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52章 不谈不知道,一谈吓一跳
    <script>app2();</script>

    门卫大叔点燃中华烟,笑了笑:“以前来推销的小伙子,基本上都会递这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现在厂里生意不好,这个月我就收到你这一支,唉。”

    倪长乐已经登记完,干脆给了他一包,笑着说:“这包就孝敬大叔您了。我还真不是推销员,是确实有业务和邬厂长谈。”

    门卫大叔接过烟:“好好,左边第一栋楼,三楼楼梯口转右第一间办公室就是邬厂长的。”

    倪长乐道了声谢,甩开大步而去。

    待他离开,门卫大叔看了看中华烟嘀咕:“这么年轻的大老板可不多见,我咋觉得他就是个推销员呢?”

    ……

    倪长乐没有直奔厂长办公室,而是在厂里转了转。其中一栋楼宽敞的一楼中有几个工人正在装配,百来台曳引机、电机整齐地摆在一个角落。

    这厂比海力电梯厂情况要略好些……倪长乐下了个初步判断。

    五分钟后。

    倪长乐走到办公室外敲门:“请问邬厂长在吗?”

    没有声音回答。

    过了片刻,那门才吱呀一声打开,露出个半秃的脑袋,正是邬厂长。

    邬厂长全名叫邬建才,看上去四十出头,他微眯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小心地问:“你是?”

    刚才他还以为是又有人来催款了。

    倪长乐笑着掏出名片递过去。

    邬建才接过名片一看,脸色有点困惑:“倪长乐……倪总,我们厂好像和川腾没有业务来往吧?”

    倪长乐:“咱们还是进去说吧。”

    邬建才连忙说:“好好。”

    这间还算宽敞的办公室里略显凌乱,沙发上一堆行业杂志,旁边的报夹上散乱地放着几种官方报纸和《半月谈》等。

    邬建才招呼倪长乐坐下,然后拿个塑料杯,加了点看上去有些劣质的铁观音,去饮水机那倒了点热水。

    “不好意思啊,这茶叶不怎么好,最近厂里不景气,委屈您了。”邬建才递过杯子。

    “没事没事,我从深市过来,咱们那大排档的茶叶用的可都是铁观音茶梗,就着一盘肠粉喝着也不错。”倪长乐淡淡一笑。

    “哦,我去过深市和羊城,也吃过当地的肠粉,加点剁椒,就着那茶梗水,味道确实特别。”邬建才也笑着说。

    这么一说,气氛立马没那么生疏了。

    “邬厂长是本地人吧?”倪长乐话题一转。

    “不,不,我是赣省的,毕业后分配到南江电梯厂,这一晃啊就快满二十年了。”邬建才感慨万分。

    倪长乐想了想,掏出一包中华烟:“那您可是电梯界的前辈啊。”

    邬建才赶紧摆了摆手:“早就戒了,不抽了。

    前辈可不敢当,说起来,当年咱们厂还参与过行业标准制定。不过那都过去了,唉。

    不瞒您说,咱们厂现在连工资都发不出来喽。我这天天不是给工人催着要工资,就是给供应商催着要货款,连觉都没法睡……”

    倪长乐收起烟,端起杯子喝了口满是涩味的茶:“这几年国有企业都在谋变,改制的改制,甩包袱的甩包袱,加上国内电梯需求这么旺盛,为啥咱们厂会出现这个情况呢?”

    邬建才:“嘿,可不是么?我原来是干财务的,年初没人用了,上面才让我来当这个厂长。”

    原来,南江电梯厂最近几年一直在转型,可惜没能成功。

    鼎盛时,南江电梯厂员工总数超过500人,现在整个厂还不到100人。在历次转型过程中,有的买断工龄走人,有的停薪留职,人才几乎走了个精光。

    就在去年,上一任厂长因为捞油水被送进班房,邬建才是临危受命。

    倪长乐把来意简要说了说。

    邬建才站起身,来回走了几步,半晌后说:“去年销售副厂长卷了笔款跑了,现在都没追回来,实际上厂里资金链已断。

    我也不瞒倪总您,我和上面谈过,上面的意思是要么找大公司接手要么进入破产程序。”

    他刚才听了倪长乐的介绍,已经知道川腾规模不小,加上倪长乐也没啥大老板的架子,就把这实情说了出来。

    要是川腾接手这烂摊子,倒是件好事……邬建才也在暗暗观察倪长乐的反应。

    倪长乐心里一咯噔,连忙问:“我怎么看到车间还在装配呢?”

    邬建才猛地一拍桌子:“嘿,那不就是款先收了又被卷跑了,我替人擦屁股呢。对方也是国有单位,涉事的家伙得了好处也被抓了。后来协商,这货还是得交过去。”

    倪长乐脑子急转。

    真是不谈不知道,一谈吓一跳。这厂问题不比海力电梯厂少啊……

    “邬厂长您是搞财务的,这厂里的离退人员包袱、拖欠的货款和工资债务,这些窟窿究竟有多大?”倪长乐想了想后问。

    “基本上可以说,资不抵债吧。”

    邬建才长吁一口气,压低了声音:“现在硬撑着,就是想把那笔款追回来,那样再找人接手也好妥善安置在职职工和解决包袱。

    我估摸着最多再挺两个月……没人接手的话,就得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倪长乐默默思索了一会后说:“这样吧,我也是带着诚意来的,能否让我看一下厂里的财务报表?”

    刚才敏锐地捕捉到邬建才眼里闪过的一丝激动,倪长乐大胆提了这么个要求。

    那丝激动,就像溺水已久的蚂蚁看见了救命的稻草……

    若非如此,财务报表涉及南江电梯厂的机密,又岂能轻易给他一个外人看。

    果然,邬建才又叹了口气:“算了,反正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就给倪总您看看吧。哦对了,咱厂去年出了事后就从国资委直接控股单位剥离出来,现在主管上级是奥业集团。”

    然后就从办公桌抽屉里拿了份A4纸装订的报表,递给了倪长乐。

    倪长乐接过,大致看了看资产负债表、利润表和成本费用明细表等,上面还有铅笔批注。

    “这些批注是我做的,奥业集团现在也正按市里要求进行整顿,像咱们厂还有两家,他们都不打算要了。”

    邬建才端起茶杯喝了口,悠悠说:“不瞒倪总您,集团那边明确要求,无论是谁接手,一定要先解决离退人员包袱和拖欠工资。”

    倪长乐仔细看了会,然后问:“刚才进来时我转了转,厂里这块地将近2万平米,是属于咱们厂还是?”

    邬建才微微点头:“是属于厂里的,就现在这地价也折合不了多少钱。”

    倪长乐:“这样吧,我对接手贵厂很有兴趣,但该走的程序还得走。我想派驻一个财务小组过来,奥业集团那边有没问题?”

    邬建才连忙说:“没问题没问题,他们求之不得呢。”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