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56章 裂变和洗牌中的护城河
    <script>app2();</script>

    杨丽很快就整理了一份方案,当中不仅有逐年提高公司缴存公积金的比例,还特别列了一份清单,重点照顾产品、技术等核心员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消息正式发布的时候,内部美好社区上登时好评如潮。

    对于核心员工,以现在的工资水平,在关外买套房子付个首付并不是太困难。有不少员工心思活络,知道房子肯定会在未来几年大升值,所以东拼西凑也要凑个首付出来。

    至于关内的房子,那就望尘莫及了。

    倪长乐就这简单一招,就使得公司上下更如铁板一块。同行在产品应用上的诋毁、挖墙脚、探听机密等事,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当然,倪长乐还是很谨慎,该做的措施一个都没落下。

    川腾和源川在OEM机械大厂、EU项目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序幕。

    源川手段尽施,就是没法搞定川腾的内部核心人员,只好另辟蹊径,去锡市收购了一家电梯驱动控制系统公司。

    这就是源川早一步上市的好处了。他们的动作很快。

    但是并购双方的磨合需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这家收购的公司在技术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突破。

    和川腾合作的国产电梯厂,没有一个被源川撬走。

    源川最眼红的注塑机专用伺服这块,也是不断挖其它公司的墙角,但产品的验证就是不行,很难打进注塑机厂,只好注册了一家叫金佳的改机公司,在改机市场小大小敲。

    要知道,当时注塑机这块市场,源川才是真正的老大,其异步电机驱动器在行业内独占鳌头。

    各种消息源源不断发到倪长乐邮箱。

    源川即使上市了,内部也是不太稳定。那金佳公司的老板,正是和其创始人一同打拼的伙伴,出现矛盾没法安排才给他注册了个公司单干。

    即使在改机市场,川腾各地办事处的业绩也是远远超过了金佳公司。

    原因很简单,川腾的注塑机专用伺服算法更稳定、可靠性更高。而金佳的专用伺服采购自源川,同步电机却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匹配品牌。

    从浙江那家合资电机厂拿的价格太高,他们去和顺德的一家长期合作,后者的低速扭矩、平顺性能较差。

    不得不说,电气驱动几乎覆盖了所有的工业领域,这个市场足够大。

    即使川腾和源川在市场上斗得很激烈,两边的下游客户还是比较稳定。在吃饭不成问题的时候,双方的销售体系还没厮杀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倪长乐始终坚持了一个原则,那就是瞄准进口品牌打。有些利润较低的应用领域比如工业洗衣机,公司连开发专机的兴趣都没有。

    但是源川就不同了。

    电气驱动这块同行的裂变速度较快,不断有新公司出来,而且一家新公司最容易切入的就是技术应用门槛低的通用领域,比如风机泵类平方转矩负载。

    源川依赖通用领域和注塑机行业起家,现在注塑机行业老大地位被夺,通用领域又要面对雨后春笋一样的新进入同行,压力就大了去。

    通用领域的价格战越打越激烈。

    千禧年前后成立的内地两三家同行,已经无力应付这种局面,开始变得死气沉沉,根本无法再进一步。

    一方面,电气驱动行业在快速裂变,另一方面,又在快速洗牌。

    在这过程中,川腾的发展速度最快。

    源川急了眼,开始忙着四处并购、重组,但效果甚微。

    在深市,有几家公司,如太弦、蓝华、麦米这几家同行,其技术研发总监几乎都是微华出身。

    太弦是凌宝所在台厂裂变出来的一家公司,后来又再次裂变而产生,其挖到一个微华出身的研发人员后,现在年销售额有1亿多,和源川在通用领域竞争得有些厉害。

    蓝华的创始人本身就是微华出来的工程师,在学川腾走专机路线,但一直不怎么成功。即便如此,其销售额也有1亿多。

    麦米比较特别,重心放在了定制电源这块(也是原微华的业务模块之一),只在部分领域和川腾有正面竞争。

    现在,这些公司通过源川和众达上市的公开文件,就像猎狗嗅到了猎物,开始不断进攻各个细分市场。

    倪长乐和孟平等核心团队就像给川腾构建了一道专机的护城河。这些公司难啃川腾和众达的业务领域,就开始转而对付源川。

    源川不断邀请公安经侦来宣传商业保护,可是效果不大,产品经理、研发经理等技术人员跳槽的比较多。这些人即使签了保密协议,公司也无法阻止产品细节的泄露。

    这些人到倪长乐这边来面试,倪长乐只是以礼待之,但一概不录用。

    当然,现在这些带有一定技术,尤其是细分领域应用技术的人员,到哪都是香饽饽。川腾不用,但太弦、蓝华这些也在谋求IPO的公司是求之不得。

    在这种情况下,源川刚出一个新机型或升级机型,这些同行就能跟上来。

    各大同行之间,竞品拆解分析,是一个常态。

    川腾有一个产品细节,使得这些同行有点不理解。

    川腾的驱动器在硬件成本上竟然比源川和蓝华等同行还要低,但是价格,却是贴近欧美日的进口品牌,远远甩开了这几家同行。

    这就很有意思了。

    比如,川腾敢在精密控制的驱动器专机上使用铝条而不是铜条,几乎没有哪个同行敢跟进。

    就这样,随着时间推移,川腾渐渐地靠着越来越深的护城河,先一步摘得更多行业的桃子。

    2011年3月,福岛突然发生9.0级大地震并引发核泄露。

    地震发生的第二天。

    葛进带着采购经理汤宁,急匆匆过来找倪长乐。

    葛进一进来就快速地说:“倪总,不得了了,福岛地震影响太大。

    去年第四季度开始,铝铜这些原材料价格就上涨了快30%,地震一来,不仅是日系的元件,就是欧美和国内的,都得涨价了。”

    材料涨价,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了,第四季度涨的飞快。像欧美的一些品牌,在1、2月份就已经上调了部分产品的出货价。

    倪长乐淡定地给葛进大瓷杯里加了点新茶叶,招呼他们坐下。

    “我看到新闻了,但现在还不好评估。现在只知道受影响的有东芝、富士通等等公司,涉及逻辑IC、模拟IC,PCB铜箔,PCB干膜光阻等等。”

    汤宁点点头:“是啊,虽然我们已经做到了集中决策分散采购,但这次只怕所有进口元件都得大幅涨价。”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