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46章 功劳、苦劳
    <script>app2();</script>

    倪长乐对很多大公司的股权并没有深入去研究,但他的做法却是契合了合伙人制度的精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现代企业管理中,股权设置不仅是实际运营中的难点,也是学术上的难题。

    在这方面,几乎没有一套方法可以适用于所有企业。但合伙人制度用得好,往往会让一个企业大放光芒。

    倪长乐开完会,就直接去了杨丽的专用办公室。

    HR的办公室是玻璃墙,被隔成了里面一小间,外面一大间。杨丽就在里面的15平米小隔间办公。

    杨丽正在和部门内负责招聘的小姚说话,瞥见倪长乐端着大瓷杯过来,赶紧让小姚先出去。

    “倪总您请坐。”杨丽笑着说。

    “嗯。”倪长乐自顾着去饮水机倒了点热水,然后坐在杨丽对面,“关于公司股改,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如今杨丽已经不是当初刚入职的小女生了,成家以后,她整个人一心扑在工作上,无论是执行力还是领悟力,都很得倪长乐赞赏。

    杨丽拿出小本子翻了几页,然后抬起头说:“上次碰头后,我和韩秘书聊了许久,又去查了点资料,针对咱们现状,有一点点想法。”

    倪长乐饶有兴致地喝了口茶:“说来听听。”

    杨丽:“第一步,HR代表公司发全员邮件,先收集一下愿意出资入股的员工名单。

    第二步,对名单进行筛选。

    具体筛选的标准,我想按俗话说的功劳和苦劳来结合岗位特性进行细分。”

    倪长乐笑了笑:“功劳和苦劳?”

    杨丽捊开额前细碎刘海:“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句俗话过于笼统。

    比如在车间的装配岗位上,工作五年的熟手员工就相当于螺丝钉,有苦劳,但为公司贡献的价值不高。

    而一个刚来公司半年不到的销售工程师,凭借出色的销售能力,为公司可能已经带来几十万甚至过百万的业绩,或者拿下了一些难缠的工程招标、机械大厂客户。

    这么对比的话,销售工程师没啥苦劳,但功劳高。

    所以筛选标准应该两者兼顾,但重点倾斜向创造价值的‘功劳’岗位。”

    倪长乐略一思忖:“你这个例子有点极端,是容易对比的两个岗位。还有很多岗位处于‘苦劳’岗位和‘功劳’岗位之间,但对公司也很重要。

    比如失效分析工程师,基础技术研究员,平时好像没什么工作量,也不一定能做出大的贡献,有点像‘苦劳’岗位,但公司可不能亏待他们。”

    扁鹊三兄弟的故事,倪长乐实在是太熟悉了。

    在公司里,必须得有一些能够像扁鹊两位兄长尤其是大兄的能人。于是他把这个典故简要说了一遍。

    杨丽认真倾听后,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您说的对。我的意思是,先确定一个大的方向,然后再定细节。

    公司内部岗位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公平。

    一个员工的知识、技能和阅历、经验,决定了他所能做的贡献。我们的jobrotation做得还不够好,有些员工在各部门转了一圈后,依然不知道该定在哪个岗位发展。

    扁鹊三兄弟是医者,如果用岗位来形容,就是解决问题的岗位。

    扁鹊大兄可以进入决策层,防患于未然。扁鹊二兄可以进入执行管理层,解决平时发生的问题,比如各部门主管。

    销售工程师,其实就是解决业绩问题的岗位。如果业绩够好,提成、奖金可以高于部分管理岗位。”

    杨丽一边说,一边快速地在小本子上记录:“这样,我们可以把解决问题的岗位,定义为‘功劳’岗位,突出并优化岗位职责中的绩效部分。”

    倪长乐微微点头:“你尽快联系一家顾问公司,制订妥善的职位类别及薪酬体系吧。对了,多去研究一下微华集团的。

    光凭你和HR这点人手,就是累倒了也不太可能做出稳妥方案。这里涉及的东西太多了,把你主要的时间用到最关键的地方。”

    之前杨丽曾经弄了一份岗位体系及职业发展通道、薪酬设计的文件,倪长乐看了后,并没有采纳。

    像岗位价值评估、价值创造、价值分配这些关键点,要和股权、工资、奖金、福利挂钩,是很难设计的。

    杨丽:“远方管理就可以做。”

    远方管理,是川腾长期合作的管理培训机构。倪长乐曾听过几节内训课程。

    “远方管理毕竟是内地的,服务的大多是中小企业,内训以团队拓展和授课为主。多联系几家吧,比如Taygroup。”

    Taygroup曾经给微华集团做过薪酬设计,倪长乐和孟平聊过。孟平觉得川腾属于技术驱动型公司,和微华类似,一些管理设计可以参考其做得好的地方。

    杨丽记录在本子上,然后问:“那关于股改,需要现在就发邮件收集愿意入股的员工名单不?”

    倪长乐:“可以。但是作价未定,只发给各部门主管就行。名单收集好发给我一份。”

    杨丽:“要是有员工做出贡献,却又没有钱出资,问起来该如何处理?”

    倪长乐:“类似问题,你可以直接问中投的于燕,有些细节会触及规则,她会有相应的妥善解决办法。”

    确实,涉及到实际操作的细节,在内部耗脑子思量,还不如咨询专业人士。

    倪长乐只需要做一个最终的决策即可。

    杨丽想了想又问:“顾问公司一般都会问及预算,咱们这块预算大概有多少?”

    倪长乐:“这种收费弹性有点大,一般都会和公司规模挂钩。这样,你约好几家外企顾问公司,我挨个见见再说。”

    ……

    倪长乐一回到办公室,发现方大平和赵胜早就在等着了。两人正在泡着菊普喝。

    “你们两位老板很少一起过来啊。”

    倪长乐笑了笑,问:“可别告诉我,又是品质问题啊。”

    方大平点了根中华烟:“我们是来看看公司股改,能否分点蛋糕。”

    赵胜端起小瓷杯喝了口,笑着说:“是啊,咱们合作这么久了,无论是功劳、苦劳都有,公司股改能否兼顾一下?”

    倪长乐一听,他们这是把自己当成川腾内部员工了。

    立马笑着摇头:“你们这是给我出难题呢。”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