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51章 陷入困境的电梯厂
    <script>app2();</script>

    倪长乐把追踪无人机这事交给杨丽全权处理后,就带着电梯驱动控制系统研发经理林青松去了一趟吴中开发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除了去看看还在施工的新厂房,这一次,他想多考察几家整梯厂。

    整个09年,国内的电梯驱动控制系统增长率超过25%,一年的市场销售量在28万套左右。2010年的增速也低不到哪去。

    这个庞大、快速发展的市场和国内城镇化速度加快密不可分。

    不仅仅是沿海大城市,就是内地小县城,现代化小区成片出现,几乎都是电梯房。另外,城市各种建筑也造成了各种电梯的需求快速上升。

    与此同时,国内除了沈市、锡市、上海等地有四五家专注于电梯驱动控制系统的同行,其它同行几乎没法踏进来。

    就这四五家同行的产品,在公司的竞品分析室里早被孟平和林青松等人研究透了,在稳定性及可靠性方面只能说是很一般。

    研发和技术攻关小组更多的对比重点还是放在了安川等进口品牌上。

    如此良机,极为敏锐的倪长乐可不想放过。

    在上海电梯展上他和林青松转悠一圈,发现品牌大厂姿态都很高,很难在控股或者合资这事上有什么突破性进展。

    有几个品牌厂还是川腾的客户,倪长乐让吕春风联系了一下对方的总经理,结果谈的很累。

    有的婉言拒绝。

    有的觉得合资设立驱动控制系统公司是个好想法,但要求掌握控制权、做大股东,而且出资必须马上到位。

    一连谈了四家后,倪长乐觉得不能再谈了。

    既然正面突破很难,那就得用奇招了,以非常规手法突破目前电梯驱动控制系统无法获得快速验证的窘境。

    晚上,上海一间酒店中。

    倪长乐打电话给市场部经理盛年:“你和吕总查一查苏浙沪的国有电梯厂,有哪些经营陷入困境的,尽快把名单给我。”

    盛年:“好的倪总。需要我们联系对方不?”

    倪长乐略一思忖:“不用了,我自己过去。”

    等他挂了电话,林青松问:“倪总,为什么要找陷入困境的国有电梯厂呢?”

    倪长乐笑了笑:“这两天咱们接触的都是民营厂,他们就像一群从奥的斯和三菱等老牌厂口中抢食的狼,大部分国有厂是拼不过他们的。

    现在电梯市场需求这么旺盛,这些民营厂活得很滋润,也没啥心思去整驱动控制这块。对他们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去谈合作,难啊。”

    倪长乐忍不住摇头:“之前我就在电梯杂志上看过,有的国有厂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陷入困境,这些厂还是有底蕴的。要是能找到一家合作,也不错。”

    林青松想了想,还是有点不理解:“这种国有厂就像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了,跟咱们合作,能有什么前景?”

    倪长乐:“无论他们多困难,在技术和市场方面肯定是有积累的。

    国有厂里其实也有优秀的人才,但是包袱太重,这些人才很容易被埋没。现在各地国有企业改制,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个问题。

    具体的情况,要去谈了才能知道。”

    林青松点点头:“但这样就很耗时间了,不如明天我先回公司吧。”

    倪长乐:“嗯。”

    第二天下午,盛年就把三家陷入困境的国有厂名单和地址、联系方式发了过来。刚好是昆山、上海和锡市各有一家。

    第三天一大早,倪长乐直接打车先去了上海这家叫海力的国有电梯厂。

    厂子在PT区真如镇,离西站不算远,出租车很快就到了。

    倪长乐背着挎包,在附近转了转。

    离厂子不远的一棵法国梧桐下,有几个退休的老人正在下棋。

    “大叔,旁边这电梯厂怎么样啊?”倪长乐问向其中一个老人。

    “小伙子,你问这干嘛?”老人微微抬了一下头,然后又捏着棋子看棋盘去了。

    “是这样的,我亲戚介绍我来找工作,但看这厂门口怪冷清的,里面的楼也是破破烂烂的。我有点想放弃了。”倪长乐笑着说。

    “噢,找工作啊?”

    老人快速落子,然后又抬头看了倪长乐一眼:“这电梯厂啊工资都拖了半年没发了,你这亲戚也真是的,没告诉你实际情况吗?”

    倪长乐故作惊讶:“有这事?这厂出了什么大事么?”

    老人:“嘿,厂长贪污,顶得上用的技术员走差不多了,电梯还出了大事,前阵子用在那什么大厦的电梯差点把人困死在里面。”

    和他对弈的老人跟着说:“天南大厦。小伙子,你赶紧走吧,这厂啊风水不好,谁进谁倒霉。”

    倪长乐轻吁一口气,道谢后又去电梯厂铁栅栏围墙外走了走。

    这厂一共有三座七八层高的楼,间隔较远,前面的广场上立着一栋约莫50米高的试验塔。

    倪长乐想了想,终于还是决定放弃。

    他从老人的描述中断定,这家厂已经没有了合作的意义。那些技术员应该是跳槽到民营电梯厂了,而且试验塔高度也不太符合他的要求。

    他马不停蹄地又赶去了昆山那家叫南江的国有电梯厂。

    位于娄江边上的南江电梯厂看上去也有些年头了,远远就能看到那百米高的试验塔。

    倪长乐这次没有去找附近的人打听,而是直接去了门卫室。

    门卫是个五十来岁的大叔。

    “请问你找谁?”

    “我是来找邬厂长谈业务的。”倪长乐笑着递给门卫一支中华烟。

    “哦,那麻烦您登记一下。”门卫一听,立即打起精神,小声嘀咕,“这可是有阵子没见到有人来谈业务了。”

    倪长乐一边掏出身份证登记,一边笑着问:“怎么?厂里现在业务不太好?”

    门卫叹了口气:“工资都拖了三个月了,邬厂长天天安慰这个安慰那个,就是没招……”

    说到这里,门卫突然打住看了倪长乐一眼:“小伙子,你来谈什么业务啊?你要是来推销的,我劝你赶紧走。

    几乎每天都有供应商来催款……咱们厂啊,现在可没钱买材料喽。

    要是几年前啊,这些供应商巴不得给厂里供货。现在呢,一来就跟仇人似的,登记也不登记,直接朝邬厂长办公室冲。”

    倪长乐摇了摇头:“您看我像推销员嘛?”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