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96、危机来的猝不及防
    苏澜在班级群里说了一句话,终于帮张叹化解了群攻的局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私下里,张叹回了她一条微信,感谢她仗义执言,真不愧是演过警察和女侠的好汉。

    考虑到她这阵子帮过他好几次,除了这一次仗义执言,上次主动帮忙宣传《小戏骨》,张叹就应该好好感谢人家。

    第二天,他开车去《点绛唇》的剧组,后备箱里装满了西瓜。

    “你怎么买这么多西瓜?不过,真的好甜。”苏澜有点好笑地说,她笑起来和小白有点像,大眼睛眯成一条缝。

    整个剧组恰好换场,赶上张叹送来西瓜,导演干脆让大家休息10分钟,大热天的,吃了西瓜再工作。

    “我早就想来感谢你,上次在微博上帮我们的剧转发,好多明星响应支持,帮了大忙。”张叹说道,“苏澜,能一下让这么多明星主动帮忙转发,看来你不仅在影迷中很有号召力,在圈里也很有人脉。你才刚毕业,要做到这点,真是不容易。”

    苏澜优雅地吃掉了一块西瓜,说:“起沙了,好甜。”

    旋即美目看着他说:“很会说话嘛,不过不用奉承我,我们是同学,举手之劳而已。”

    张叹:“并不是奉承的话,是真心的感谢你,哦还有昨天的事,要不是你在群里说一声,班长可能还以为我撒谎。”

    苏澜笑道:“那是你以前做过太多不应该做的事。谢谢你的西瓜,很甜,但是拍戏期间不能多吃。”

    她找化妆师稍微补了点妆,再次投入拍戏中。

    张叹看了一会儿,看到杨珠就在不远处,笑着过去搭讪。

    晚上10点,苏澜终于从剧组离开,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酒店,杨珠忽然从冰箱里端出一盘切成小块的西瓜。

    “苏苏姐,吃几块西瓜,冰镇了,很好吃的。”

    “你怎么突然买西瓜?”

    白天热的不行,心里都在冒火,她无法拒绝冒着凉气的西瓜,接过一块。

    “起沙了。”

    杨珠瞄了她一眼,说:“那个,不是我买的,是别人送的。”

    苏澜刚吃了一口,凉丝丝的,很甜,闻言问道:“谁送的?张叹?”

    杨珠见她没有生气,点头说:“他说你夸了这西瓜很甜,就送了两个过来,不值钱。”

    苏澜没做声,把手里的西瓜吃完了才说:“以后收东西,没有我的允许,不准。”

    与此同时,小红马学园里,瓜娃子们也在分西瓜吃。

    “我还想吃,张老板~”榴榴第一个吃完,眼巴巴地跑到张叹眼皮子底下,央求道。

    张叹说:“那再给你吃一块吧,只是最后一块了,不能多吃,小肚子会不舒服。”

    沈榴榴兴奋地蹦跶,伸出双手接过递过来的西瓜,小嘴甜甜的:“好的,谢谢张老板,张老板是个好老板,我好喜欢你鸭。”

    喜欢我却拿了西瓜就跑,分明就是物质!

    沈榴榴小老鼠似的,一边啃噬西瓜,一边猫到罗子康身边,笑嘻嘻地说:“罗子康,你一个还没吃完呢?”

    罗子康闻言,下意识地把手里还剩半边的西瓜护在怀里,警惕地说:“榴榴你走开。”

    榴榴不仅不走开,而且靠近了一步,振振有词地说:“我才不走开,这是张老板家呢,哼!”

    罗子康虽然能轻易抱摔她,但却奇怪啦,屡屡在她手里吃亏,吃大亏,这次他不想再吃亏,他只想吃西瓜。

    既然瓜娃子不走,那他走,远离沈榴榴。

    沈榴榴觉得没趣,罗子康也不好玩了。

    她找到小白程程和小米,凑过去。

    小白避开她,凶巴巴地说:“爬开,莫挨老子。”

    “嘻嘻,小白你好凶鸭。”榴榴涎着脸凑过去。

    小白pia的一下,把她的小爪子打掉,说:“你的手手脏了,莫挨老子。”

    沈榴榴把小手举到眼前,上面沾了西瓜水。

    她想了一下,忽然伸出小舌头,舔舔舔~~~

    噫——

    小白嫌弃不已,连忙离她远点,还把呆愣的程程也拉走了。

    因为吃了张老板送的西瓜,小白带着几个小盆友,扬言代表瓜娃子们,来到张老板家,给他跳支舞感谢。

    张叹当然鼓掌欢迎,一边听小白唱歌,一边看程程和小米跳舞,同时还有榴榴在一旁喊666,真是歌舞升平,声色犬马啊,这种日子让人觉得自己是大王。

    但,这算不算非法使用童工?

    ——

    “什么?有人举报我们非法使用童工?剧组停工了?你给我详细讲讲。”

    这天张叹上午在公司,就没去剧组,结果快中午的时候,接到统筹打来的电话,说有人举报他们非法使用童工,导致剧组停工,工作人员和小演员们都散了,场地也封了。

    统筹讲完后,说:“张导也在赶回公司。”

    张叹挂了电话,立即去找朱若浦,想到高小兰,临时改为先找她。

    两人合计后,一起去找朱若浦。

    朱若浦正在和人谈工作,见张叹和高小兰同时出现,是让他们等了等,大概5分钟后,三人才坐在办公室。

    朱若浦注意到张叹把门关了,笑道:“怎么?你们两个同时来找我,无事不登三宝殿,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

    张叹和高小兰对视一眼,由张叹来说:“部长,还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但你要失望了,不是什么好消息,而是个坏消息。”

    朱若浦拧开保温杯,喝了两口说:“看出来了,说说吧,怎么个坏法?”

    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小戏骨》那边出了情况。

    现在《金科长》基本挂了,《小戏骨》是为数不多的亮点,出不得半点差错。

    张叹:“刚才剧组那边传来消息,有人举报我们非法使用童工,媒体已经闻风而动,现在网络上应该谣言满天飞……”

    朱若浦镇定地听完,只是茶杯放下时,盖子盖了三下才盖好。

    没一会儿,张同顺回来了,由他来具体介绍。

    与此同时,公司法务部和公关部介入。

    这事在网络上引起很大的波澜,这一两周,《小戏骨》风头正盛,关于小孩演大戏的争论一直没停。

    忽然来一出非法使用童工的新闻,顿时打了激素似的,媒体和自媒体就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都围了过来,准备把他们吃了。

    关于小演员能否拍戏,有法律规定,文艺、体育单位经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同意,可以招用不满16周岁的专业文艺工作者、运动员。

    也就是说,只要小演员的监护人同意,那就不算是非法使用童工。

    现在的问题是,有一个小演员的合同没弄好,没有先取得对方父母的签字,而人已经在剧组拍戏了。

    不是不签,而是进度的问题。

    事先做,合同后补。

    不拿到台面上讲,这不算问题,行业里多的是这种操作。

    但现在,这事被拿到台面上了!

    “有人眼红啊。”朱若浦说道。

    会议室里坐了十几个人,讨论这件事。

    听了朱若浦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有人没明白,有人却瞬间想到了很多。

    张叹听明白了,这是有人眼红《小戏骨》,犯了红眼病。

    “不过!”

    朱若浦坚定地说道:“浦江电影制片厂不是任人欺负的小企业,想咬我们,得做好被毙的准备。这事,说复杂不复杂,说简单不简单,我来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