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50章 警觉
    <script>app2();</script>

    倪长乐把杨丽、孟平、吕春风、董灿等人叫到办公室,然后把郝力的提议简要说了一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杨丽:“我反对郝总的提议。就我个人来说,哪怕就是税负高点,我也愿意跟亲戚借钱买代持平台的股份。”

    吕春风、董灿、韩青竹等人也跟着附和。

    孟平和周朗、葛进等另外几人暂时保持沉默。其实这个问题,每个部门的人都有不同看法。

    比如研发中心有部分工程师还是自愿放弃的,但孟平个人又不太希望他们放弃。

    郝力摇了摇头:“这里不仅仅是税负问题,操作上的细节问题太多了。”

    随后他就举了几个实际操作中的例子以及可能产生的纠纷及问题点。

    倪长乐听了沉默半晌,问:“这些问题不影响过会吧?”

    韩青竹抢先说:“不少公司就是这么做的,麻烦和问题点是有,但只要股权清晰就不影响过会。

    一二级市场的差价太大了,加上咱们又是拥有硬核科技的高成长公司,上市后股价肯定要翻个好几倍,税负高点也没什么。

    如果要等到上市以后再搞期权激励什么的,那性质就不同了。

    我觉得公司应该把机会给予现有符合条件的员工。至于买不买,是他们个人的决定。”

    郝力:“内部美好社区上员工的匿名发言,相信大家都看到了……不止要设立一个代持公司,太麻烦了。

    发行后搞期权激励有何不可?受激励的员工等于直接持有公司股份,转让更便捷。我也相信公司未来发展一定很好,那样的话,对公司发展还更有利。”

    美好社区的热烈讨论,倪长乐也认真看过。

    有少部分员工是不想掏钱的,自愿放弃机会。但绝大多数还是想买,金额有高有低,这总人数就上去了。

    甚至,有些经销商和供应商被公司明确拒绝后,悄悄通过内部员工,想要私下代持。

    吕春风接过话题:“就我个人来说吧,直接持股没我的份,但从HR收集名单那份邮件开始,我都已经筹到三十万了,等到上市后再激励什么的,都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了。”

    孟平看向倪长乐:“倪总,这事一定得处理妥善了。公司的快速发展是有目共睹的,在这种情况下,先摘桃子和后摘桃子,差别还是蛮大的。”

    杨丽:“我同意韩秘书的观点,我们把决定权和知情权交给员工,让大家自己选择。当然,前提是我们所做的一切,不影响过会审核。”

    除了郝力,孟平等人都是点了点头。

    倪长乐见气氛有点尬,当即说:“郝总也是好意,大家别见外。这样吧,请郝总起草一份文件,把关键点列出来,然后放到美好社区上去周知。

    杨丽你回头重新收集一下最终名单并确认,这事也不能再拖了。”

    经过信力会计所审计,现在净资产是每股3元多,员工按1.5倍购买,实际上价格是很低的。这个价格也是郝力经过计算提出来的。

    办公室里几个没有直接持股的,当然乐意购买了。

    几天后,出乎倪长乐意料的是,很多本来有意向的员工在看了郝力的公开说明文件后,竟然放弃了购买。

    怕麻烦几乎是普通人的共性。那份说明文件里,把股份转让税负和问题点描述的太清晰,吓退了这些员工。

    最终决定购买的人数也才100多,郝力立即按倪长乐的吩咐,去注册了川腾投资。

    很快,公司的股权架构梳理得非常清晰,工商申报流程虽然繁琐但也在两个月内就完成了。

    倪长乐最终采取了郝力的另一个建议,和孟平、葛进等另外九名直接持股的技术型股东签订《一致行动协议》。

    十人合计控制了川腾技术(股改后的名字,也叫CTTechnology)的51%股份。另外,倪长乐是川腾投资第一大股东,川腾投资持有川腾技术20%股份。

    这么一来,倪长乐为董事长兼总经理,是第一大股东,但在结构上体现了合伙人的思想,股东的凝聚力是非常强的。

    日子过得很快,当于燕带着券商小组完成尽调的时候,倪长乐也终于解脱出来。

    倪长乐海边的家中。

    房子在19楼,面对大海。

    阳台上,甘小玥靠在倪长乐肩膀上悠悠说:“我问过医生了,医生不建议我们生孩子,说风险太大。可是我……”

    倪长乐轻轻拥抱了一下她:“这事不能听城里的医生,改天我托人去问问乡下的老中医。别想太多。”

    甘小玥眼中泛出泪花,点了点头。

    ……

    这一天,倪长乐的办公室中。

    杨丽忽地敲门而进。

    “倪总,保安发现这几天老是有一架无人机绕着公司大楼飞旋,操控的是个20出头的年轻人。”杨丽快速汇报。

    “嗯?”

    倪长乐微微一怔:“发现什么没有?”

    “没,保安也没有擅自做主去问,就先告诉我了。”

    “有多少天了?”

    “有一个多星期了。”杨丽有些不确定,“我总觉得怪怪的,还特地观察了一下,他好像对附近别的厂房不感兴趣,每天就蹲在咱们这。”

    倪长乐想了想问:“没问问千寻公司的人?”

    千寻,就是上次杨丽联系过的商业调查公司。川腾已经和其签署了常年服务协议。

    杨丽摇了摇头。

    倪长乐放下手中文件,走到窗边朝外看了看。

    这座租来的厂房一到五楼都是透明大玻璃窗,无人机如果只是在外面飞旋,也不能拍到什么。

    杨丽:“那个人还在,无人机不是每时每刻都能看到。”

    倪长乐心中蓦地闪过一丝警觉:“让保安不要打草惊蛇,先让千寻介入。另外,你暗中留意一下,是不是有货车来的时候,装货卸货时,那个无人机就会飞过来。”

    “好咧。”

    等杨丽出去,倪长乐靠在椅背上默默想了一会。

    川腾股改的事,同行们都知道。现在公司发展的速度已经盖过了源川这个老冤家,就是深市另外几个同行也都在时刻盯着川腾。

    没准,这事就是其中一个同行干的。而且,不太可能是外企。

    对于没有硝烟的商业手法,倪长乐是很有体会的。

    现在的电气驱动行业就像摘掉了神秘的面纱,低端产品的源码漫天飞,在这个领域创业太容易了。

    几乎所有的同行都盯上了有一定技术应用门槛、利润较高、进口品牌占主导的细分领域。因为,和进口品牌抢食,远远好过于和国产同行拼命打价格战。

    PS:这个时候玩无人机的一般都是航模爱好者,大概两年后才在国内风靡。大疆2015年前后开始引爆眼球。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