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95、耳朵、嘴巴和脑子
    夜晚,小红马学园,张叹的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嘟嘟嘟~~

    潜伏在客厅里的蟋蟀又叫起来了。

    繁衍了。

    以前只是一只,现在有三个声音。

    一道大的,两道小的。

    张叹在厨房洗碗,刚吃完晚饭。

    小白在客厅看电视,朝他喊话。

    “来啦~”

    张叹擦了擦手,来到客厅,操作电脑,问小白:“真的还要再看一遍?”

    小白点头。

    “好看。”

    “好吧,你开心就好。”

    于是,张叹再次点击重播,《小戏骨》第三集今晚第二次播放。

    “张老板,你要我帮你洗碗吗?”小白问。

    “不用,我已经要洗完了,你看电视吧。”

    “好吧,我也不晓得啷个回事,我爪子总想看寄几咧?嚯嚯嚯。”

    小白再次沉浸在电视剧中,就为了那三秒不到的镜头。

    真是难为这个小朋友了。

    张叹说要给她快进,拉到有她的镜头,然后暂停,让她看个够。

    她不同意。

    说她不是为了看自己。

    咄咄咄~~~

    有人敲门。

    小白瞅了瞅厨房,张老板没听到,她从椅子上下来,过去开门。

    是个小朋友。

    小米。

    “小白,程程不见啦。”小米急切地问,“程程在张老板家吗?”

    小白摇头,电视不看了,匆匆和小米去找程程。

    程程傻乎乎的,榆木棒棒,走丢了咋个儿整嘛。

    张叹听到动静,也赶紧出来,下楼去找程程。

    楼下的老师们都在找呢,急成一团,得知程程不在张叹家,更加焦急。

    张叹去找老李,调看监控视频,查看了前后两个小时,都没有见到程程离开学园。

    她还在里面。

    只是不知道在哪个角落。

    小柳老师急的要哭了,小米和榴榴已经在哭。

    “瓜娃子去哪里了哟?”

    小白嘀咕,一个人跑到二楼的寝室。

    张叹跟着她,说:“寝室里找过了。”

    小白左瞄瞄右瞄瞄,充耳不闻,依然在仔细找。

    张叹又问:“小白你和程程喜欢捉迷藏,好好想想,程程喜欢藏在哪里?”

    “蛤?”小白愣在原地,看着张叹,在绞尽脑汁想,忽然大喊一声:“晓得啦。”

    她一溜烟跑到衣物间,这里存放了小朋友们的睡衣、被子、枕头等等,有几个大的收纳盒。

    这里确实很容易藏人,但老师们已经找过了。

    小白钻到房间角落里,来到一堆小收纳盒前,掀开其中一个的盖子,惊喜道:“程程!”

    旋即兴奋地回头指给张叹看:“张老板,程程在这里。”

    “你个瓜娃子你在住啥子嘛~~”

    小白拍拍缩在收纳盒里的程程,这个小不点躲在里面睡着了,迷迷糊糊的。

    张叹把她抱出来,小朋友身上香香的,一脸迷糊,但身体健康,没有问题。

    “程程,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张叹柔声问道。

    程程有点孤僻,胆小,好朋友很少,小白是一个。

    “我好渴。”程程小声说。

    张叹抱着程程到一楼,一楼的老师们终于把心放回了肚子。

    幼儿园里最担心的是小朋友生病受伤,最最担心的是走丢了。

    给程程喂了水喝,和她熟悉的小柳老师跟她说悄悄话,小白也在。

    过了一阵子,小白和小柳老师来找张叹。

    小柳老师说:“问清了,程程是有点伤心。”

    “怎么了?有人欺负她了吗?”张叹问。

    “不是,说起来我们可能想不到,上周五,小白叫了好多小朋友到你家看电视,唯独漏了程程,程程觉得她不是小白的好朋友了,好伤心,就一个人躲起来。”

    张叹低头看向小白,小白也昂着头看着他。

    “我忘了嘛,程程拉粑粑去了。”

    程程真是个敏感的小朋友啊。

    张叹对小白说:“以后来我这里玩,可以喊上程程啊。”

    小白问:“张老板你喜欢程程吗?”

    “当然喜欢,她那么可爱。”

    小白立即跑到门外,大喊:“程程,张老板说喜欢你,快来噻。”

    只见小榴榴牵着程程出现在门口。

    张叹:(??_?)

    需要这样吗?你直接带程程来做客,我根本不会拒绝。

    都是学园里的顾客,我的上帝嗷。

    他对小柳老师说:“让她们到这里玩吧。”

    小柳老师离开了,小白、榴榴和程程留在张叹家玩。

    水果、小熊饮料、动画片都伺候上。

    三个小朋友一边吃一边喝一边看动画片一边叽叽喳喳聊天,好一会儿,小白才想起没人理的张老板。

    “张老板,张老板~~”她喊道。

    张叹放下手机,问:“什么事?”

    小白:“你也太无聊了,我们吹垮垮吧。”

    张叹想了一下,才明白吹垮垮是聊天的意思。

    他倒是感兴趣了,小朋友想跟他聊什么。

    “聊什么呀?”

    聊爬树肯定不行,布娃娃也不行,想来想去,小白说:“聊音乐吧。”

    嚯!

    张叹一惊。

    这么小的小朋友,和他聊音乐,能聊的起来?

    “聊什么音乐呢?”

    “聊聊你喜欢的音乐。”

    “那你喜欢什么音乐?”

    “我喜欢蓝调音乐。”

    “……”

    还知道蓝调音乐呢??!!!

    其实是刚才动画片里正好有一只狗子说了蓝调音乐,小白现学现用。

    张叹婉拒了小白的好意,因为他看出来了,榴榴很不欢迎他,觉得他吵到了小朋友的聊天。

    程程没说什么,但张叹觉得,以她这个小醋坛子,会不会觉得他霸占了她的小白?然后生闷气?

    有可能。

    张叹继续摆弄手机,一边看新闻,一边窥屏,班级群里在热烈聊天。

    怎么也没想到,班长会忽然把话题聊到他身上,想当做没看见,但

    @他了。

    “张叹在吗?月初发的就业调查表发了你邮箱,就剩你没交,看到回一下信息。”

    就业调查表?

    张叹还真不知道这个,他起身到书房,翻开笔记本电脑,登录邮箱,没有未读邮件。

    并没有收到什么就业调查表。

    他回到客厅,坐回单人沙发上,心里倒数三秒,才回了信息。

    回的太快,容易被发现他在窥屏。

    “没有收到表,能否重新发一遍。”

    同时@了班长。

    群里的信息很多,大家都聊着天呢。

    叮咚~

    班长很快回了信息。

    “那算了,不用那么麻烦,你直接回复我,你现在在哪里上班,职业是什么就行。”

    张叹犹豫了一下,班长催促道:“快点啊,这没什么保密的。”

    有人说风凉话。

    “张叹,听说你离开了《留在身边》剧组?”

    “听说是酗酒闹事,被开除的,张叹是不是真的?”

    “张叹门路多着呢,不用我们担心。”

    ……

    张叹统一回复道:“你们肯定听错了,我现在人在浦江,跟了一个剧组,挺好的。毕业两个多月,别的没学到,就学到一点,人啊,真应该出去走走,主动走出舒适区,不要什么都是听说听说,耳朵和嘴巴是长在脑袋上的,就是告诉我们,凡是听到的和要说的,都先经过脑子想一想。”

    群里有那么三四秒静止,没人说话。

    风雨前的安静而已。

    很快,刷的信息蜂拥而至。

    张叹仿佛感受到叉子、刀子、臭袜子都在飞过来。

    忽然,仿佛满天箭矢停顿,就这么顿在空中。

    因为有人站在空中,说了一句“定”。

    “我在浦江见过张叹,他就在我隔壁的剧组。”

    苏澜在群里说了这么一句话,把张叹挡在她伟岸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