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77章 收购春控编码器
    <script>app2();</script>

    实际上,川腾技术比源川股份的超募资金多出了一倍,是有原因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路演和询价的时候,倪长乐和孟平亲自讲解,那些机构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因为数据和行业摆在那呢。不出意料,今年的中报,川腾技术销售额就会超过源川股份。

    是什么原因让川腾技术后来居上的?

    倪长乐把川腾技术与众不同的护城河略略讲述了一遍,这些机构代表的眼睛立马就亮了。

    在国内所有的上市公司中,除了茅台,能有几个去从护城河角度考虑运营的?

    一些央企国企上市公司自带光环和护城河,那也就罢了。可川腾技术只是一个区区民营企业,这护城河如此深广,将来前途必然不可限量。

    所以,川腾技术通过IPO一事,在社会各界中就造成了一个国内“西门子”的品牌形象。

    在这种情况下,超募是必然的。只是倪长乐和孟平、郝力等人都没想到,居然会超募这么多而已。

    这么一来,川腾无须做广告,企业形象却深得人心。

    郝力想了想问:“川齐工控那剩余的30%股权要不要收回来?”

    倪长乐摇了摇头:“不用,如果收回来,就等于给齐三明一笔钱,那样失去了啃纺机市场这块硬骨头的意义。毕竟他是内部出去的,也不适合像塑通这么操作。”

    郝力又问:“什么时候出发去春城?”

    倪长乐:“后天,我让董灿给莫剑也订了机票,他从吴中直接出发,我们在春城碰头就好。

    回来后,我们再一起去下南江电梯和硼程电机,把剩余的股权收回来。”

    第三天,倪长乐就带着郝力从宝安机场直飞春城龙嘉机场。

    莫剑早一步就约好了春控编码器的总经理匡重明。

    三人晚上在下榻酒店中,细细分析了一下春控的特点及匡重明本人的性格等等,为收购做了点小小铺垫。

    春控靠近吉大,是个千禧年前成立的老厂,编码器的芯片是外购自米国。和春城YH等大大小小的编码器同行对比,其实都是一个封装、测试厂。

    这和IGBT、DSP等核心元件有点相似,大家都是披个自主研发的马甲而已。

    纵然是披着马甲的编码器公司,倪长乐和孟平他们也都觉得收购一家公司是必需的。

    莫剑一边取出自带的毛峰给倪长乐和郝力的旅行水杯里加了点,一边说:

    “倪董,春控的规模虽然比不上YH,但系列齐全。

    实轴、空心轴、无轴的,加上各种开关、制动器、限速器等,还有机床、电梯、钢厂专用的,规格近千。

    其工程师在不少行业的选型和应用经验也很丰富。这对咱们的整体解决方案可是有很大帮助。”

    倪长乐点点头:“所以我们这次志在必得。孟总他们都知道,现在某些超级精密的应用上,只能用海德汉这种进口品牌的。

    比如海德汉的高精旋变,测量步距可达0.000005°,大概相当于一转有53600万个位置,这种编码器咱国内任何一家都做不出来。

    我们慢慢来,先增强行业应用技术沉淀,并扩大细分领域。

    国产芯片不突破,编码器肯定也突破不了。这是没法子的事。”

    莫剑轻嗯一声:“据说春城光机所一直在研发高精度衍射光栅刻划机,也许将来能有自己的光芯片。”

    倪长乐不禁摇了摇头:“那就不知道要猴年马月了。从咱们的现状来说,上游核心技术是否突破影响的是整体解决方案的成本。

    以前进口驱动器贵是因为没有国产的用,现在国产的多了,像V/F控制这种低精度场合的成本就首先降了下来。

    我有种感觉,这种从低到高的进口替代过程,会加快上游核心技术突破。”

    郝力接过话题:“受大家影响,我也关注了一些高精尖领域,比如天文望远镜、氢弹等领域,都要用到大光栅技术。

    从国家战略来说,上游我们不用担心。正如倪董所说,咱们主要面向下游工业,有得用就行,不管是进口的还是国产的。

    把春控编码器收购过来,能加强我们的系统技术沉淀,降低整体解决方案成本,这已经是为新型工业化做了极大的贡献了。”

    倪长乐和莫剑微微点头。

    三人说说笑笑,从技术到市场、从国家战略到企业运营等等,最后又聊了些关于收购春控的细节,一直到很晚才睡。

    次日上午10点,春控编码器的会议室中。

    刚过35岁的匡重明穿着一套黑色西服,打着红色领带,旁边坐着春控的财务经理谭青。会议桌的另一边端坐着倪长乐、郝力和莫剑。

    在这之前,他已经带着倪长乐三人参观了车间装配和测试。

    匡重明:“之前我们一直通过电机厂推广编码器,编码器直接安装在电机轴上,后来有些应用领域需要在机械端加装第二编码器,以实现全闭环控制。

    所以我们最近几年开始拓宽销售渠道,和一部分机械用户直接合作,这样能节约服务时间。

    只是现在国产编码器竞争激烈,售价上不来,所以公司的财务数据不是太好。

    不知道倪董您这边对收购后的运营,有什么具体计划呢?”

    匡重明本身就是春城光机所出来的工程师,擅长技术但不擅长业务,在莫剑第一次联系时,就一直心存疑问,但莫剑却语焉不详。

    如今当面谈合作细节,他自然是要问个清晰了。

    倪长乐正在翻看谭青递过来的财务报表,当即抬起头笑着说:“川腾的办事处遍布全国,用到编码器的工业领域,我们都可以快速切入。

    单纯用编码器去打市场,利润当然低而且竞争激烈了。

    如果作为整体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利润就可以适度提高。

    另外,产品开发、基础技术研究等相关环节整合在一起,将加强我们对行业技术的理解。甚至,我们可以逐步开始对上游光芯片领域的基础研究。

    万丈高楼平地起,整合的第一步,就是重新打根基,互通有无。

    至于员工安置等细节,我们想听听匡总的意见先。”

    春控只有两位股东,另一名股东是匡重明的大舅子。对于收购这事,两人都不反对,反而有些高兴。

    因为春控的销售额虽然刚过1500万,但一年下来纯利只有100万不到,连续三年几乎没增长。这钱挣的还是蛮辛苦的。

    倪长乐开出的意向收购价格是3000万元,已经超过了匡重明的预计。

    匡重明略一思索后说:“技术、生产装配人员都保留下来,能涨薪他们也不会离开。至于其他人员,因为收购而离开的就按工龄给予一定补偿吧。

    不瞒三位,整体运营我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能在公司担任技术顾问就好。”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