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70章 编码器标的公司
    <script>app2();</script>

    编码器本质上是特殊的精密传感器,用于检测机械运动的速度、角度、位置及距离、计数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增量式和绝对值式是用得较多的一个分类(以刻度及脉冲信号输出形式分)。

    除此以外,按检测原理可以分为光学式、磁式、感应式等。

    按测量方式可以分成直线型(光栅尺、磁栅尺)和旋转型。

    得益于OEM机械制造的迅速发展,编码器在国内增长很快,行业销售额超过15亿元,主要应用在机床、电梯、纺机、印刷包装等等需要高精度驱动控制的领域。

    像医疗器械、混动汽车、轨道交通等领域也有应用,但量不大。

    在国内的工业领域,大部分应用的都是增量式编码器,精度相对不高但价格低(绝对值编码器价格是增量式的4倍左右)。

    在品牌上,欧美日韩系的编码器占据了接近80%市场份额。仅海德汉、多摩川和内密控三家进口品牌就占据了超过30%的份额。

    国内有影响力的几个编码器厂家,几乎都集中在春城。

    这是有原因的。

    春城光机所当年是中科院系统中规模最大的研究所,集中了大量的光、机、电、软等领域的高级人才。

    国产品牌中最大的编码器厂家YH,就是由春城一光整合而来。

    当时YH购买了日系、米国的专利,在振兴东北和军工航天等领域都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其光栅尺编码器年产能达到百万只(直到数年后的今天,其在军工领域依然有着很强的地位)。

    但是正如倪长乐之前和孟平聊过的,这种专利其实是属于低端技术,YH销售额并不高。产品毛利大概在20%左右。

    YH在2011年全年的销售额大概在七八千万元,这就是所谓的国内最强最大龙头了。

    而川腾前阵子整合的南江电梯,正是YH的下游客户之一,销售最好的年份曾采购其50万元左右的编码器。

    倪长乐让盛年把春城所有的编码器公司研究了一遍,最终确定了五家标的公司,然后就把孟平、周朗等人叫到了会议室。

    倪长乐一边放投影一边说:“大家看看,这五家编码器标的公司,哪个适合咱们并购?”

    孟平推了推金边镜框,笑着说:“嗨,这五家都说自己的ASIC芯片是德国或米国的,编码器极限工作温度从—40℃到120℃,简直就一个模子啊。”

    周朗跟着笑道:“这个叫明辉的编码器我以前用过,怎么说呢,相位阵技术在国外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到了咱们国内就成了高端代名词了。

    依我看,这五家都一样,看缘分收购一家就好。要说业内影响力,一个都比不上YH。”

    相位阵ASIC芯片有多层电路,集成虚拟定光栅、实时阵列运算电路、积分放大器、相位稳定电路等,能简化编码器电路处理程序。

    倪长乐是知道的,实际上欧美的一些厂可以提供定制化芯片封装,把编码器弄成自主品牌。

    林青松点点头:“接手南江电梯那边部分开发工作后,这五家的业务或代理都去推销过编码器,说法也都差不多。

    反正绝对值的,大部分还得采购海德汉、多摩川等和咱们配套。这五家就看规模和应用领域吧。”

    倪长乐:“嗯,我知道,很多细节还得面谈。就看看大家以前用他们编码器的时候,是否有什么特别印象,比如故障率、稳定性等。”

    实际上,倪长乐和郝力聊过后,对超募资金还有些没底。

    这五家都是1500万元左右年销售额,能到这个规模,就说明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技术和客户。

    要收购这种公司,就得有足够的准备和了解。

    如果像源川股份那样到处急着收购,最终的结果就是没法和主营业务融合。那就等于把钱花出去了,却买回来没多大用的资产,溢价产生的高商誉到时候对财务数据影响也很大。

    起重研发经理胡明宝接过话题:“有三家我以前用过,都差不多吧。我觉得这种标的公司收购过来后,要在后期加强整合力度。

    我同意周总说的,看缘分。

    这缘分主要就是看其技术总工有没有咱们川腾工程师这种激情和理想、抱负。”

    孟平端起自己的大瓷杯喝了口茶,笑着说:“不如再问问硼程莫总的意思。电机厂向来都是编码器的重点客户,他用的多,选型经验不比咱们差。”

    倪长乐一拍后脑勺:“对呀,我竟然漏掉了莫总,都怪他来去匆匆,提前搞定挤出机直驱电机后这么快就跑回去了。”

    于是立马掏出手机给莫剑打了个电话。

    莫剑在电话里说了一下他的意见:“那个叫春控的,这两年在电机厂口碑不错,还卖了一些低端编码器给三菱等日系合资电梯厂。

    其实这五家的创始人都是原春城光机所出来的工程师。苗总和我对他们都熟悉。”

    倪长乐:“好,到时候我们一起去趟春城吧。”

    莫剑:“没问题,倪董。”

    倪长乐看了看日期,将去春城的时间放在了IPO之后。到时候有莫剑和郝力陪着,收购肯定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一场短暂的讨论就这么结束了。

    周朗、林青松等人略略有些兴奋,一旦有了编码器全资子公司,就意味着公司的护城河又加深加宽了些。纵然,往高端编码器发展还有段路要走。

    搞开发的人,最怕的就是系统出问题却又不知道是系统哪一块出问题。

    一个复杂的自动化控制系统中,传动、驱动、控制、总线等都有可能出错。对系统了解得越深越全面,将来的技术攻关和定制化,就越会远远走在同行前面。

    编码器,毫无疑问是精密控制方面连接传动、驱动的关键环节。

    倪长乐心中略定,就和凌宝约了个时间,去了常氏机床厂。

    其实,各种机床尤其是数控车床、数控铣床、重型机床等对编码器的需求量也是不小的。

    倪长乐还没到常氏机床厂,凌宝早就已经泡好极品大红袍等着了。

    “乐哥,这么长时间,你可是第一次过来啊。”凌宝给他倒了杯茶,笑着说。

    “嗯,先不喝茶了,走,去看看机床和加工中心。”

    倪长乐环顾了一下凌宝这60平米左右的办公室,里面除了书柜、沙发、茶几、盆栽等,空荡荡的。买回来研究的那些机器人应该在车间里。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