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47章 拒绝“要好处”
    <script>app2();</script>

    倪长乐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方大平和赵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为了确保IPO成功,第一阶段是不可能让供应商和经销商参与进来的。那样股权就太复杂了,有些地方更可能触及法律规则。

    方大平和赵胜表情略略有些失望。

    倪长乐端起瓷杯喝了口茶:“以后咱们就多多喝茶,少谈生意多谈风花雪月。采购、品质都有专人和你们对接,应该没啥问题吧?”

    方大平抽了口烟,悠悠说:“总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我都按要求整改了,还是睡不安稳。”

    赵胜点点头:“是啊,虽然我就在五楼,但感觉既要面对采购,又要面对品质和PCB工程师,有些复杂。”

    倪长乐:“公司规模上来了,分工自然会细一些。每个环节的人都各司其职,才能把一些隐患消除在设计和制造环节。

    正常的工作你们不用担心,公司绝对不允许出现卡拿扣要的情况。

    应该没人向你们伸手吧?”

    方大平:“这点就还好,没有人向我们伸手。也有可能,川腾的员工都知晓咱们仨关系好,不敢乱来。”

    赵胜微叹一口气:“就是工作细节太多了,感觉比以前折腾。一块PCB板要测试那么多点……”

    倪长乐笑了笑:“这是没法子的。驱动器用在高精尖的场合,测试点肯定多。要不然,咱们凭什么和进口品牌比?

    最开始的那一两年,我和凌宝为了赶时间,先生存下来,设计的产品比较粗糙,只能用在精度不高的风机水泵上,不光是PCB和塑壳模,就是DSP芯片和整流桥要求也不太高。

    现在呢,电梯、起重这些领域都事关安全,哪能放松要求呢?”

    方大平和赵胜一起点头。

    实际上,川腾在细节上的要求越高,对他们的发展就越有帮助。两人心知肚明,最近两三年,自家厂的品质管控和视野都上了一个台阶。

    倪长乐:“你们也别老是依赖川腾,多接些别的公司活,才能发展得更好。”

    方大平叹了口气:“外面那些公司哪里像你这么爽快?不是压款厉害就是要送礼请客,跟川腾合作到现在,我连一个红包都没送过。”

    赵胜也跟着附和感慨:“前阵子我这接了两个新单,一个山寨手机PCB,一个学习机PCB,嘿,两个厂的采购都是老板亲戚,都明着要回扣。

    那山寨手机厂的采购,就是老板亲二哥,居然也伸手。

    妈的,我真是服了这些开厂的了。据说老板也知道这事,就是不管。”

    方大平倒苦水:“你这要回扣算好的了。我去年合作的一个新客户,说好月结60天。

    结果呢,十来万的款硬是拖了半年都没给。一问就说,下游客户没回款暂时没钱,请老哥宽容些。”

    倪长乐微微一怔,社会这个大染缸他并没有忽略。

    只是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对川腾的依赖到了这个程度。

    以前下游的大部分客户,都是中小型OEM机械厂,一般都和老板、老板娘打交道,驱动器能用、价格合理,进货结款基本没什么问题。

    现在涉及到一些大厂、大型EU项目工程,业务也变得复杂了很多。

    但公司的口子没有松,是绝对不允许通过贿赂取得业绩的。

    对于上游供应商,公司内部同样是不允许收受礼物及红包的。频繁向采购工程师、IQC或测试工程师送礼的供应商,一旦被发现,就会被列入考察期。

    凡是送礼给倪长乐本人的,也都给他原封不动退了回去。

    赵胜跟着倒苦水:“是啊,所以咱们外面的订单不是不能接,是不敢多接。一旦接多了,就得扩大规模多招人。这年头,谁敢像川腾这样招人啊?”

    倪长乐站起身,来回踱了几步:“现在的生意是能做就做,实在憋屈的就放弃。做生意也得讲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反正川腾这块,是绝对不会亏欠任何一个供应商。”

    今非昔比,倪长乐也不敢给方大平和赵胜太多承诺。

    关系再好,也得有个度。

    比如塑件,现在全部交给方大平的塑能厂加工,占原料采购的总额还不到5%。一旦给他开口子,让他把铁机箱及散热器也接过去,那塑能就会成为前三大供应商。

    这就不符合集中决策分散采购的原则了。分散采购主要是解决议价主导权、单一供应风险等问题。

    没把塑件和PCB订单分给别的供应商,这已经很对得起赵胜和方大平了。

    当然,像方大平做注塑久了,已经形成了惯性,现在也不想去折腾搞五金件。

    三人又聊了一会,方大平和赵胜就告辞了。

    没法子,倪长乐这里不松口,他们也要不到什么好处,说多了也是无益。常规的工作,倪长乐几乎也不怎么过问。

    倪长乐靠在椅背上刚思考了一会,韩青竹就带着于燕介绍的财务总监过来了。

    此人叫郝力,42岁,国字脸、头发已经稀疏,曾经服务过一家内资公司从股改一直到上市。

    倪长乐看过他的简历,寒暄了几句后就问:“郝总当时为什么会离开那家上市公司呢?”

    郝力笑着回答:“当时财务腾挪做的太多,太累了。”

    倪长乐微微点头,招呼他喝一杯韩青竹刚泡的龙井茶,跟着问:“好像上市公司都要在财务上做点文章吧?”

    郝力摇了摇头:“如果倪总您也是需要财技高手,我看咱们还是做朋友好了。”

    韩青竹忍不住接过话题:“咱们川腾发展得这么好,压根不需要粉饰账面呀。”

    郝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可能我误会倪总的意思了。上市以后,为了报表好看些,适当做些合规的调节是可以的,但是越过红线就不好了。”

    跟着,郝力就举了几个令他心惊胆战的例子。

    倪长乐认真听了会,然后说:“川腾除了在业务规范方面有点小问题,已经提前整改了大部分环节。营收、利润这些都没有什么问题。”

    郝力端起小瓷杯喝了口龙井:“嗯,那倪总您对财务的要求是?”

    倪长乐:“笼统点说,就是做好财务规划,协助董事会控制资金风险。在并购重组、项目预算等实务方面能提供独立意见。

    川腾将来的运营可能会比较复杂,我希望一切都能符合国家财经政策和法规,在财务方面不能有任何隐患。”

    郝力点头:“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公司现在有法务部以及内部审计岗位么?”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