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55章 逆天的毛利率
    <script>app2();</script>

    “研发管理部以及各研发分中心,基础技术研究部、产品开发部,这些涉及到产品、技术和研发的部门,全部签署保密协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倪长乐吩咐杨丽:“生产那边,你和老葛商量着办。其它部门助理级以上岗位也签。”

    杨丽点点头:“好的。还有经侦过来宣讲,我们应该保持半年一次的频率,这样才能维持震慑作用。”

    倪长乐:“嗯,现在同行不断通过猎头来挖人,大数据分析得怎么样?”

    杨丽:“最近三个月通讯公司会准时打单,和猎头有联系的一共有22名员工,但是没有一个离职,也没有什么异常。也许,我们的担心有点过了。”

    倪长乐摇了摇头:“不能掉以轻心。

    源川、众达他们一上市,就等于公开向全社会表白,嘿,咱们这儿有金矿。

    你看源川的公开信息,产品毛利率超过40%,而且他们还是低技术门槛的通用产品。咱们的专机毛利比他们还高。

    现在各行各业,尤其是制造业,能有20%毛利率就不错了。

    所以啊,盯上电气驱动这大蛋糕的,可不止是微华集团出来的这些人。”

    杨丽微微点头。

    上次财务总监郝总曾在硬件、软件定价讨论会上说过,产品毛利率=【产品销售收入(不含税)—产品成本(不含税)】/产品销售收入(不含税)。

    他举了个简单的例子,10元成本的产品,20元卖出去,毛利率就是50%,从摆摊小贩的角度来说,就是赚一倍了。

    在倪长乐的授意下,财务部把行业专机的毛利率故意调低了。

    这是个机密,因为注塑机专用中大功率伺服、电梯驱动控制一体机等部分专机的毛利接近60%。

    郝力虽然不喜欢财务腾挪,但对倪长乐这个做法还是很欣赏的。

    接近60%的毛利率,这实在是太逆天了啊!

    这个具体的毛利率数字,就连孟平、葛进、周朗等人都不知道。杨丽更是糊里糊涂的,只能听懂倪长乐的意思。

    但同行那边,却能从下游客户那里探听到一些真实,所以倪长乐不得不特别谨慎。

    幸好,周朗等核心人员并没有被猎头给撬走。

    倪长乐这么做,还有一层用意。

    很多公司的运营毛利并不高,但为了上市圈钱,往往粉饰财报。

    这种公司一上市就会被打回原形。区区千把万承销费、保荐费等就能让他们的整体利润率变成10%以内,甚至上市第二年的财报非常难看,亏损!

    这种纯粹为了圈钱的公司,反正对财报是无所谓的,他们也不对二级市场的股民负责,那些血汗钱打漂不打漂和他们无关。

    有些实控人家族,就靠着上市吸二级市场社会大众的血。锁定期一过,动辄就是数亿元减持。

    倪长乐是反其道而行之。

    川腾的利润越是隐藏,对将来的发展就越有利。当然,这一切都是合法合规的腾挪。

    郝力知道倪长乐的理想和追求,对此深为赞同,所以尽心尽力而且操作上也是丝毫不露痕迹。

    倪长乐接着说:“你另外找一家外地的调查公司,不能只和千寻合作。千寻毕竟根在深市,如果两边收钱,那就麻烦了。”

    杨丽略有所思,然后说:“嗯,其实咱们现在整体运营非常稳健,离职率很低。就是有离职的,也都是些新人和基层不重要的岗位。”

    倪长乐:“挖墙脚我不怎么担心。Taygroup那边谈的怎么样了?”

    杨丽:“他们要预收费用,我一直想找一家替代的公司来做薪酬设计,收费也合理点。”

    倪长乐端起大瓷杯喝了口茶,笑着吩咐:“你这看上去是为公司着想,但是降低了效率。辅导期一年之内,必须解决薪酬、岗位、职责的设计问题。

    预收费用有什么不好?这说明他们底气足,有料。

    你想啊,微华那么大体量,至今都在用他们的薪酬体系,就说明那方案绝对是有生命力的。我估计你找上一年,都找不到Taygroup这样的公司。”

    杨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倪总您总是鼓励我,就连批评都这么委婉……好吧,我尽量改正缺点。”

    倪长乐微叹一口气:“你现在就像大管家,什么事都要上点心,千万别掉队啊。最近董灿、韩秘书和你这边配合怎么样?”

    杨丽:“都还好。就是大家都神经绷得紧紧的,生怕哪里会出什么幺蛾子。”

    倪长乐:“能有什么幺蛾子?咱们现在这个年代是最好的年代,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努力,就能安居乐业。

    一些新来的年轻人,要重点给予足够的关怀,年轻人想法多,HR要从运营层次鼓励他们发挥潜力。

    至于怎么鼓励,HR内部先讨论,也可以在咨询孟总他们意见的基础上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案。”

    杨丽:“倪总您是不是收到什么反馈了?”

    倪长乐:“有一些,美好社区上的匿名发言,有些人说现在业余活动不够丰富,每天工作太忙,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了,这明显就是新来的年轻人发的。”

    杨丽立马有些头疼:“三个月前区里组织的牵手活动,我都发动未婚员工参与了,结果有些人反馈,效果不大。

    参与的一大半都是事业单位,跟咱们员工地位不匹配,很难找到合适对象。

    其实我有点不太理解,咱们这种快速发展的民企,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几个。”

    倪长乐笑了笑:“你眼界可别太低了,这可是深市,好公司多了去。主要还是咱们现在这个租来的厂不够大气,流动资金都铺到吴中新厂了。

    要在深市这里再买块地,最快也要上市后了。

    你在住房公积金这块多动动心思,逐年提高一下公司缴存比例。有了家,才好拍拖。现在的社会啊,男女双方都很现实。”

    杨丽脸色有些激动:“我正想和您探讨这事呢。没想到还是您先提出来了。这样吧,我和郝总他们商量下,弄个方案发到您邮箱。”

    这对公司来说可是件大事。

    深市的房价几乎天天在飙↑,这火箭速度是全国其它地方没法比的。杨丽自身和别的主管、经理一样,都住在公司宿舍里。

    别说买房子了,就是租个像样的小区,大家都觉得太贵。

    所以绝大部分员工宁可几个人挤宿舍,也不愿去外面住。

    杨丽老公的工作不稳定,隔三差五就要挪窝,对她来说,早就动了买房的心思。

    倪长乐这一提,她顿时觉得心里暖和,也很激动。

    要知道,深市的同行中,有几个老板可是买了别墅和豪车的。但倪长乐却没有,至今还开着那辆改装的福特SUV,赚的钱基本都投到公司发展上了。

    PS:这里的毛利率不能和奢侈品以及一些特定的轻资产行业比。仅就绝大部分工业而言,是很高了。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