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87、小盆友,演戏么?
    “别乱说话,小朋友知道什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同样坐在后排的朱小静让小朋友们,尤其是榴榴嘴下留情。

    她今天带着榴榴来探班。

    沈榴榴瞄了一眼她妈妈,没再说话了。她有妈妈呢,嗬嗬嗬,好开心鸭。

    她和小白关心上了车的王梓涵。

    小石榴偷偷摸她华美的演出服,对这个更为关心。

    “上车吧,我们走。”张叹招呼周莉上车,“要挤一挤。”

    “没关系。”

    大家上了车,赶到最近的医院。

    朱小静留在车上,看管小白和榴榴,张叹和周莉带着王梓涵挂号就诊。

    医生很快看完,没有内伤,小姑娘很健康,只是当时被吓到了。

    周莉主动交了医药费,要走时,见张叹始终没有问她要钱,便说道:“那我走了。”

    张叹:“以后开车注意力集中。”

    周莉点点头,虽然开车的不是她,但对她也是个教训。

    她对王梓涵说:“小姑娘,你在哪个剧组拍戏?我们来看你。”

    王梓涵看向张叹。

    张叹说:“看就不用了,也没受伤。”

    “还是要的。”周莉说。

    张叹便说:“在《小戏骨》。”

    周莉点头表示知道了,告别后离开,正要打车走,忽然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落下车窗,有人朝她招手。

    什么鬼?

    怎么珠珠那个小笨蛋来了?

    她走过去:“你怎么来了?接我的?”

    汽车后窗也落下一截,露出苏澜美丽的面孔:“莉姐~”

    “你,你怎么也来了?不是让你们先回去的吗?”

    周莉看向杨珠,眼神严厉。

    苏澜说:“不怪珠珠,是我要来的。莉姐,那个小女孩有受伤吗?”

    周莉上了车:“没有,身体很好,只是受了惊吓。”

    “那就好。”苏澜舒了口气。

    驾驶位上的杨珠弱弱地说:“对不起,都怪我。”

    周莉教训道:“你开车速度已经够慢了,本以为应该很安全,但注意力也要集中啊,像这样的状况都能发生。”

    杨珠想把自己缩到踏脚板处,小声说:“我记住了,以后开车绝不聊天。”

    周莉:“我们走吧。”

    杨珠没开车,苏澜说:“等等,莉姐,刚才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哪个人?”周莉疑惑地问,“那个小姑娘?还是那个年轻人?”

    苏澜说:“那个年轻人。”

    周莉:“他说他叫张叹。”

    张叹?果然是张叹。

    恰好这时,张叹从医院里出来,随行的有王梓涵小姑娘。

    “苏苏你认识他?”周莉见苏澜脸色不对,疑惑地问道。

    苏澜轻轻地嗯了一声,目送张叹上了车,走了。

    “我们走吧。”

    周莉却惦记苏澜刚才嗯的那一下,显得很惊讶,苏澜认识那男的?这么巧?

    “那是谁?”她问道。

    苏澜过了一两秒才说:“我大学同学。”

    周莉狐疑地盯着她的脸看,想从中看出什么,但失望了,演员不是她能比的。

    “好巧,你刚才是不是想上去和他打招呼?”

    苏澜:“许久没见了嘛,在这种场合遇见,按道理当然应该去打招呼的,只是不方便。啊对了,刚才小姑娘穿的是演出服,应该也是影视城某个剧组的吧?

    周莉说她在《小戏骨》剧组。

    苏澜不知道这个剧组,周莉其实也不知道。

    开车的杨珠有些得意地说:“我知道,就是我们旁边的一个剧组,里面的演员全是小朋友。”

    “什么全是小朋友?”苏澜问道。

    杨珠巴拉巴拉,让苏澜和周莉都惊讶又好奇,她们从没听说过一个剧组全是小演员的,这怎么拍?

    “那张叹呢?也是那个剧组的吗?”苏澜问道。

    这个周莉不知道,刚才没问。

    回到剧组,苏澜化妆时,杨珠打探后回来,告诉她张叹是隔壁剧组的编剧。

    苏澜看着化妆镜中的自己,有些惊讶。

    “真的?”

    “真的呀,我问了,他们只有一个编剧,就是张叹。”

    苏澜轻轻嗯了一声。

    张叹是导演专业,却成了编剧,有点奇怪。

    不过,这不算什么,她也是导演专业,还不成了演员。

    两个月前,她听说张叹在北平被剧组开除,后来便离开了北平,没谁知道他去了哪里。

    现在得知他在浦江,干的还不错,心里有点欣慰。

    今天她一时冲动跟着去了医院,本来想和张叹打个招呼,但最终忍住了。

    就这样吧。

    ——

    张叹带着小朋友们来到剧组,把王梓涵交给经纪人,带着小白和榴榴到处参观。

    两个小盆友很激动,叽叽喳喳。

    张叹介绍道:“那里就是拍戏的地方,我带你们过去看,但是你们不能说话。”

    榴榴昂起小脑袋问:“叽叽喳喳可以吧?张老板。”

    她妈妈朱小静想捂脸。

    张叹笑道:“叽叽喳喳也不行,总之不能发出声音,好吗?”

    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小盆友回音,低头一看,两张小脸蛋都看着他,小手捂着自己的小嘴巴。

    只点头,不说话。

    贯彻的好彻底嘛。

    张叹表示很满意,带她们过去。

    小白很激动,靠近剧组拍摄地,也就是荷花池的亭子时,张叹发现她走路变成了同手同脚。

    她还不自知。

    张叹没有提醒她,可能是真的激动吧。他第一次看拍戏也很激动。

    四人站在荷花池边观看,没有靠近,也不能靠近。

    荷花池中间的亭子里正在拍摄刘姥姥参观大观园的场景之一。

    “张老师,要过去吗?”外围维护场景的场工询问张叹。

    “不了,会打扰到他们拍戏。”

    他低头打量小白和榴榴,垫着小脚,眼巴巴地打量远处的亭子里。

    场工也好奇地打量她俩,问:“这是新来的小演员吗?好小只啊。”

    张叹:“是我妹妹。”

    “啊?哦,好可爱。”

    沈榴榴扒拉她妈妈的裤子,想要爬上去。

    朱小静便把她抱起来,坐的高看得远。

    小白飞快地瞥了一眼榴榴,脸上的羡慕之情一闪而过。

    荷叶长势很好,亭亭玉立,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继续踮起小脚,忽然感觉自己一节节拔高,哎咦?

    原来是被张老板抱了起来。

    她下意识地要挣脱开,但下一秒停住了。

    这是张老板,不是坏人。

    “现在看的清吧?”张叹问。

    小白点点头,小声说:“张老板我都不晓得啷个谢谢你。”

    “我们谁跟谁呀。”张叹说。

    小白嘴巴动了动,但没出声,傲娇地撇过头,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我们谁跟谁?

    带着小朋友跟着剧组转了一上午,过足了瘾,中午也在剧组吃饭。

    张同顺端着盒饭过来,笑道:“一早就看到新来了两个小朋友,现在才有空和你们打招呼。你们好啊,叫什么名字?”

    小白从小凳子上站起来,说她叫小白。

    榴榴挨着朱小静身边,认出这是导演爷爷,欢快地说:“我是坚强的小石榴。”

    你还有个外号叫小石榴二哈。

    “快坐下,不要站着。”

    张同顺搬来一把椅子,和大家坐一起吃饭。

    统筹拿来了红艳艳的圣女果和西瓜,以及蒸熟的大螃蟹,也在一旁坐下。

    张同顺和小白榴榴聊了会儿天,突然问张叹:“两个小盆友毫不怯场,下午要不要客串一下?”

    他昨天听张叹提前招呼了,说今天要带俩小人儿来看戏。

    两小人儿懵圈,不知道他说的客串一下是什么意思。

    张同顺说:“就是拍戏,小盆友,拍戏么?”

    两小人儿依然懵圈,不知道拍戏是什么意思。

    张叹说:“就是过家家,过家家么?”

    他看向小白,小白大眼睛眨啊眨,含着光。

    他又看向朱小静,朱小静说:“不了吧,榴榴根本没拍过戏,会耽误你们的。”

    “妈妈,我当过爸爸呢~~我可厉害啦~”沈榴榴得意地说,过家家的时候,她确实演过爸爸。

    小白演的是妈妈。

    张同顺说:“没事,演个小丫鬟,远远的站着,不用说话不用动作。”

    沈榴榴奶声奶气地插话:“你当我是个木头人鸭~”

    小白和榴榴身型差不多,正好凑一对小侍女。

    在张叹和张同顺的劝说下,在小白和榴榴的期待下,朱小静很快同意了。

    其实她不是反对,她主要是担心会耽误剧组拍摄。既然导演和编剧都说没问题,她自然也就没问题。

    小白和榴榴兴奋地叽叽喳喳,被领去化妆和换衣服。

    没一会儿,两个扎着小发髻的小丫头片子出来了,嘻嘻哈哈,东倒西歪,都没见过彼此这副模样。

    她们穿着一模一样的玉色红青酡绒式三色缎子斗的水田小夹袄,画里走出来的小可爱似的。

    工作人员在教她们怎么走路淑女,听了大半晌,小白依然同手同脚,榴榴依然王八步。

    工作人员无奈放弃了,反正她们不准说话不准动,当两个工具人。

    工具人上线啦~~

    随后被一众小演员们强势围观。

    小演员的小只是相对于工作人员而言,对比小白和榴榴,她们又高又大,比两小人儿高了一个脑袋。

    她们才是最小的小可爱。

    人群中不断传出小白暴躁的小奶音。

    “住啥子?住啥子噻~~~!!不要摸我嗷~~~”

    榴榴特贼,她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嚷嚷救命鸭,扑进了她妈妈怀里。

    下午拍摄继续拍摄刘姥姥进大观园,到下半场的时候,小白和榴榴才有了镜头。

    大观园里大摆螃蟹宴,小白和榴榴站在门两边,一动不能动。

    期间中断了三次,整体而言还是比较顺利的。

    其中一次是两小人儿的原因。

    她们闻到螃蟹香味,一个狂吸鼻子,一个偷偷的抹小嘴巴,被抓拍个正着。

    拍完戏,张叹给她们拍照留念,小盆友举着两个大剪刀,身边围了一群漂亮的小姐姐,笑的贼开心。

    天色昏昏,张叹带她们要回去啦。

    沈榴榴被朱小静带走了,她今晚不去小红马学园,而是跟她的妈妈回家。

    她的爸爸晚上回来,一家人团团圆圆。

    “拜~~~拜~~榴榴,拜~~”

    小白趴在车窗前,不断朝榴榴挥手告别,小脸蛋上满是羡慕。

    张叹把两人合影的照片洗出来,给了小白一张。

    小白捧着照片,喜滋滋的,能瞧出花来,逢人就炫耀,讲她今天的经历。

    她最想炫耀的对象不是学园里的小萝卜头,而是舅妈。

    等啊盼啊,终于等来了舅妈接她回家。

    小盆友蹦蹦跳跳跟在舅妈脚边,献宝似的把照片给她看。

    “哟~~~我们家小白真要成大明星了!”

    “那还要说嘛~~”

    “了不得嗷~~”

    “嚯嚯嚯~~~~舅妈~”

    “爪子?”

    “小白成大明星了你和舅舅礼拜天可以休息了叭?”

    ……

    兴奋的小白童鞋今晚不肯睡觉,挨了暴躁舅妈的一顿揍,才总算安静。

    月亮悄悄爬上窗户,小白伴着枕头上搁着的照片,甜甜地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