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05、信任你就是这么坚定
    PS:新的一周,求推荐票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从张叹那里领了任务,小白晚上要说服舅妈放她给张老板打工。

    因为领了任务,小白一整晚都心不在焉,神神叨叨的,直到深夜被舅妈领走。

    “爪子?你要去学园里?”

    马兰花刚接走小白,小白就迫不及待地申请。

    “是噻,爪子你吃了一斤咧?”

    “我吃了两斤嗷!你个瓜娃子,你丝不丝傻喔?你爪子生的这么傻喔,你一个娃娃,你被卖了咋个儿整~~你是猪脑阔么?除了会数星星你还会住啥子嘛。”

    “你莫要惹我僧气噻,我僧气了好凶的嗷,我,我会丢东西的嗷。”

    “我把你丢了你信不信。”

    “我是个娃娃咧~~你爪子这样说嗷,我哭了咋子办?”

    “你晓得自己是个娃娃?那你不听舅妈的话。”

    “舅妈,那咋个儿整?”

    “我问你哦,咋个儿整?”

    “咋个儿整?”

    “我问你!”

    “我爪子晓得咋个儿整咧。”

    “那你还去。”

    “赚钱买小熊喝喝。”

    “宝里宝气!我看到你就脑阔子疼。”

    “你丝不丝病了?”

    “不是病了。”

    “那是爪子嘛~”

    “你说呢!”

    “我爪子晓得咯。”

    “瓜娃子!不准去!”

    “为啥子不准去?你给个理由噻。”

    “你说,张老板晒不晒?”

    “好热。”

    “晒,帅不帅,好看不张老板。”

    “晒炸了。”

    “你看,张老板那么晒,他都不谈女盆友,爪子回事?”

    “爪子回事?”

    “……所以嗦你不能去,你会吃亏。”

    “吃啥子?”

    “亏。”

    “那是啥子?”

    “你烦不烦哦,舅妈说的话,你听就是咯,问这个那个,你是想气死我吗?”

    “你长的那么阔爱,我爪子会想气死你咧。”

    “瓜娃子不准去。”

    “为啥子不准去?”

    “爪子又问为啥子!!!”

    “那你嗦噻。”

    “……舅妈问你,你丝不丝经常跑到张老板的家里玩?”

    “有那么回事。”

    “你还有那么回事!说你是瓜娃子你还不服气。”

    “我为爪子要服气哩?”

    “你是女娃娃,张老板是男娃子,你晚上不能老往男娃子的屋里跑,你懂不懂?”

    “跑了会爪子嘛~”

    “会吃亏。”

    “亏有小熊好喝吗?”

    “瓜兮兮~”

    “你爪子骂人哩?”

    “你再问为爪子,我扁你哦~”

    “舅妈你好凶哟~”

    “我已经很慈祥咯。”

    “你是老奶奶吗?”

    “你能不能不要唆话了?”

    “为爪子?我的嘴巴在这里咧……啊~”

    小白被捉住piapia打了几下屁屁,打的时候不吭声,打完了才不服气地嚷嚷:“你要打我,为爪子不吭声,你唆话不算话。”

    “哼哼,我爪子唆话不算话。”

    “你唆了,扁我就会跟我唆,但是你刚才没唆。”

    “我忘了。”

    “……你是猪脑阔子吗?”

    “我要扁你了,你快点做好准备。”

    “啊——”

    呼呼大睡的舅舅被惊醒,脸都白了,惊慌道:“爪子回事,爪子回事嘛?小白~~你呱呱叫个啥子哦~”

    “舅妈要扁我。”

    “你们莫要闹了,睡告。”

    马兰花骂道:“你是猪吗?回来就睡告,小白你也不教育教育。”

    回应她的是:“呼噜噜呼噜噜~~~~”

    “好凶哦~舅妈你好凶嗷,舅舅被你吓的晕过去了叭~”

    “瓜娃子乱说啥子!他是睡着了。”

    “我们在吹垮垮,他爪子还能睡着咧?”

    “他是猪嘛~”

    “舅妈~~”

    “啥子??”

    “你爪子嫁给猪咧?嚯嚯嚯~~~”

    “瓜娃子!我扁你哦!”

    “呼噜呼噜呼噜噜~~~不要扁我,我睡着啦~~~”

    依然被扁了,嗷嗷叫了一阵。

    “瓜娃子,要你晓得舅妈的手段~”马兰花得意地说。

    黑暗中安静了一会儿,响起轻轻的歌声。

    “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请你现在就开花~~~~~”

    旋即又被马兰花一声不吭摸到小床边,摁住扁了一顿。

    这下终于老实了,因为小白已经明白,舅妈说话不算话,扁她不打招呼。

    小白第二天最终还是没来,张叹并没有太大的失望。

    他再次晃悠到楼下,站在弄堂里,假装偶遇,和趴在窗户上的小白聊了会儿天。

    小白说她舅妈不让她白天一个人去小红马学园,她想来想去,决定听舅妈的话。

    大叔是个好人,但舅妈是亲人。

    张叹明白,小朋友天真无邪,与他相处的两个月时间里,总体很愉快,但和舅妈比起来,依然没有可比性。

    小白更愿意听舅妈的话,虽然她经常和舅妈吵架拌嘴,甚至会被扁。

    张叹不仅没有难过或者生气,反而有些高兴和欣慰。

    换位思考,如果小白是他的孩子,他肯定会为她这样的表现高兴的,说明平时的教育没白教,小朋友懂得自我保护。

    张叹说没关系,支持她的决定,同时给她送去了两罐小熊饮料,以及热饭菜。

    如果是不认识的小朋友,张叹狠狠心,可以不管,但这是小白啊,多可爱、坚强、乐观的小朋友,明知道她一个人被关在家里,午饭吃的是冷掉的早餐,他做不到视而不见。

    下午就这么过去,到了傍晚,小白又来了,跑到三楼,敲开张叹的门,感谢他一番后,却不进来,问她为什么,她说:

    “我舅妈说你阔能是屁儿黑,要我小心点哦。”

    张叹:“……”

    太不信任我了吧!都认识将近两个月了,怎么还会觉得我是屁儿黑呢,张叹有些伤心,问小朋友:“那你自己觉得呢?觉得我是屁儿黑吗?”

    小白摇头。

    张叹老怀欣慰:“那你进来吗?”

    小白用实际行动答复她,吧嗒一下,把一只小脚丫子踏了进去!

    信任你就是这么坚定!就像这一脚。

    但其实,还是有些担心的,因为另一只脚丫子就没进来,整个小身子也没进来。

    “你不要卖我哦。”

    “不会的,怎么可能呢!”

    “卖了我我不会给你数钱哦。”

    “你这么聪明,谁能卖掉你呢。”

    关键是还要让你数钱,那就更难了,你不懂数数。

    “嚯嚯嚯。”

    张叹觉得不回敬一下马兰花,心里这道坎过不去,于是对小白说道:“下次向你舅妈请个假,我请你看儿童剧。”

    “啥子是儿童剧?”

    “就是小朋友看的戏。”

    “啥子戏?”

    “《马兰花》。”

    “啥子?!!!”

    “《马兰花》。”

    “爪子是我舅妈哩?”

    “同名嘛。”

    “鹅鹅鹅,哈哈哈~~~~”

    小白笑的前俯后仰,竟然是看舅妈,她一下子就感兴趣了,恨不得现在就让大叔带她飞过去,她特别想知道马兰花是什么花,她怎么开花,对她而言,这一直是个谜。

    笑完后,小白说正事,让他不要再给她送饭菜了。

    小白给出的理由是:“我都不晓得啷个谢谢你呢。”

    张叹知道这是小朋友卑微又强烈的自尊心,于是尽量随意地说:“哎呀,其实那是我中午没吃完的菜,如果倒掉的话,太浪费,就给你带来了。既然你说了,那我下次不给你带了,我倒掉算了。”

    “爪子?!!!”

    小白吃了一惊,小嘴皮子想说什么,但又忍住了,最终,还是没忍住,说道:“莫要倒,莫要倒,好浪费噻,大叔,你不要买那么多噻。”

    她苦口婆心劝张叹不要买那么多菜,吃不完好浪费啊。

    张叹本来想以此为借口,说服小白不要抗拒他送饭菜,结果反被她教育了一顿,节约光荣,浪费可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