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00、杀到他家
    小红马学园里很安静,风吹过树叶发出刷刷声,老师和小朋友们都不在,门口的岗亭里也锁了,老李还没来上班,张叹自己开了大门,出去后反锁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往左是繁华热闹的西长安街,往右是黄家村,张叹稍一犹豫,转向了右边。

    这个点,黄家村里渐渐热闹起来,CBD里上班的人们纷纷从写字楼里出来,涌进村里寻找美食,填饱肚子。

    张叹去了上次吃菊花青鱼的小店,但是里面爆满。他出了门,决定继续往村里走,在弄堂里寻找那些美食。

    他虽然在这里长大,但是对村里的有哪些小店并不清楚,以前的他不关心这些,他享受美食,但不青睐村里的这种小店,西长安街上那些高档餐厅才是他常去的地方。

    绕了好几个弯,进了一家小店,点了他们的八宝辣酱。

    “可以自己选原料吗?”张叹问道。

    老板兼厨师是一位老阿姨,系着一条粉色的有很多小鲳鱼的围裙,闻言笑道:“还是您懂,可以点原料,您想要哪些?”

    张叹按照脑海中的记忆,说道:“虾仁、鸡丁、肉丁、鲜贝、盐水鸭肫丁……”

    说到这里有些卡住了,老板提示道:“熟栗子丁要么?”

    张叹恍然,笑道:“要要要,就是要这个。”

    同时他也想起来后续两道原料。

    “还有白果仁和豌豆。”

    老阿姨看了他一眼说:“这是很地道的浦江菜肴,客人小时候吃过吧?”

    张叹坐下来,店里面积小,只摆放了四张桌子,现在除了他,没有其他人。

    “以前吃过。”

    前世,他在上海工作多年,交往过一个当地的女朋友,到她家做客时,阿姨就做了一道八宝辣酱。

    这道菜很复杂,用到的原料非常多,除了餐馆里的厨师,家里人会做的很少。

    听名字就知道有些辣,不仅辣,而且甜。

    甜,是上海菜的特点。

    女朋友的妈妈当时说,两个人相处,蜜里调油,但总免不了吵架,就像八宝辣酱,又辣又甜。

    店里没其他人,张叹便一边等待做菜,一边和厨房里的老阿姨闲聊着。

    厨房和餐厅只有一帘之隔,能看到里面的人走动。

    没多久,菜端了上来,张叹夹了一筷子,老阿姨希冀地问道:“怎么样?适合你的口味吗?”

    张叹吃的是一块熟栗子丁,甜丝丝的,吞下去后,点赞道:“和以前吃过的一个味道,阿姨您手艺真好。”

    “你喜欢吃就好,我这里有梅子酒,自己酿的,要来点吗?”

    屋外阳光热烈,喝点酸酸甜甜的梅子酒,最惬意不过。

    “那就来点吧。”

    老阿姨端来一个绿色的大概2斤装的陶瓷酒瓶,放下一个同样绿色的酒杯,轻轻倒满,白色的冷气袅袅上升。

    绿蚁新醅酒,指的是没有过滤的米酒上的绿色泡沫,现在,张叹手边的这杯梅子酒也有这样的泡沫,手酿的,不像酒厂那么标准化,反而,因为这点不标准,让这酒显得更加亲近可爱。

    张叹呡了一口,酸酸甜甜、冰冰凉凉,没什么度数,在大夏天喝,十分惬意。

    吃完饭,小店里始终没有其他人来,张叹结了账,对老阿姨说:“客人好像比较少。”

    “是比较少。”

    “能维持吗?”

    “哪有什么不能维持的,自己的店,不需要交租金,赚多赚少不要紧的。”

    “那倒是挺自在的。”

    他见她还在做菜,问道:“是有人点了外卖吗?”

    “不是,做好菜,等小孙子回来吃。”

    原来如此。

    “阿姨,谢谢你的菜和酒,我走啦。”

    “慢走啊。”

    出了门,头顶大太阳,但弄堂里阴凉,穿堂风一阵一阵刮过,感觉不到炎热。

    张叹来的时候转了好几个弯,现在有些忘了当初是怎么来的,只能漫步乱走,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听到有人在喊大叔,回头看去,弄堂里没人。

    往前走了一段,就再没听到了。

    “咦?刚才好像走过这里吧?”

    走了一段,发现自己完全搞晕了,辨不清小红马学园所在的方位,或者是,喝多了??不可能啊,那酒的度数,以他的量,喝个十斤八斤不会有问题。

    他抬头看了看太阳,辨认了学园的方向,照着一个方向走去。

    “大叔~~~大叔——”

    刚走进一条老旧但异常干净的老弄堂,耳边立刻响起一个小奶音,带着川味的小奶音。

    小白??

    张叹循声看去,弄堂里没人,一面黄色的镶金边的小旗插在一山门沿上,随着穿堂风飘忽,上面写着“酒肆”。

    “看哪里哟,莫乱看噻,这里,这里噻,看这里噻~~”

    张叹抬头,只见爬满了爬山虎的青砖墙壁上,大概三楼的位置,有一扇小窗,一张灿烂的笑脸贴在防盗窗上,正在欢快地朝他招手。

    不是小白是谁。

    “小白~是你啊。”张叹笑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小白,看样子,她家在这。

    听到张叹说话,小白更加高兴,趴在窗户上,热情四溢地挥手道:“大叔,你咋子杀到这里来的哟,你爪子晓得我住在这里哩?你是找我玩的吗?”

    小白童鞋有些过分激动啊,在学园里没见过她见到自己会这么激动。

    不过,这是好事,张叹认为,这说明他的亲和力爆表。

    “小白你家住这里吗?”张叹来到墙边,抬着头和楼上的小白说话,这里阳光被墙壁挡住,处在阴影里,穿堂风吹着,很凉快。

    “我家就在这里噻,你咋子晓得的咧?”

    其实我不晓得,我误打误撞来的。

    “我听老李说的。”张叹编了个借口。

    “哈,是李大爷噻,李大爷要得哟,我杀到他家玩过呢。”小白美滋滋地说,好像回忆了很美好的事情。

    杀到他家?这也是川普吗?听起来有些吓人。

    张叹知道老李家在哪里,听小白这么一说,大概知道现在这是在什么方位和区域了。

    这里离老李家不远,穿过这条弄堂,左拐进入另一条,走到中间的位置,就是老李家。

    “之前你是不是叫了我?”

    张叹想起之前经过这里时,好像听到有人喊大叔,但当时以为是幻听,没注意,现在想想,既然小白就住这条弄堂里,那之前可能就是她在喊。

    果然,小白说道:“就是我噻,我喊了好多大叔噻,你都不理我呢,气的我冒鬼火咧。”

    说着,小脸蛋鼓鼓的,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但是眼睛弯弯的,带笑。

    张叹道歉道:“真是你啊,你之前就看到我了?对不起啊,我之前没听到,以为听错了。”

    第一次张叹走这里过时,小白恰好看到,但有点晚了,他已经走到弄堂尽头。

    听到她的呼唤,大叔回头看了一眼,旋即又走了,害的她气鼓鼓地生了会儿气,没想到,大叔又转回来了。

    她以为张叹是回来找她的,开心不已。

    殊不知她心目中的大叔是走错路了,绕了个圈,又回到这里了。

    听到张叹说对不起,小白童鞋立刻就绷不住脸了,又满脸的灿烂,指着阳台上某处,炫宝似的说:“大叔你看噻,这是我的小宝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