不变的话。”

    “当然了,如果旧机型销售还是持续下滑,就难说了。”

    孟平站起来说:“大家放心,这次不是我们一家,这也是我们国产品牌和国外老牌公司的一次激烈对决……我相信司法鉴定一定会秉公处理并适度向我们倾斜。”

    看到倪长乐和孟平如此表态,会议室里的主管和助理们心里就像多了根定海神针,慢慢地打消了一些疑虑。

    这年头,哪个快速发展的公司不会碰到些问题?

    深市众所周知的微华集团,那么大体量都能碰到严酷的行业寒冬,何况是川腾这种从进口品牌嘴里抢食的民营科技企业?

    这紧急会议还没开完,何进智就叼着大烟斗,带着秦云过来了。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