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49章 化解矛盾
    <script>app2();</script>

    接下来的日子,川腾股改的帷幕终于正式拉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倪长乐再次忙得焦头烂额,因为中投于燕的工作小组一进来,就开始了全面的规范,这里面细节和琐碎的问题太多了。

    虽然放权了,但很多重要的环节,还是得他来拍板定夺。

    深市资产评估所那边还好说,计时收费,很快就按合同出了资产评估报告。

    信力会计所提出的问题不少,但也慢慢解决了,出具了07-09三个会计年度的审计报告以及验资报告。

    方悦律所和中投这两个进驻公司的工作小组却发生了不小的分歧。

    方悦律所的组长叫依珊,工作经验很丰富也很专业,但在具体工作细节上和于燕冲突不断。

    这一天韩青竹实在没法子,把两位负责人一起叫到了倪长乐办公室。

    依珊披肩黑发中分两边,加上三十不到的年纪,浑身上下充满了高冷的菁英范儿,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一碰头,依珊就抢先说起来:“倪总,我认为我们律所的工作重点在备案材料制作和反馈意见阶段,整个过程也应该由中投来主导。”

    于燕跟着就说:“我没说我们不主导,但是你们总是揪着尽调的细节不放,这不影响整个进度吗?”

    依珊:“不合规的地方,当然要审慎了,而且公司必须更正过来。不说别的,就你们现在这样,将来内核能过?”

    于燕淡淡一笑:“内核是我们中投内部的事,不用大律师你操心。”

    依珊端起小瓷杯喝了口茶:“那我没话说了。”

    韩青竹一脸苦笑地给两个组长泡茶,却把目光投向了倪长乐。

    倪长乐笑了笑:“两位都是专家……这样吧,还有哪些不合规的地方?能否请律师组把清单全部列出来,然后由韩秘书知会相关部门迅速整改?”

    股改加上备案材料制作的琐碎细节太多了。他有很多事都直接让韩青竹去跟进的。

    依珊:“之前列过一部分给于总了,但她说问题不大,这就拖着了。”

    倪长乐想了想问:“有没有发给财务总监郝总?”

    韩青竹接过话题:“涉及财务的部分会发给他。”

    倪长乐摇了摇头,然后把郝力叫了过来。

    郝力一过来,就立马对依珊举的几个例子一一进行了分析和说明,并建议公司按依珊的意见处理。

    倪长乐端起大瓷杯喝了口茶,然后点点头:“郝总经验丰富,以后所有不合规、有争议的地方,无论是生产、销售、采购、研发等等哪个环节,都请郝总看一看。”

    郝力苦笑一声:“我就知道会这样。”

    韩青竹笑着说:“能者多劳嘛,郝总的意见还是很重要的。”

    倪长乐:“韩秘书说的没错。那些关联方及管理层的访谈记录,哦不,所有的尽调底稿回头都请郝总把把关吧。”

    郝力摇了摇头:“市场、技术和生产的相关描述我可看不懂。光川腾控制、川腾软件和硼程电机的财务这块,就够我忙活的了。”

    郝力说的是事实。

    财务部都是女孩子,这阵子为了整改,几乎所有人都被他骂哭过。像会计凭证制作不规范、凭证缺失、科目有差错等等问题被他一个个揪了出来。

    小的细节还好,碰到大的不合规之处,郝力就忍不住狠狠批评了。

    在他的建议下,财务部设立了一个审计岗位,发现问题就整改,整个财务部加班加点都忙不过来。

    倪长乐是心中有数。

    公司以前虽然略略规范了一些,但依赖外帐,运营上肯定会有很多漏洞和不规范的地方。财务部原来的员工包括秦晓萍在内,都没有正规公司全面工作经验,当然会挨骂了。

    一听到郝力现在半倒苦水半撂挑子,倪长乐立马就笑着说:“郝总你可别推辞呀,现在你也是公司股东之一,哪能不管自家事儿呢?

    再说了,孟总他们个个带着地铺睡在办公室。财务就是这阵子忙,他们研发可是成年累月都这样。”

    郝力拥有0.5%股份,这也是在谈薪酬时他自己要求的。而且,这0.5%股份是直接持股。

    于燕是介绍郝力进川腾的,和他打过多次交道,当即也笑了笑说:

    “郝总,之前我对擦边的部分细节有所放任,也是考虑到给韩秘书减轻负担。您要是出面,那我们券商组就完全可以按依珊律师所说的严格要求了呀。”

    依珊在沙发上端着小瓷杯喝茶,却并不知道郝力和于燕早就认识,要不然又要指责于燕工作不到位了。

    确实,在辅导阶段,律所的责任和压力比券商工作组更大一些。

    郝力一听,挠挠稀疏的头发微叹一声:“那好吧。”

    其实他对川腾的技术人员是打心眼里佩服,孟平、周朗他们几个董事兼股东,一个星期至少有四天是睡在办公室的。

    这种情况,他在别的公司压根就没见过。

    郝力才42岁,实际上骨子里的那股热血还在,有时候听孟平和倪长乐他们聊起一些技术兼市场话题,那种激动、那种豪情,也深深打动了他。

    倪长乐见郝力答应下来,立马笑着说:“走,不聊工作了,咱们吃大餐去。”

    随后就让韩青竹定了一家海鲜店,几人直接过去。

    第二天,倪长乐正在办公室里看着最新的技术资料,郝力端着个大瓷杯单独过来了。

    “郝总,有事么?”倪长乐抬头问。

    “是这样的倪总,我想来想去,员工代持平台这事还是要停下来。”郝力直接说。

    “哦?为什么?”

    倪长乐取出一包新买的顶级毛尖,招呼郝力换掉茶叶。

    郝力去饮水机边加上热水,然后坐到沙发上说:

    “前几天杨丽收集的意向名单人数超过200人,要设立代持平台公司,但这么一来就会涉及双重征税,很不划算。

    平台公司得交25%企业所得税加20%个税,而个人直接持股才10%。

    如果代持平台以合伙企业形式设立,一样有50人限制而且税负也不低。

    另外,我问过一些有意向的员工,他们觉得没有直接持有公司股份,多多少少有些担忧。这样的话,实际上就起不到多大的激励作用。”

    倪长乐喝了口茶,略一思忖后问:“通知都发出去了,如果取消设立代持公司,岂不寒了一些员工的心?”

    郝力:“那应该不会。毕竟上市之后还有很多激励方法,第一阶段,可以重点照顾核心技术人员,这是公司发展的基石。

    我觉得吧,只要HR认真解释,大家应该会理解的。”

    PS:求推荐票~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