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37章 不差钱
    <script>app2();</script>

    “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倪长乐一到甘亮这,就给甘小玥削了个苹果,轻声地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每天练练瑜伽和冥想,饭也吃得多了。下个礼拜,我想和孟平的太太美芝一起去做义工。”甘小玥轻轻摇头,伸手接过苹果放在了果盘里。

    孟平两口子经常过来看望甘小玥,美芝和她很聊得来。

    “是什么义工?千万不要做体力活,等心肺功能完全恢复了再说。”

    “就是去敬老院和孤儿院,没有体力活。”甘小玥鼻子嗅了嗅,眉头微皱:“不知怎么回事,现在闻到烟味就不太舒服。”

    倪长乐微微一怔,然后说:“今天我就把烟戒了,本来也没多大瘾,就是个习惯。”

    甘亮倒了杯红茶过来:“为了姐,我也戒烟了。”

    倪长乐喝了一口,问:“玥姐现在能照顾自己,你有什么打算没?甘食王的理念不错,还可以再开,我手头有点现金,能够你同时开两家分店。”

    甘亮摇摇头:“过一两年再说吧。老妈不在了,老爸又疾病缠身,我不想姐再出事。”

    甘亮父亲现在还是在乡下,由倪福来老两口照顾着。

    倪长乐沉默半晌,说:“你们先去海边那房子住阵子,装修用的都是无毒材料,在那里玥姐肯定能恢复得更快。”

    姐弟俩点头同意了。

    甘小玥忽地眨了眨眼:“你上次趁我昏迷举办的婚礼不算,我要亲自设计婚纱在海边再举行一次。”

    倪长乐和甘亮面面相觑,眼眶有些湿润,曾经的玥姐回来了。

    甘亮做了几个倪长乐和甘小玥爱吃的小菜,三人一起吃饭,其乐融融,有了个温馨的家的感觉。

    ……

    2009年下半年一开始,大型注塑机厂开始执行行业新标,Z100及P100配套系统销售速度极快。

    吕春风和罗太康商量好,在经济较好、终端厂较多的地区办事处设立专职业务,并配备一名第一事业部的技术支持,全面进入改机市场。

    两人制订了一个完善的激励方案。倪长乐同意了。

    改机市场月业绩归销售部,专职业务是底薪加提成,技术支持是底薪加奖金。而每隔半年,这部分业绩会纳入到第一事业部的总奖金体系中,事业部会有奖金。

    当然,Z100、P100主要的销售量还是来自注塑机厂配套,和改机市场相比,大概是10:1的样子。

    吕春风经过HR的轮岗后,心态也改变了不少,慢慢去掉了急功近利、短视的缺点。

    小功率伺服的开发也正在如火如荼进行,通过苗凯挖来的那个研发经理马东林也很给力,很快就把样机做出来并在一些小型机械上验证。

    这种验证主要就是可靠性和稳定性验证。一方面验证IGBT及DSP等核心元件选型是否合理,另一方面也验证软件算法是否有BUG。

    当然还有些EMC及安规在应用端的验证。

    罗太康干劲十足,专门成立了一个小伺服业务组,快速开拓细纱机、雕刻机、胶印机以及高速肥皂切割机等行业领域。

    在这些领域,欧美日系伺服占据绝对主导地位,价格长期居高不下。

    国内华中、华东、华南都有一两家公司依靠高校背景,切入这个领域,但始终很难做到进口替代。

    倪长乐和罗太康、马东林、周朗、孟平碰头开了个会。

    “我觉得国内几个同行之所以做不好做不强,主要是资源整合得不够好。比如PLC和伺服电机,就必须有自己的产品,缺一不可。”倪长乐戒掉烟后,没事就端着个青花大瓷杯喝喝茶。

    受他熏陶,孟平和周朗他们一开会就带着瓷杯过来。

    办公室烟雾缭绕的情况基本消失。杨丽、韩青竹她们现在也都很乐意地经常跑过来口头汇报工作。

    “倪总说的对,从产品上来说,欧美几个百年品牌,主要竞争力不仅在于掌握核心技术,在系统方面就连日系都比不了。”孟平微微点头,喝上一口早已放凉的绿茶。

    马东林瘦瘦的,也是戴着一副眼镜,接过话题:“国内工业不成体系,上中下游都有技术门槛。

    这就好像咱们国内种地,太多小家小户,没法集约化生产。有些高端农机,还得进口。

    做小伺服的几家同行,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对工业的理解肯定是不如我们的。要做好集成系统,传动、驱动、控制一个都不能少。

    就说编码器吧,很多人都以为只要买就行了。那样的话,就只能说会用,但不可能懂其工作原理,更不可能对系统做出优化。”

    倪长乐和周朗等人一起点点头。

    确实如此,对工业和技术原理的理解,实在太重要了。

    实际上,在公司内部运营上,也有很多人对工作细节是懵懂无知的。

    比如倪长乐看了品质部做的一份规范流程,上面有“NG”字样,问了几个人都说是代表不合格品,但不知道NG具体是什么含义。

    就连品质主管自己都说不上来……

    倪长乐果断要求所有部门如果要用简称,就必须要把全称标注出来。

    这样一来,那些新入行的员工,在看说明书、PPT以及一些内部应用资料的时候,就不会太困惑而放弃钻研了。

    “所以我决定了,第一事业部就在12月底前正式独立出来,就叫川腾控制,聚焦于PLC、小伺服、注塑机伺服、HMI系统的开发和应用。”

    倪长乐缓缓说道:“川腾软件,也要独立出来。发票上有软件定价,现在总体销售额越来越高,独立出来便于将运营利润最大化。”

    “具体的工作,大家平时多协商。PLC开发组,现在就可以成立。钱不是问题。”

    正说着,倪长乐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接通,是何进智。

    “你好倪总,咱们好久没见了吧?听说川腾现在业务发展得不错,我们进智重新估量了一下,投8000万进来怎么样?”

    “不必了,何总,川腾现在不差钱。”倪长乐微微皱眉,挂断了电话。

    这都过去两年了,何进智这家伙看着川腾蒸蒸日上,又动了投资的心思,居然厚着脸皮打电话过来要加码投钱。

    倪长乐现在全面出击,公司其实很需要钱。

    但何进智上次关键时候釜底抽薪,这让他太不爽了。而且胜诉那会,供应商和下游客户纷纷道喜,唯独进智投资悄无声息。

    毫无疑问,何进智的个人作风就像墙头草。他必定以为E公司还会上诉,所以一直观望。没想到,E公司后来压根就没上诉。

    倪长乐淡然一笑,继续和孟平等人聊起来。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