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要逆风飞扬 > 章节目录 第90章 被迫反击,市场换技术的真相
    <script>app2();</script>

    倪长乐摇了摇头:“不完全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我想弄到蓝华市场部和研发中心窃取川腾商业机密的证据,一旦实锤,就起诉蓝华。

    在技术方面,我们比蓝华切入得早,他们的新能车驱动控制器在结构方面和我们非常相近,但是算法略有不同,稳定性和可靠性的验证做得还不够深入。

    杜力文和孟总曾经是微华集团的同事,后来研发副总赵仲加入蓝华,推出新品的速度快了不少。

    相对来说,蓝华比源川股份对我们的威胁更大。源川股份的新能车控制器搞了这么久,订单都还不到1000万元。

    你来川腾这么久,一直呆在EU拓展部,那上面有正副经理管着,加上部门内都是能啃硬骨头的高手,出头太难。

    如果你能有办法搞定蓝华这事,我就不用避嫌,怕别人说用人唯亲。市场部现在盛年一个人扛不过来,得有个得力的人去帮忙。

    还有,第一期的期权激励,我们几个董事正在商量。我希望你能藉此得到质的提升。”

    赵茜默默想了会后说:“这事我得和老公商量一下,他一直在高达UPS感觉也到头了,不如拼一下。”

    赵茜当日在推广会现场,知道马晓蓉肯定就是蓝华派来获取川腾技术的新能车控制最新技术,对于倪长乐混进蓝华的想法并不排斥。

    无论是深市还是国内,微华集团和中星的商业大战早就为社会所熟知。

    再如工程机械行业,湘省那两家龙头,SY和ZL,也是斗得精彩。ZL还是国企,手段比一般民企还狠。

    商场如战场。

    这几年,国内很多企业在陷入经营困境时,总是会羡慕日系企业学习华国传统兵法精粹进而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于是纷纷效仿。

    现在和川腾合作的调查公司,一个是深市的千寻,另一个是上次杨丽找的外省公司绿叶。

    倪长乐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不依赖这两家调查公司。

    反正深市同行之间人员流动频繁,他信得过赵茜。赵茜心智成熟、社会阅历也丰富,如果派个嘴上没毛的新人去收集证据,反而不一定有效果。

    赵茜跟着笑道:“想不到,你这位大董事长,也被逼用这招去收集证据。说出去,只怕被人笑话呀。”

    倪长乐:“笑话什么?通读国内改开到现在的文献,三十多年的发展,也即在我们这一代人成长的过程中,其实就是一句话,市场换技术。

    市场怎么换技术?没有人会告诉你怎么换!

    咱们国内几所高校中电气自动化的几位老教授,你也知道,他们在80年代去了RB学习,可那时候学到的东西,现在一个普通的大专生就能掌握。

    以前什么东西都要买进口品牌的,那些国内的合资厂、外资独资厂,很多技术藏着掖着,就怕我们内企动了他们的奶酪。

    小到消费品,大到国防军工,莫不如是。

    世界经济就像一个梯队,欧美日韩台,形成了一个阶梯。我们很多工业领域连台系都不如。

    UPS、驱动器、通信电源等等,相关核心技术本来在国内几乎空白,从哪来的?不是市场换来的,是跑在前面的这些企业通过反向工程或者特殊手段弄来的。

    下游大部分机械行业也差不多,自主研发一般都是马甲。当然,规模上来后,这马甲也就变成真的了。

    实际上日韩台也是一样,他们和欧美走得近,所以跑得快一些,但我估计要不了多久,大陆就会反超他们。

    就咱们驱动器来说,国内同行尤其是深市的,彼此都熟悉,使出来的招数也都差不多,只要不被抓住把柄从而被起诉,那就没啥事。

    这就是各行各业市场换技术的真相!

    哦对了,你是蓉城人,当年灵佳起诉蓝森的事,应该有所耳闻吧?”

    赵茜微微点头:“嗯,当年做饲料的突然去做驱动器,我还有点不解,现在知道了,压根就是蓝森不仅挖了灵佳的人,产品上应该也抄袭了不少。

    但是02年年底法院终审判决,驳回灵佳上诉请求,而且也没有采信清华李教授的意见,这就说明国内在驱动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太薄弱了。

    当年我向两家都投递了简历,现在想想,还是在深市好,幸亏没去这两家上班。看上去他们都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活力。”

    倪长乐微叹一声:“当年跨国公司E起诉咱们深市三家同行,公司差点就倒闭了。那会儿我压力很大,最后还是借钱发了工资。

    其实很多专利和软著都无法作为起诉的证据,因为太多公知技术了。

    所以微华集团就拼命从专利数量上来弥补缺陷,即使如此,当年也差点被米国S公司起诉从而倒闭了。现在他们的专利据说已经超过了4万件。

    我们现在专利和软著数量已经超过了500件,但这远远不够。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护城河还差得远了。

    所谓量变引起质变。我们在这方面学习微华集团,从长远来看,是对的。”

    赵茜想了想后说:“既然这样,恐怕我们即使进入蓝华,也难以弄到有利的证据呀。”

    倪长乐:“总得有所动作,好过于盲人摸象吧。这样吧,你和你先生沟通一下,我们可以一起吃个饭当面聊聊。”

    赵茜笑着说:“不如就明天中午吧。”

    倪长乐点头:“好!”

    第二天中午。

    龙华一家川菜馆的包厢中。

    赵茜和她的老公路曼青,倪长乐,三人一起商议了许久。

    决定就是路曼青和赵茜同时辞职,发简历给蓝华研发中心及HR部门。为了防止蓝华的职业背景调查,两人所留电话都是原高达UPS关系较好的同事。

    赵茜相信,即使当面,马晓蓉应该都是认不出来她的。

    倪长乐最后给了两人一个承诺,在蓝华工作的这段时间,照拿川腾的工资,由他个人垫付。一年后,无论是否在蓝华弄到证据,都撤回川腾。

    而回到川腾的岗位,赵茜是市场部副总监,路曼青是新能车客服中心副总监。薪酬待遇是远远高过在高达UPS的。

    路曼青并没有看不起倪长乐的手段,反而很佩服。

    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中,尤其是深市,同行裂变是常见的。往往一个厂家的销售负责人或技术骨干离开,就会带走一大批人和客户,另立山头。

    成败姑且不论。这些人,往往被誉为创业的英雄、时代的弄潮儿。

    倪长乐部署周密,如果赵茜两口子因为这事来不及享受第一期的期权激励,就在后面优先享有。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这句古语,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环境中,还是有用的。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