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84、谁翻了我的手机!
    “张老师,张老师~~~”

    张叹在剧组,总体比较清闲,偶尔来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正在临时办公室里对着电脑敲敲打打,闻言抬头问道:“什么事?”

    来人是剧组的工作人员。

    “张老师您看这句台词。”

    张叹接过台词本,这是演“宝玉”的小演员的台词本。

    “有问题吗?”

    “太长了,小演员记不住台词,您看,能不能精简点?”

    “行,等我一下。”

    张叹当即拿起笔,直接在台词本上修改。

    他没写过《小戏骨》这种小演员的戏,所以在剧本方面不自觉地按照大人的标准来写。比如刚才这句台词,放在绝大部分演员身上都没问题,但小孩子就不行,太长了,记不住。

    “好了,拿着。”

    一分钟不到张叹改完了,把台词本递还给对方,对方看了一眼,笑呵呵地道了声谢,匆匆走了。

    张叹刚重新整理思路,继续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又有人敲门进来。

    “张老师~~~您有空吗?”

    来人是剧组的副统筹。

    张叹干脆把笔记本电脑合上,今天看起来业务挺多,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来了好几波人。

    “是这样的,想跟您排一下接下来三天的戏。”

    一般排戏最终由导演来定,但在导演之前,统筹会和编剧先商议好,没问题了才交到导演手里。

    这段时间剧组的排戏都是张叹和统筹两个人先行商定的,最后由张同顺拍板。

    “明天晚上有一场夜戏,恐怕安排不了,梓涵明天晚上要考试,能不能改成白天?”

    “这是夜戏,夜戏怎么改成白天?”

    “不是,梓涵要考试,她没时间,而且好几个小朋友的家长说了,晚上要休息,不能拍戏。”

    张叹有些无语。

    他以前跟过那么多剧组,遇到过很多临时更改排戏的情况,但从没遇到过因为要上学考试这样的理由。

    “好吧,那就先往后挪吧,白天没法拍的。”张叹妥协了。

    两人商量了一阵子,终于把戏排好。

    “谢谢张老师,那我按照意见调整一版,然后交给张导。”

    “行,哦对了,胡老师今天不在吗?”张叹问道。

    胡老师就是剧组的统筹,眼前这位是副统筹。

    副统筹笑道:“他到隔壁去了。”

    张叹一惊,怂怂的胡老师这么彪悍了吗?

    他知道胡老师对开机仪式那天王逸凡摆他们一道的事念念不忘,时不时把王逸凡拉出来鞭尸,愤愤不平。

    张叹见识到了一个人的碎碎念有多强大,好在记仇的人是友军,不然换成敌军,睡觉都不安稳。

    “他砸场子去?”

    “砸场子?”副统筹愣了下,明白了张叹的话,笑道,“不是去了《金科长》剧组,而是隔壁的《点绛唇》剧组。”

    《点绛唇》?张叹快速在脑海里思索,副统筹没让他多想,进一步解释道:“胡老师听说今天有苏澜的戏份,过去追星了。”

    张叹哑口无言,中年油腻的胡老师竟然追星?而且追的是苏澜这种年轻漂亮的小花旦?他追太后是不是更合适?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张老师要去看看吗?”副统筹离开前,随意地问道。

    张叹摆摆手:“不去不去,好忙。”

    副统筹离开,带上房门时,多嘴了一句:“张老师格外沉稳,办事让人放心,看起来不像个年轻人。”

    话说完了,人也走了。张叹琢磨这话,味道有点不对啊,听似在夸他,但好像最终的目的是说他沉闷无趣,没有年轻人的活力。

    张叹老早就知道隔壁有苏澜在,一直不自觉地避开,但想来想去,没必要吧。

    他当即起身,流窜到隔壁,站在一群工作人员中,看苏澜拍戏,这么漂亮的姑娘,没谁打她,她眼泪也说流就流。

    本打算看一眼就走的,结果不知不觉看了一上午,因为人家收工了才打道回府。

    “咦?”散去的人群中,张叹遇到了熟人,他头脑灵活,在对方发现他之前,先下手为强,“胡老师,终于把你找到了,剧组的人都在找你,你说你怎么躲到这里来了?”

    胡老师有点尴尬,一大把年纪了,追星追到这种程度,把正事都撂下了,老脸有点发烧。

    他搭着张叹的肩膀:“走走走,张老师啊,你看到了没,苏澜的演技真好啊,对了,晚上有空没,请你喝酒……”

    张叹婉拒了老胡晚上喝酒的提议,回到学园,远远看到小白,招了招手,小朋友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走,家里喝点小熊,看风车车和假老练。”

    不和油腻中年人喝酒,和清新的小朋友喝点小熊,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小白一惊,张老板好直接嗷。

    “这不好叭~~~”

    张叹闻言,停下脚步:“不给面子?”

    “啥子?”

    “你不给我面子?”

    “……担担面咯?”

    “……”原来是个傻孩子,“今天我赚钱了。”

    “嚯嚯嚯~~”

    小白这才跟着来。

    把小朋友迎进家里,开了小熊饮料,打开电视。

    小白津津有味地看着,忽然问:“张老板,有小盆友么?”

    张叹洗了把脸,边用毛巾擦脸,边问道:“什么小盆友?”

    “你的手机里的小盆友呢?”小白问。

    “我手机里的小盆友?”张叹没听明白,什么意思嘛。

    “昨天的过家家噻,你爪子就忘了咧。”

    “噢,你是说拍戏的视频?”

    昨天给小白看了《小戏骨》的视频,小朋友惦记上了。

    张叹把手机拿出来,本来打算直接让小白在手机上看今天新拍的视频,但想了想,从卧室里拿来一个小机器盒子,放在茶几上,支起架子,一束光打在墙壁上,渐渐扩大,成了一片银幕,他再打开手机蓝牙,连接投影盒,打开今天新拍的视频,家庭影院成了。

    “豁——爪子肥事喔?”小白惊叹道,小脸上满是惊讶,嘴巴张成O型,难以理解墙壁上怎么有了小盆友。

    “这是我的魔法,厉害吧。”张叹吹牛道。

    小白连连点头:“我的强项也是变魔法,呵呵呵。”

    嗯?你确定?张叹盯着小白童鞋,小白童鞋一脸萌萌的样子,和他对视,在自己的强项上,她毫不示弱。

    张叹率先败下阵来,点点头,叹服道:“你才是真正的厉害。”

    吹牛你更强,脸皮也你更强。

    小白童鞋很快被今天新鲜出炉的小戏骨吸引了,看的津津有味,眼睛不眨一下,完全是沉浸式体验,比昨晚看手机更加投入。

    张叹连着给她放了三个,十几分钟后,都看完了,小白意犹未尽,问还有么。

    张叹说没有了,小白不争也不闹,只是有些遗憾,旋即和他聊今天小红马学园的趣事,比如沈榴榴又惹了罗子康,罗子康扬言要扁她,是她,小红马学园里唯一的小白,化解了这场架,保住了沈榴榴的小命。

    沈榴榴和罗子康之争,只是今晚的一个小插曲,最最让小白津津乐道的,是小柳老师的蓝盆友来啦!被她们这群瓜娃子围观了,还有人喊他姐夫呢。

    “姐,姐夫?”张叹震惊了,“谁喊的?”

    “小白噻。”小白噻拽拽地说。

    张叹差点被呛到,“你知道姐夫是什么意思吗?”

    “姐姐的老婆噻。”

    这点难不倒小白,姐姐姐夫,舅舅舅妈,称呼相似,舅妈是舅舅的老婆,姐夫不就是姐姐的老婆嘛。

    “张老板哦,你的女胖友呢?她爪子不来找我们玩呢?”小白好好奇。

    “我没女朋友啊。”

    “那天,那天,我都看到啦~~”小白嚯嚯笑,贼兮兮的,她说的是姜蓉。

    “她不是我女朋友啊。”

    “为啥子?”

    “因为我没有女朋友。”

    “……你好阔怜啊张老板,你爪子搞的嘛。”

    张叹:→__→

    你别这样说话,好像你很懂似的,你才4岁半而已。

    为了不让小白继续用这种怜悯可怜的眼神看他,张叹给她解释,说不是没女孩子喜欢他,而是他现在只想以事业为重,什么女朋友不女朋友的,都是浮云白狗,不值一提,咦?嗯???

    张叹正说着,忽然看到墙壁上投影了一张1亿像素的高清照片,照片上是一位身着古装的姑娘,手提剑,回头看来,惊鸿一瞥,好飒。

    那角度,一看就是偷拍的。

    张叹感觉到有一道热烈的八卦之火,由下而上,落在他脖子上,接着爬上来,到了他脸上,覆盖他整张脸。

    “谁在我手机里翻照片?是你!小白?你爪子搞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