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86章 决策人之间谈生意
    <script>app2();</script>

    第二天上午10点,山开股份CEO陈坚准时到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陈坚刚刚40出头,穿着一身休闲装,整个人都透露出浙省人的精明、干练。在参观完川腾后,就在倪长乐办公室喝起了功夫茶。

    这次是孟平动手泡茶。其实浙省人多喝龙井,孟平为了让他体验一下,就特地用凤凰单丛来招待。

    不多久,金黄明亮的茶汤就好了,浓浓的茶香使得陈坚喉咙滚了滚。

    孟平笑着说:“陈总,请喝茶。”

    陈坚端起小瓷杯一饮而尽,由衷赞叹:“孟总这沏茶水平堪称一绝,看得出来,川腾的驱动器就和茶一样,有真功夫在里面呀。”

    孟平给他添加了一杯,笑了笑:“陈总过奖,您这次来是?”

    陈坚:“不瞒倪董和孟总,我们和红环是正面竞争对手,几乎是同时开发出了螺杆机。这两年,国产品牌就我们两家拼的厉害。

    现在红环用了川腾的驱动器、电机和专用控制卡、液晶操控器,在部分市场应用得非常好。

    川腾浙省办事处的员工来过山开几次,碰巧我都不在,所以下面的人只是试用,但我觉得咱们可以深度战略合作,所以就过来看看喽。”

    倪长乐端起小瓷杯喝了口茶,笑道:“压缩机是川腾的一个重要应用领域,不知道陈总所提的深度战略合作,包括哪些?”

    倪长乐早就看过浙省办事处员工的汇报,知道并不是陈坚不在,而是避而不见。

    现在川腾上市了,加上红环势头汹涌,山开要想保持龙头地位,就不得不重视驱动控制和电机这块的选型。

    因为山开原来的驱动器主要采购自浙省一家叫普利的公司,而电机则是采购自靖江,控制器却又是深市另一家供应商。

    从某种意义上说,虽然山开能自己做螺杆机头,但仍摆脱不了装配厂的影子。

    陈坚迫切想要改变这种状态,对红环的竞争机型研究后发现,在相同排气压力下其比功率竟然小于山开的。

    比功率是压缩机的关键技术指标,越小就意味着节能效果更好。

    而能源消耗通常占压缩机生命周期成本的80%以上,这就意味着红环已经超前了一大步。

    陈坚和研发人员发现,主要就是川腾的驱动器和电机、控制器系统起到了关键作用。

    听到倪长乐问,陈坚笑着说:“驱动器、PLC、液晶操控器、电机,我们以后全部向川腾采购,这是其一。

    其二,联合开发并优化永磁同步压缩机。同步机型比异步机型节能率更高,庐州通用机械研究院的数据是提升15%到30%左右。普利被丹佛斯收购后,在这块技术配合力度不强,我们不想再用了。

    其三,定制化,所有采购的组件,都打上山开的LOGO。

    至于交付周期、结款等细节,就让下面的职能部门去跟进吧。相信我们两家一定能够互惠互利。

    哦对了,时机适当的时候,我们投资部可能会从二级市场购入川腾技术股份。”

    倪长乐略一思索后说:“驱动、传动、控制方面涉及到知识产权的,电气部分,归于川腾。机械部分的,归于山开。

    另外,定制化没问题,但我们需要签署保密协议,不向任何第三方透露合作细节。

    至于交叉持股,我们都交给投资部去决策吧。”

    陈坚笑道:“好,倪董真是爽快!”

    其实在国内,决策人之间谈生意,是最容易的。

    再加上川腾、山开彼此间并不陌生,这种战略合作当然毫无阻滞。不过像交叉持股这事,不是说着玩的,需要经过严谨的投资分析,刚才两人就是句虚言。

    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价格协商,三人一边品茶,一边把大方向敲定下来。

    真正的议价权依然捏在倪长乐手里。

    长久以来,川腾的产品价格一直贴着安川等进口品牌,甚至部分机型还高于进口品牌,这已经在市场上深入人心。

    即使是直供山开,倪长乐也没有让步多少。

    异步机驱动控制的全套价格,陈坚早就有了。至于同步机,倪长乐承诺后面不会高于红环。

    这样陈坚也就彻底放心下来。

    陈坚并没有留下来共进午餐,而是又搭乘下午的航班匆匆飞回了衢市。倪长乐执意要亲自送他去机场,他也没拒绝。

    倪长乐回到办公室后又默默思索了许久。

    和山开达成战略合作有点意思。从商战角度说,正面撬开任何一个细分行业的龙头,难度都是很高的。

    但在侧翼和提灯客户红环合作,威胁到了山开的龙头地位,所以陈坚不得不亲自来考察和洽谈。

    这种侧翼进攻方法,值得大力推广……

    倪长乐立即发了封邮件知会吕春风以及各行业拓展部及EU拓展部的负责人,内容大概就是,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有些客户搞不定,就去搞定他们最头疼的竞争对手。

    当吕春风等人看到邮件内容的时候,都暗暗松了口气。因为邮件末尾,倪长乐强调,只要能约到重点客户的实控人,他可以亲自去谈业务。

    董事长亲自跑业务?

    所有人都有点小兴奋。倪长乐在上市前已经很久没有亲自跑客户了,现在有他出马,一些客户也许就没那么难搞定了。

    随着川腾在压缩机行业的深耕细作,其它国产品牌都有点坐不住了。

    比如七方,一直在拆解分析川腾的专机。其总经理于军本身就是研发总监,很快就做了两款跟随性的驱动器、控制器,一款是异步驱动专机,一款是同步驱动专机。

    但是在电机及编码器方面,于军却只能外购,适配性大打折扣。

    适配性选型,对于研发来说可是件大事,影响到成本及稳定性、可靠性。

    实际上,大部分同行的驱动器都能用于压缩机,类似问题都会碰到,但很少去优化和提升。因为应用行业太多了,这些同行一般都会选择应用不难、销售公关难度不高的领域。

    久而久之,就只有一些很小的组装厂可能会使用七方等同行的驱动方案。

    源川股份的谭渊,最初也分析过川腾的压缩机专机方案,想要跟进,但后来还是无奈地放弃了。原因和七方一样,没有足够的资源支撑。

    这些同行一旦和川腾正面竞争,往往就会有种陷入泥沼的感觉。

    山开在采用川腾驱动控制方案一段时间后,龙头效应凸显,就连一些年产几百台压缩机的厂,都开始转向采购川腾的非定制化产品。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