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64章 提灯客户
    <script>app2();</script>

    倪长乐思索一番,最终给提灯客户下了一个明确的定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国内新型工业化时间并不长,很多领域还落后于发达国家。提灯客户呢,主要就是指能够在技术、市场方面给予我们一定启发而又能够达成合作的客户。

    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扩大搜寻范围,甚至,一些系统集成商、从事二手机械交易的作坊,都能成为提灯客户。”

    盛年和吕春风、罗太康频频点头。

    吕春风:“当初我们进入注塑机领域,方大平的塑能制品厂,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提灯客户。后来,罗总第一次去联系的改机商,其实也是。”

    倪长乐:“不错。所以你们在看销售工程师和技术支持的报表时,一定要留意细节。”

    罗太康端起大瓷杯喝了口茶,笑着说:“其实伺服应用这块蛮多的,比如纺机的电子送经。

    以前有不少织机使用机械送经,通过杠杆、齿轮等机械部分来控制卷取和送经量。这样一来,不仅控制精度低,而且故障多、对物料消耗也大。

    如果改成电子送经,就可以实现准确稳定的经纱张力控制、找纬定位等。

    现在像剑杆织机等,基本都是采用日系台系伺服,这块就是有提灯客户,也很难一下子做开来。”

    他说的剑杆织机,是一种无梭型织机,棉、毛、丝、麻都能织,也适合混织,速度和效率较高,高档机一分钟可达800转。

    国内是世界最大的纺织机械产地,整个纺机行业工艺复杂、机械品种多,涉及化纤、纺纱、织造、染整等多个领域。

    仅仅一个纺纱环节,就包括了抓包机、开棉机、混棉机、清棉机、梳棉机、并条机、粗纱机、细纱机等多种机械。

    纺织机械的功率一般是0.75~37KW,小型机采用伺服控制已经是个趋势。

    倪长乐对纺织行业是了解的。

    全行业机械年销售超过700亿,进口和出口量同样巨大。

    而且整个行业企业性质复杂,既有大型国企,也有不少民营企业。其中年产值在5000万元以下的中小企业,超过八成。

    盛年接过话题:“现在川腾控制兵强马壮,小伺服、PLC加上硼程的电机,子弹又充足,难道还怕撬不开纺机这么大的市场?”

    伺服、PLC等产品现在都统一由川腾控制销售。罗太康因为业绩突出被提升为川腾控制总经理后,打进了不少新的应用领域。

    倪长乐对公司组织结构做过优化,现在川腾控制在矩阵式结构中,就像是独立的技术销售型子公司,并不承担研发任务。

    应用技术开发、产品研究等都放到了研发管理中心。而周朗也被擢升为研发副总监,带着原来的技术小组归口于伺服运动控制这块。

    盛年主管的市场部归口于营销管理中心,和罗太康的配合很密切,所以才会这么说。

    吕春风跟着就说:“纺机市场太乱了,我都有些头疼,各个办事处的销售工程师都不太愿意去跑。”

    罗太康挠挠头:“就是。不过我们小伺服的销售经理齐三明做过调研,对纺机市场有着浓烈的兴趣,就业务而言,咱们的小伺服和PLC在这块是慢慢增长的。

    哦对了,倪总您也看过他的报告,这块驱动器的年需求有20多亿,而且增长速度不低。”

    倪长乐点点头:“齐三明本来就是在国有纺机厂搞电气设备维护的,对各种机型应用技术及纺织生产流程很熟悉。”

    话音刚落,倪长乐脑海中忽地闪过一道灵光。

    如果把齐三明发展为提灯客户会怎么样?

    半晌,他问向罗太康:“齐三明最近有什么想法?比如说创业。”

    罗太康摇了摇头:“除了工作,我们私下交流不多,但他以前曾经说过,老家父母年事已高,想多回去看看。”

    倪长乐若有所思:“他是浙省人,那边也是纺机厂集中地,你把他叫回来,我和他当面聊聊。”

    半晌,罗太康一拍脑袋:“倪总,您这是要发展齐三明成为体系内提灯客户?”

    盛年和吕春风一听,也立即把目光投向倪长乐。

    尤其是吕春风,以前还动过念头想成立一家公司单干的。自从股改以后,就彻底没了那个心思。

    现在倪长乐如果要想这么做,齐三明会同意?

    要知道,现在川腾搭建的事业平台实在是太吸引人了。就连车间、维修、储运等基层员工离职率都很低。无论是工资、福利,还是奋斗团结的工作氛围,川腾都属于TOP1的那一类。

    在川腾,几乎每个人都有得到提拔的机会。

    比如在公司做了三年多的一位司机,初中毕业,最近就去做了销售工程师,而且业绩很不错。

    在内部美好社区上,这种鼓舞人心的事还有很多。

    于是,吕春风随口就问:“我记得齐三明也是通过川腾投资间接持股的,这么做,会不会其他人也有想法?”

    倪长乐笑了笑:“有些事,总得尝试一下。也许齐三明也有很丰富的想法,只是没有提出来而已呢。”

    罗太康端起大瓷杯喝了口茶:“好,他后天就出差回来了。”

    倪长乐没有说关于内部提灯客户的细节,罗太康、盛年和吕春风也不好再问。毕竟他们仨都不是搞技术的。这种事,也就熟悉应用技术和行业的同事才有机会。

    当齐三明回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和倪长乐深度交流了一次。

    齐三明是独子,父母都将近七十,退休后在老家淳安小县城也没有亲戚照顾。

    当倪长乐把内部提灯客户的想法说出来后,齐三明立即兴奋地同意了。

    “感谢倪总您的支持和关照,但是我对运营这类事一窍不通,公司控股比例、财务这块,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齐三明最后说:“而且我刚刚凑钱买了股份,要出资一时还拿不出来那么多。”

    倪长乐想了想后说:“你是个孝子,而且在公司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这样,公司先出资,控股70%,其它事,边走边看。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把你的潜能彻底发挥出来,迅速抢占纺机市场。像圆织机这种已经是低利润的,总部这边不做,你可以去做。

    孟总会派应用工程师配合你,软件参数、硬件选型都要简化和节约,这样低端机型也能有点竞争力。

    另外,你在当地招聘一位会计,回头来公司参加相关财务培训就好。”

    齐三明眼眶湿润,站起身朝倪长乐毕恭毕敬鞠了一躬:“倪总之恩,齐三明没齿难忘!”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