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89章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script>app2();</script>

    倪长乐对国内乃至全球新能车的发展保持着足够的敏锐度,这块市场一旦爆发,无论是利润钱景,还是技术前景,都是非常可观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汽车是现代工业制造和科技的集大成者,在汽车驱动控制应用上站稳脚跟,就等于和整个工业最新科技保持了同步。

    川腾并不是新能车驱动控制的先行者。

    在这方面,国内的上海D驱、精动、南车、拾光等四五家公司走在前面,进口品牌就是西门子、伊顿有少量应用。

    随着川腾和蓝华、源川股份、麦米电气等开始切入这块市场,倪长乐敏锐地感觉到,新能车市场将因为电气驱动厂家的介入,获得更快的推进。

    后来居上是川腾的优势。

    所以倪长乐对这次技术交流推广会给予了足够的重视。除了静心准备礼品,在邀约上也是下足了功夫。

    展览会提供的会议室只有一个门可以进出,所以EU拓展部的员工包括赵茜都在那里守着,检查邀请函、登记、发放礼品。

    而新能车行业拓展部的三名员工在经理阮明远的带领下,在技术交流推广会开始前负责向各大车厂的人解惑。因为新能车驱动控制的宣传资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得懂,上面有各种新的规格及技术术语。

    倪长乐本人并没有出席推广会,而是在附近的酒店中接待有合作意向的老板级别客户。

    推广会现场。

    孟平讲解完毕后,是中途10分钟休息和交流时间。他快步走到阮明远身边,低声说:

    “你看那边,有个穿黑色套裙的女的,一直在用手机拍视频,好像在向别人同步播放推广会现场情况,去查查看。”

    阮明远心中一惊,只见那女的年龄约莫在二十五六,似乎是瞥见有人注意,她和旁边一人低语几句,立即起身就欲向门外走去。

    阮明远带着两个员工赶紧把她拦截住。

    “请把您的身份证和邀请函拿出来看看。”阮明远沉声问。

    “我是凯安汽车厂的,跟我们经理来的,邀请函在他那里。”女子眼眸中闪过一丝慌张,把身份证取了出来,“这是我的身份证。”

    阮明远接过身份证一看,默念了一下名字:马晓蓉。地址显示是皖省庐州人。

    “请在这里稍等。”

    阮明远朝两个员工打了个眼色,让他们留住马晓蓉,然后迅速走到凯安汽车厂的与会代表肖经理位置。

    “肖经理,马晓蓉不是你们厂家的吧?”阮明远一到肖经理旁边就盯着他的眼睛问。

    “噢,她原本是深市蓝华的员工,上个月对接我们厂的部分服务工作,现在想要回庐州发展,已经辞职了,前几天刚来我们这实习。”

    肖经理有些困惑:“怎么了?”

    “我看她未必是真辞职了。”阮明远摇了摇头,低声说:“对不住了,这事我得汇报给孟总。”

    阮明远说完,不顾一脸懵逼的肖经理,径直走到孟平旁边略略说了几句。

    孟平立即反应过来:“暂停后面两场技术讲解,立即报警。”

    很快,阮明远亲自报警,当两个民警过来的时候,马晓蓉的眼眸深处更加有点紧张。但她现在已经被控制住,想离开也离开不了。

    会议室中,孟平用话筒向与会厂家代表简要说了一下,并未引起多大骚动。

    民警根据阮明远的描述,认真检查了马晓蓉的手机,结果发现WX视频的另一端是一个叫深蓝的ID,但并没有更多聊天记录。

    马晓蓉一口咬定那是她的前同事兼闺蜜,这只是兴趣爱好。

    民警当场让马晓蓉再次视频,果然,另一端是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

    民警把阮明远叫到一边说:“你们应该弄错了,我们的警力有限,希望你们以后报警慎重些。”

    阮明远忙不迭地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下次不会了。”

    马晓蓉故意忿忿地说:“你们川腾技术真是会搞事,这后面的讲解我就不听了。”

    然后和肖经理打了个招呼,就和民警一起出了会议室。

    孟平悄悄拍了马晓蓉的相片,在第二场开始之前,让阮明远带人把所有代表的手机暂时代为保管。

    这些汽车厂家的代表倒是配合,也没有人有什么异议。毕竟,那PPT和讲解内容,涉及川腾技术在新能车驱动控制方面的很多新颖设计。

    这事并没有就此了结。

    展会过后数日,孟平把马晓蓉的相片发给了在蓝华的前同事查证。果然,马晓蓉又回去上班了,而且是在蓝华的市场部。

    这一天,倪长乐的办公室中。

    倪长乐吩咐所有拓展部的经理:“以后在所有的技术交流推广会上,都必须收掉手机和录音笔等工具。”

    阮明远点点头:“难怪蓝华最近在新能车驱动方面,跟我们跟得很紧,我估计他们已经通过汽车厂弄到了我们的全部机型。”

    川腾控制总经理罗太康端起大瓷杯喝了口茶:“PLC和伺服这块的推广会,以前肯定也有混进去的同行,香洲控运、金陵艾登先后被我们赶超,肯定是不服气的。”

    金陵艾登,前两年是国产伺服龙头,年销售额超过2亿,去年已经被川腾技术反超。

    香洲控运,是一家成立于98年的公司,但在电气驱动市场各大国产厂家激烈角逐的现在,已经是过气的龙头,人才几乎被挖了个精光,死气沉沉。

    国内伺服市场靠前的西门子、三菱、安川、松下、发那科、Delta等品牌有的在某一行业占据绝对优势,但没有一家能吃下所有市场的。

    只要是国产品牌大举介入的领域,窃取商业秘密的事,那是个常态。

    相对而言,进口品牌的焦点在于市场端争夺客户,而不是在产品开发方面搞这么多小动作。

    这几乎是大部分领域,国产品牌和进口品牌的一个重要差别。缺乏职业道德和契约精神,是前者的普遍现象。

    从竞争意义上说,为了吃饭和生存,谁会去管那些?所谓的市场换技术,不就是鼓励企业自由拼杀么?闯出来,你就是一条龙;闯不出来,你就是一条虫。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倪长乐有种预感,随着财报的披露,国产同行的狂暴风雨,正在向川腾技术席卷而来。

    当会议解散的时候,他把赵茜叫了过来。

    “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商量。”倪长乐开门见山地说:“蓝华在不顾一切弄我们新能车驱动控制的技术信息,你有什么想法没?”

    “倪大董事长,你是不是想让我混进蓝华研发中心?”赵茜直截了当地问。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