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79、你要懂得保护自己
    沈榴榴被扁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哭的稀里哗啦,三秒钟之前气焰嚣张,三秒之后被一泡尿浇灭了,只剩下楚楚可怜。

    她站在书架边,昂着小脸蛋,朝天大哭,脸上满是泪水。

    罗子康给了她一个抱摔,她觉得自己好惨,要死掉了。

    罗子康自知出了大事,手无足措地站在一旁,一会儿凶巴巴地瞪着沈榴榴,一会儿心虚地瞅瞅闻声正在赶来的小老师们,有种大祸临头的赶脚。

    沈榴榴和小白完全不同。

    首先,小白向来和他打的有来有往,不像沈榴榴,是一面倒的“屠杀”,这让他看起来是在欺负人,而和小白才是打架。

    如果是打架,那么双方都有责任,但欺负人的话,看起来他就成了坏蛋,要全部负责。

    其次,小白和他打架,输了也会哭,但不会哭的那么大声,从来都是小声地流眼泪,或者干脆只流泪,不出声,还不断放狠话,要报仇。

    而沈榴榴不同。

    沈榴榴此刻哭的十分惨,哀嚎的歇斯底里。

    “你还敢骂我吗??”罗子康色厉内荏地询问沈榴榴。

    “啊——呜呜~~张老板,张老板!园长阿姨~~你们快来帮帮我鸭~~”

    沈榴榴根本不搭理他,只顾哭,拉帮手只拉最牛逼最管事的两个。

    她见到小白跑来,更加委屈地说:“小白~~你爪子不帮我拦着瓜娃子呢??”

    以往都有小白帮她拦着要扁她的罗子康,这次也是因为有小白在,她才敢这么嚣张。

    谁晓得,小白没帮她!这比罗子康扁她,更让她难过。

    小白叫冤:“铲铲!你们跑的太快了噻,我都不晓得你要挨打了吖~你为啥子不告诉我下咧?”

    沈榴榴一听,更难过了,奶叫奶叫,说她要被罗子康那个瓜娃子打死了。

    小白安慰她:“莫哭了~莫哭了~妹儿诶,你长得漂亮惨老~”

    沈榴榴哭着说,不要跟罗子康玩了,让他走开。

    小白立刻把罗子康赶走:“你爬开~~~你个瓜娃子,鬼迷日眼的,小鸡儿屎,叫我冒鬼火~~~”

    “是她先骂我的~……”

    罗子康这次没有和小白作对,一边不服气,一边走开,旋即被小柳老师逮住。

    “罗子康,怎么回事?”小柳老师问。

    罗子康巴拉巴拉,说沈榴榴喊他吃屎,他气不过,揪了沈榴榴的小辫子,把她摔了。

    沈榴榴虽然被小白、孟程程和小茜围着安慰,哭声一点没减弱,同时耳听八方,第一时间发现罗子康在说她的坏话,立刻嚷嚷起来。

    “小柳老师,我没有,我说不同意呢,不同意吖~~我才没叫罗子康吃粑粑,我叫他不要吃我的粑粑。”

    小白为沈榴榴作证!孟程程也为她作证!!小茜也为她作证!!!

    她们没有说谎,人家沈榴榴说的确实是不同意罗子康吃她的粑粑,而不是喊他吃粑粑,这是黑白颠倒。

    “是这样吗?”小柳老师问罗子康。

    罗子康傻了眼,()

    他虽然在一众3/4岁的小孩子眼中是极大的坏蛋,但还不敢当着老师的面撒谎,良久,低下倔强的头,小声说了句:“是~”

    好可怜好可怜,张叹看不下去了,悄悄的来,悄悄走。

    罗子康虽然在个头和武力上占据上风,但是这么下去,早晚被小白她们折腾的变瘦。

    一个小白就够他喝一壶的,现在又来了一个二哈似的沈榴榴。

    沈榴榴和小白完全两种风格。

    小白是外刚内柔,被扁了也是默默地哭。

    沈榴榴是外柔内刚,小黄鸡化身,摸一下就叫,揪一下就哭,聪明地避开年纪小个头小的弱点,充分借助正义的力量为己用,所有人都是她的工具人。

    张叹从包里找出钥匙,开了房门,脱掉黑皮鞋,换上乳白色的拖鞋,把包挂衣架上,想到沈榴榴,以这个小戏精的水准,搞不好能在《小戏骨》里演个什么角色,只是,她年龄太小了,个子太小了,《小戏骨》里的小演员,是8岁到12岁之间。

    洗完澡出来,刚坐沙发上,就听到门口响起声音。

    应该是小白来了,张叹起身去开门。

    门一开,立刻响起一声哎呦,一个小朋友四仰八躺,摔在他脚上,一个鱼肚玻璃瓶咕噜噜滚在地上。

    “啊,这是怎么了?”张叹连忙弯腰把小朋友扶起来。

    “爪子回事嘛~~~爪子来了个人咧??”

    小白用手撑地,爬起来,拍拍小手,不满地说:“大叔,你爪子哐哐给我一锤子嗷?”

    张叹哭笑不得:“我真不是故意给你一锤子,我一开门你怎么就倒了?”

    原来小白是坐在门口,背靠着房门,抱着鱼肚玻璃瓶,抓里面的煮花生吃。

    “你怎么坐门口呢?来了就敲门啊。”

    “敲了噻,你莫有开门嗷~”

    小白敲了门,但是没人回应,她以为张叹还没回来,于是就坐在门口,靠在门上吃花生。

    张叹苦笑:“对不起啊,小白,我刚才在洗澡,没听到你敲门,快进来快进来,别生气了,我请你吃蛋糕。”

    他把鱼肚玻璃瓶捡起来,把撒地上的花生也一一装进去。

    “我不生你气啦。”

    鬼火来的快,去的也快,一眨眼,小白就原谅了张叹。

    “榴榴和罗子康怎么样了?”张叹关心楼下的战况。

    “罗子康道歉啦。”

    “榴榴呢?”

    “榴榴拉粑粑去了。”

    “叫罗子康了吗?”

    小白抱着鱼肚玻璃瓶,哈哈大笑,不倒翁似的。

    张叹笑了笑,心中惭愧,不该拿这个开罗子康的玩笑,主要是沈榴榴那句“我不同意”太魔性了,一直在他脑海里回响。

    晚上11点半,马兰花下班,从繁华的西长安街上下来,进入小红马学园,把小白接走。

    “你又莫有睡告吧,你在干啥子哟你。”

    走在回家的弄堂里,马兰花对抓着她裤子的小白说。

    “我好忙的噻。”

    “你忙啥子~~你又忙数星星是不是噻?”

    “你爪子晓得咧?舅妈你好厉害嗷。”

    “宝里宝气,猪脑阔也晓得哦。”

    “你爪子这么说呢~”

    “我问你,你今晚有没有去张老板的房间?”

    “莫有!”

    “真滴假滴?”

    “这是我的强项噻。”

    “啥子?”

    “我的强项。”

    “你强项啥子?”

    “我莫有去。”

    “不要骗我噻。”

    “去了我就是瓜兮兮。”

    “那还差不多,要得哦小白,听舅妈的话,你是女娃子,不能老往张老板家里跑,你要懂得保护自己,晓得不?”

    “晓得~~保护寄几,biubiubiu~~~”

    “你个瓜娃子!!你拿水枪biu我干啥子!!!”

    马兰花低头打量自己的裤脚,被小水枪滋湿了一小片:“气的我冒鬼火,恁个猪脑壳~~”

    “鹅鹅鹅哈哈~~~舅妈你来追我噻~~~~”

    “追你个锤子!老子累的半死,哪有力气追你,你不想屁屁儿开花,就快点过来给我道歉~”

    “舅妈,我给你捶捶背……铲铲!你爪子打我嗷??”

    PS:求推荐票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