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53章 多方共赢
    <script>app2();</script>

    倪长乐从南江电梯厂的报表上敏锐地看出来,这厂虽然资不抵债,但只要注入两百万资金就能将其激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邬建才想了想后说:“其实奥业集团现在的运营重点是光伏电池及光伏电站,听说这块政策扶持力度大。”

    倪长乐喝了口茶:“是的,但川腾这几年暂时还是聚焦在电气驱动,只有类似电梯、电机这些结合紧密的地方才会去涉足。

    对了,咱们厂的试验塔我能去看看么?”

    倪长乐心中暗想,这趟还真来对了。

    南江电梯厂上面连两百万都不肯拿出来激活,果然是战略方向调整。这等于给川腾捡漏了。

    邬建才满脸堆笑:“没问题,走,咱们现在就去。当年啊,这塔还是吸引了不少客户的。”

    随后两人就一起去了那试验塔。

    101米高的电梯试验塔有6个井道,秒速达到6米多。这对于解决目前川腾的中速电梯驱动控制系统技术测试还是派得上用场的。

    倪长乐一边参观一边问:“对了,现在客户也肯定收到风声,不敢再进货了吧?”

    邬建才叹了口气:“是啊,但是咱们这塔还没过10年,要是真不做电梯了,蛮可惜的。不过话也说回来,客户这头其实好办,也有不少是关系户,打点打点就没事了。”

    倪长乐微微点头,脸色淡定地问:“那债务结构呢?有没有可能债转股?”

    邬建才:“这倒是没有谈过,上面只想尽快剥离。”

    倪长乐心中已是大概有数,一离开南江电梯厂就立即给郝力去了电话:“郝总,我物色了一家快要破产的电梯厂,你尽快带几个人过来。”

    郝力:“好,我和新来的审计员小张一块过来就行。”

    倪长乐立即把下榻的酒店告诉了他,然后就去了吴中的新厂察看工程进展。

    新厂的工程中标方是一家知名大公司,监理是另一家公司,倪长乐倒不担心什么,当时只招聘了一位工程项目经理在全程跟进。

    新厂占地约3万平米,完全按现代化厂房设计,宿舍区、厂区、办公大楼、绿化区等都规划得很完善,倪长乐很是期待早日完工。

    在工程项目经理的陪同下,他大概看了看就满意而返。

    郝力带着审计员小张第二天下午就抵达上海。

    奥业集团得到邬建才的汇报后,也派了一个两人小组,和倪长乐这边对接。

    整个谈判过程非常顺利。

    这里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郝力的专业加上川腾技术正在谋求上市,给奥业集团领导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觉得这摊子交给川腾技术是最合理的安排。

    最终的方案是,川腾技术全盘接手南江电梯厂,和前三大债务人达成了重组协议,并整体改制为南江电梯股份有限公司。

    一些零星债务川腾技术直接清偿掉。

    在股权结构上,川腾技术控股60%,另外三大债务人以债转股合计控股40%。其中一个债务人股东也是国有企业的下属工厂。

    对于职工安置,双方也协商出了一个比较妥善的办法。

    这些措施使得南江电梯就像枯木逢春,重新焕发出蓬勃生机。

    就这事,还被市政府列为国有企业改制的成功案例而四处推广。因为这种多方共赢的改制,是比较少见的。

    倪长乐作为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一时间上了头条,但他对前来采访的媒体一概避而不见,使得外界猜测纷纷。

    邬建才因为这事名声大噪,被奥业集团要了过去,专门负责集团下属另外两家的重组。他在国有体系呆久了,对新的任务倒是乐此不疲。

    私下里,邬建才常常向倪长乐和郝力请教,关系热乎得很。

    倪长乐在南江电梯导入新ERP系统,和总公司对接,并且把采购、销售、生产等关键岗位的头全部换掉,又亲自督导了两个星期后,才回到深市。

    通过南江电梯,倪长乐又掌握了一批资源。

    这些资源对于公司在电梯市场方面的整合非常有帮助,比如上游的曳引机、电机、钢丝绳、钣金等供应商,下游的房地产、维保公司等等。

    最重要的是,硼程的电机和总公司的驱动控制系统、新开发的电梯操控箱/召唤箱/外呼板等等组件,全部可以在试验塔中第一时间测试。

    倪长乐就像是庖丁解牛游刃有余,把整个电梯的产业链给打通了。

    实际上,整梯的利润比驱动控制系统要低不少,但总体销售金额较大,倪长乐暂时没有放弃这块业务。

    刚回到办公室,杨丽就急匆匆敲门而进。

    “千寻公司的调查有结果了。”

    杨丽有些兴奋地说:“果然如倪总您所预料的,那个无人机重点在监控咱们的卸货装货,和那个小伙子接头的是源川的一个普通员工。”

    普通员工?

    倪长乐端起大瓷杯喝了口茶:“这事你和孟总说了没?”

    杨丽:“还没,就等您回来定夺,快一个月了,咱们要不要报警并起诉?”

    倪长乐摇了摇头:“就是报警也没多大用,你想想,人家就说是兴趣爱好,或者把责任推给这普通员工,那最后还不是挠痒痒?”

    他略一思索,就把孟平、盛年和董灿叫了过来。

    当知晓这事后,三人都是脸色忿忿。

    孟平:“倪总,上次张全帆的事咱们没对英特纳电气动手,这次不能再忍了吧?”

    倪长乐看向盛年和董灿:“你们怎么看?”

    盛年的主意还是比较多的,很多不能公开的商业手法,平时都由他去完成。董灿经常和盛年打配合,算是很不错的搭档。

    盛年:“都在深市,前阵子我重点关注了一下微华和中星之间的恩恩怨怨,他们那个出手是真的厉害,什么招都用得上。简直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董灿笑了笑:“年哥,你就直接说重点吧。咱们可不是微华、中星这种体量。”

    盛年轻嗯一声:“你们看无人机在咱们这拍来拍去,无非就是我们还没上市,很多数据没公开,他们查不到。

    而通过装货卸货,他们可以掌握和我们合作的物流公司信息,我估计咱们的客户、供应商清单已经完全被源川掌握了。”

    倪长乐淡定一笑:“盛年,继续说。”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