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39章 赚钱之道
    <script>app2();</script>

    倪长乐对风投公司没有太多好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上次进智投资协议上弄的那个对赌条款,实际上就摆了他一道。如果当时真的签署协议,进智投资是没有什么风险的,风险全压在川腾这边了。

    进智把六家公司弄上市,不可能不知道对赌条款必须设立终止条件。还有那个净利不低于25%的触发标准,明摆着没有把川腾当成对等的合作伙伴。

    产业资本也会吸血……倪长乐给进智风投下了个定义。

    当然,不借助风投也可以。倪长乐担心的是时机。

    现在见的这家风投也算是小有规模,正在运作的涉及地产、科技、零售等好几个公司,总经理叫黄明。

    南山海边一间小咖啡馆里。

    黄明带着一个投资经理,倪长乐带着韩青竹,四人在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黄明四十出头,头发白了一半,似乎在暗示着风投这行也不是那么好干的。那些资金大部分来自于投资人,项目选不好投资人撤资也是个大麻烦。

    倪长乐结识黄明,是在一次地区商会上。那时候川腾为地震捐款300万元,引起了不少同乡老板的注意。

    因为同乡这层关系,刚才几人并没有谈工作,而是闲聊了些投资方面的趣闻轶事。

    “倪总,我看了你们的基础报表,发展很快,现金流也充沛,为什么还要我们风投介入呢?”黄明品了一口黑咖啡,终于先开口问。

    “现在我们是小项目不差钱,但要成为国内顶尖的工业系统技术公司,和欧美老牌跨国公司竞争,靠自我积累速度还是慢了点。”倪长乐简要说道。

    “据我所知,国内有不少公司跟你们一样怀有这种大志向大抱负,但真正做起来的,一个都没有。比如京城的那个荷力氏,我们投资人就不怎么看好它。”

    黄明说的有些直接,国内的工业自动化市场他是有所了解的。

    像荷力氏,噱头不小,但真正懂行的人就知道其是有致命缺陷的,几乎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拳头产品。靠关系接工程,风险太大。

    “我也不看好。他们虽然去年在纳斯达克上市了,但并没有核心竞争力。当然,他们涉及的部分工程从我们这里拿过货,是我们的客户之一,希望他们能做起来吧。”

    倪长乐微笑着说:“我们的客户非常广泛,生存之道各不相同。有时候,很多公司所谓的大志向不过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外界认不认可对这种公司来说不重要,赚钱才是第一要务。”

    “哦?”

    黄明有些意外,哪个公司不是以赚钱为第一要务的?不为赚钱开什么公司?

    倪长乐:“我们川腾当然也要赚钱,更要赚大钱。

    但我们赚的钱,是来自技术的沉淀和对于新型工业化的全新理解。

    我们所做的一切,是顺应国内工业升级转型潮流的。换句话说,不明不白和不懂的钱,川腾不会去挣,哪怕一个子儿。”

    黄明双目中闪过一丝惊讶,这年头能把赚钱思路理清晰的老板,实在不多见了。

    他跟着就问:“倪总为什么对公司如此有信心?现在华中、华南、华东、华北都有研究院和高等院校切入这一块,竞争不是越来越激烈吗?”

    倪长乐喝了一小口咖啡:“研究院和校办企业不会成为我们真正的竞争对手,他们衣食无忧,开发没有紧迫感。再说,对于工业系统技术的理解,能达到西门子这种级别的,国内还没有。”

    越是聊下去,倪长乐越是觉得风投很难懂新型工业化的真正意义。

    确实,对于黄明这种人来说,见闻是很广博,但不够专业和深入。一旦聊到纯技术的话题,他就只有听和瞎捉摸的份儿。

    当然黄明是个地地道道的风投公司老总,从倪长乐的专业专注和充满自信的言谈中就可以看出来,川腾值得投资。

    但最后,倪长乐还是主动地表示,暂时不考虑让风投介入了。

    黄明有些惊讶也有点腹诽,那你干嘛约我们出来呢?我们的时间不比你更值钱?碍于同乡关系,这句话终是没有说出口。

    倪长乐一脸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川腾资本运作的速度宁可放缓点,也得求稳。但我个人还是愿意和黄总您成为朋友。

    不提同乡情谊,就是我们下游的不少终端用户,也存在上市的需求。有时候,我们比用户还了解其所在领域的发展情况。”

    黄明有些不敢置信:“当真?”

    刚才的腹诽立即跑得无影无踪。工业领域要上市的公司实在多了去,如果真如倪长乐所述,保持良好的联系是很有必要的。

    有时候,一份投资报告就是再详尽,也不如一个懂行朋友的真知灼见来得靠谱。

    接下来,双方便是愉快地告别。

    回公司的途中,韩青竹对倪长乐的谈判方式和果决佩服不已。

    “倪总,黄明在风投界可是名人,他介入的公司几乎没有不成功的。深市领导也很看重他,常常邀请他去一些创业论坛演讲呢。我看他虽然有些问题问得刁钻,但应该对川腾兴趣不小呀。”

    “那也改变不了他逐利的本质。”

    倪长乐一边开车一边笑道:“我可不想再看到什么对赌条款了。再说了,没有他们介入,我们一样能成功。”

    韩青竹微叹一口气。

    确实,只要风投进来,就必然涉及到业绩对赌以及一些运营上的是非。但在国内靠自身能力IPO成功的公司,实在不多见。

    “公司的快速发展你也见到了。”倪长乐继续说:“像建厂的资金,贷款就行。按我们现在这个现金流,是没有压力的。”

    韩青竹笑了笑:“那就祝公司早日成功吧,我还想早点搬去吴中办公呢。”

    倪长乐微微摇头:“再快,也要一两年后了。没法子,和风投接触越多,我对他们就越失望。”

    韩青竹微微一怔:“失望?”

    倪长乐:“嗯,我算是彻底了解他们的风格了。投资进来先把自身风险降到最低,至于退出,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提出新的要求去追求收益最大化。”

    “原因很简单,黄明、何进智其实就是一类人,资本界的高级打工仔。我可不想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韩青竹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比喻太形象了。

    说白了,这些风投基本都是私募,黄明和何进智本质上不过是管理人而已。

    PS:感谢浮生为卿歌一曲、小书生大梦想、梧桐半丁香等人的打赏以及各位的推荐票,谢谢!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