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84章 机构扎堆调研
    <script>app2();</script>

    其实,市面上好的财经小说可不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就以国内最大的网文平台起点中文网来说,上面都市类小说很多,但大多是重生+穿越+无脑爽文,几乎都是一些卢瑟的YY之作,没有什么启发价值。

    所以甘亮第二天直接去了深市书城,买了一堆财经杂志、书城在显眼位置推广的最新财经出版小说,甚至《组织行为学》这种大部头都买了几本。

    有美琳的帮助,他的选择就轻松多了,一些实务操作的工具书也买了些。

    做老板的一定要懂财务、懂经济……这是倪长乐吃饭时经常说的。

    反正多读书,总是没错。

    ……

    周五,九家机构一起过来调研川腾技术。

    这九家包括了四大行下面的JSCC、HTF、HBXY等多家基金。有六家在前十大流通股名单上,持股数量从10W+到60W+不等。

    来的,都是基金经理或研究员。

    倪长乐和孟平、周朗等六位董事一起在会议室中接待。

    JSCC的研究员首先提问:“川腾技术披露的电梯物联网系统及相关产品,具体有什么功能?有利润前景吗?这种产品在国内有竞争对手吗?”

    林青松笑着解释:“就是电梯运行情况的远程监控系统。包括服务器里的软件、数据采集、终端软硬件等,发展前景较好。

    国内做电梯驱动控制系统的同行,大概有四五家吧,都在这块有所关注和研发,总体销售额暂时并不大。”

    HTF的基金经理问:“听说川腾技术和源川股份在争夺国内最大的振亚港机,具体进展如何?我去过源川,黄董说振亚和源川一直有稳定合作,他们的对外宣传资料上也是这么描述的。

    振亚港机这种客户,在公司的客户体系中,大概相当于什么级别?”

    倪长乐亲自回答:“我们的驱动器满足振亚港机要求,有少量销售。

    从采购习惯上讲,振亚目前主要用的还是进口品牌。

    振亚只是公司众多EU潜在大客户之一,我们不会放弃这种客户。至于源川和振亚的所谓稳定合作,我们不好置评。”

    HBXY的基金经理问:“现在光伏逆变器市场这么火爆,公司为什么不切入?或者说,公司有没有进行相关技术储备?”

    倪长乐:“光伏逆变器的应用比驱动器要简单,公司有相关技术储备,但如果要切入,按IPD集成产品开发模式,必须有足够的项目需求支撑。

    目前项目需求不是很迫切,只有个别客户希望我们按其提供的技术规范来定制,比如100KW和250KW电站型光伏逆变器,已经在中试过程。

    这种简单的定制化业务,我们不会拒绝,但也不会大规模切入。

    换句话说,就是有订单了才会去生产。

    在新能源领域,我们重点关注的不是光伏,而是新能车。”

    HBXY的基金经理跟着追问:“但是光伏市场确实够大,比如庐州最大的光伏逆变器厂家阳光,今年预计销售收入会超过10亿元,倪董难道就不动心嘛?

    哦对了,还有组串式的小型逆变器,就在石岩也有家叫GRT的,听说发展势头也不错。”

    倪长乐摇了摇头:“我说过,有利润、足够简单的定制化订单我们会接,但不会去主动推广。

    光伏市场和我们的业务几乎没有重合点。至于政策,我不想过多置评。

    另外,国内赚钱的行业很多,我们不可能都要去做。这种诱惑,我们还经受得住。”

    在旁边不远的石岩工业区,GRT这家公司才成立两年,噱头还是可以的,因为其创始人丁海云是来自台系山特。而山特系人才,乃是国内光伏逆变器的中坚。

    台系山特,其母公司飞瑞被米国伊顿收购后,光伏研发并不受重视从而解散,有不少人才出来创业。

    GRT和庐州阳光的产品路线不同,但倪长乐只是保持了关注。

    比如庐州阳光是去年在创业板上市的,这家公司的背景,是川腾没法对比的。其核心团队几乎都带有事业单位背景,在集中式电站型逆变器方面容易拿到政府的大额订单。

    至于GRT,虽然势头还行,但要想大获成功,这路就长了。

    因为做组串式小型逆变器的,国内还有好几家,但业绩也就那么回事。这玩意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强的技术门槛和护城河,市场比较乱。

    HTF的基金经理点点头,问:“公司的产学研项目,也就是新能车驱动控制,在技术上和国内国外同行比,有什么优势?

    根据我们的了解,上海D驱和上海精动,这两家销售额去年都过亿了。公司在这块销售额有多少?”

    孟平接过话题:“到目前为止,新能车电机驱动控制器销售额刚好超过1000万元,还在发力过程中。

    至于优势,我们擅长的是后来居上,在核心技术攻关方面,速度较快。”

    对于这个问题,孟平也只能这么回答。

    因为新能车的市场和别的行业不同。

    就在六月份,国家刚刚发布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其中提出“总体上看,我国新能源汽车整车和部分核心零部件关键技术尚未突破,产品成本高,社会配套体系不完善,产业化和市场化发展受到制约……节能型小排量汽车市场占有率偏低。”

    事实确实如此。

    比如,规划的市场目标之一就是到2015年,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累计产销量力争达到50万辆。

    到2020年,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生产能力达200万辆、累计产销量超过500万辆,燃料电池汽车、车用氢能源产业与国际同步发展。

    而今年,中汽协预计新能车销量还不到2万辆。

    在这种情况下,技术储备和技术攻关才是最重要的事。一旦市场爆发开来,就可以顺势切得行业最大最好的那一块蛋糕。

    九家机构后面的问题也大多集中在起重、电梯、纺织等重要应用行业,所问的问题虽然有些刁难,但在倪长乐六位董事面前,都算不了什么。

    旁听的韩青竹和董灿一边记录,一边心中感佩。

    很多问题,哪怕就是盛年,都未必能回答得如此完善。因为涉及的技术细节和行业实在太多了。

    这些基金经理和研究员是到处调研,知识面可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