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06、偶遇
    浦江的城中心一带,有一片占地面积很广的城中村,因为历史遗留原因和拆迁费巨额,一直没有完整的规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城中村一直保留原样到现在,政府只是在边缘地带,小打小闹,一点一点“蚕食”。

    小白的舅舅舅妈就是在其中的一个工地上干活。

    夏天的浦江日光炙热,晒的人晕头转向,工地上的工人个个仿佛刚刚冲出非洲,黑亮黑亮的。

    白建平会一点手艺,在工地上负责刮大白和抹灰,室内作业,相对轻松一点。

    马兰花不会这些,她只能卖力气,推小灰车、绑钢筋,哪里需要上哪里。

    这阵子,她又成了工地上负责平整浇筑的混凝土工。

    这工作累啊,又苦又累。

    混凝土没有浇筑完,工作就不能停,经常顶着烈日干活,一般的男人都吃不下这种苦。

    但马兰花从不抱怨,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且总能做好。

    她从不偷奸耍滑,老实本分的让人心疼。

    太阳快要下山,终于熬到下班,马兰花抓起搭在肩头的黑毛巾,擦了擦脸和脖子上的汗水,找到还在刮大白的白建平。

    “下班咯,走噻。”

    “来咯来咯,老婆,给你噻。”

    “啥子?”

    “老王给的可乐,我喝了半瓶,还有半瓶剩。”

    “给小白喝。”

    “瓜娃子不能喝可乐。”

    马兰花想了想,拧开灌了几口,原本冰镇的可乐,已经变得温热,但很爽。

    两人边聊边离开工地,一路上不断有人经过打招呼。这些都是他们的老乡,就住在工地上的工棚里。

    原本两人也住工棚,但是工棚夏天太热,冬天太冷,住在里面遭罪。

    如果只是他们俩,这点苦当然没问题,但是还有小白呢。

    小盆友那么小,身子骨弱,住不得这样的工棚,大人都吃不消,何况小孩子。

    于是两人花“重资”,在城中村里租了一间房。

    两人在水龙头下洗了把脸,拧掉毛巾里的臭汗,拧了好几遍毛巾才变白了点。

    “马兰花——马兰花~~过来,找你有事。”有人喊道。

    这是工地上的总包工头。

    总包工头下面会有很多小包工头,白建平他们的老乡是其中一个小包工头,他们就是跟着小包工头来这里做事的。

    至于这位总包工头,他们不认识。

    不过这段时间接触下来,知道这人脾气火爆,动不动就骂人,私底下大家都叫他扒皮。

    “他叫你住啥子?”白建平奇怪地问。

    马兰花也很疑惑:“住啥子?我也不晓得住啥子,我去看看。”

    “我跟你去。”

    ——

    浦江影视城,《点绛唇》剧组。

    “cut!好啦,这一幕结束,大家休息下,换场地,10分钟后开始。”导演拿着扩音喇叭说道。

    “还有件事,今天是苏澜的最后一幕戏,明天她就不来剧组了。在两个多月的拍戏期间,我们相处的非常愉快,非常感谢她,大家一起鼓掌,欢送苏澜。”

    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工作人员和演员都在鼓掌。

    苏澜是《点绛唇》的第二女配,戏份今天结束。在剧里,她被“赐死”了,后续自然没了戏份。

    她笑着感谢大家。

    导演说道:“苏澜,有没有话跟大家讲两句。”

    苏澜笑道:“讲两句不够,讲三句吧。”

    现场笑成一片。

    “行,你讲三十句都没问题,喇叭给你,来,大家欢迎。”

    在阵阵掌声中,苏澜接过他手里的扩音喇叭……

    ……

    导演和几位主演把苏澜送离剧组。

    “晚上还要赶戏,送别宴先押后,剧杀青的时候,我们再好好聊聊。”导演最后说道。

    苏澜:“我现在迫不及待想看我们的剧播出。”

    很多电视剧拍完不一定能播出,实际能播出的占不到一半。这要看运气。

    导演笃定地说:“会的,快的话10月份就能播出,没多少了,很快就能全部杀青。”

    “好,很期待呢。”

    杨珠开车,载着苏澜离开剧组。

    经过《小戏骨》时,苏澜笑道:“每天晚上回家,经过《小戏骨》时,他们都是早就下班了,今天终于我们回家更早。”

    杨珠心直口快:“苏苏姐要去和张老师告别吗?”

    问完她就后悔了。

    后排没有声音,会不会是在酝酿杀气啊。

    好在,过了会儿,苏苏姐终于说话了。

    “我已经微信上跟他告别了。”

    张叹确实收到了苏澜的微信,说她的戏份已经拍完,明天就不来了。

    “晚上请你吃个饭吧,作为东道主,这顿饭一直欠着。”

    以他对苏澜的了解,多半会拒绝。

    果然啊,微信回复来了。

    “那就继续欠着吧。”

    我没想放养你啦!你放一百个心吧。

    张叹知道她的性格,不勉强,回复道:“那祝好,一路顺风。”

    统筹找过来说:“张老师,张导晚上喊我们几个吃饭……”

    《小戏骨》成绩炸起,虽然还不能开庆功宴,但是小团队吃个饭庆祝一下,合情合理,公费报销对得起良心吧。

    另一边,杨珠开车到了酒店,问苏澜:“苏苏姐,我们是今晚就走,还是明天?”

    “明天吧。”

    苏澜接下来有5天假期,打算回家好好休息。

    她家在杭州,距离浦江很近,开车就能回家,所以不必急于一时。

    “在剧组吃了两个多月的快餐,今晚我们好好吃一顿,我请你。”

    杨珠又开心又难受,苏苏姐拍戏的时候瘦了,但她却胖了,裤子快要穿不下,勒的肾疼。

    “这,不好叭??”

    “嗯??”

    “好好好,谢谢苏苏姐。”

    苏澜和张叹都没想到,晚上在酒店能相遇。

    相遇的地点是卫生间门口,两人都是刚出来。

    虽然苏澜戴着墨镜,但是张叹没戴啊,苏澜先认出了他,大大方方地喊他的名字。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同时询问对方。

    张叹笑道:“你先说。”

    苏澜:“我住这家酒店啊,你呢?”

    张叹:“剧组请客吃饭,正好选中了这家,离影视城近。”

    简单地聊了几句,两人各自离开,站在卫生间门口聊天怪怪的。

    只是,苏澜刚走几步,拿出手机看了下,忽然低着头,匆匆回来。

    张叹好奇地问:“怎么了?”

    苏澜小声说:“有粉丝认出来了,后面的都是。”

    微信是杨珠发的,说有粉丝看到她在这里吃饭,叫了一群人过来,此刻找到卫生间来了,让她快溜。

    张叹看去,果然一大群人叽叽喳喳涌了过来。

    “那你去哪儿?”

    “先离开这再说。”

    “跟我来。”

    张叹推开走廊边上的一扇门,把她带进了包厢。

    门关上,苏澜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前的雄伟说:“还好还好,怎么会被认出来呢,张叹,这是哪儿?我……”

    回头一看,豁!一桌的人呆呆的看着他们俩。

    苏澜吓一跳,再回头看张叹,张叹说:“这是我们吃饭的地方。”

    苏澜背对着众人,瞪了他一眼,磨牙,想咬。

    要知道是来他们吃饭的包厢,她宁愿在外面跟粉丝们捉迷藏。

    但是当她转身回头时,脸上已经挂着笑容。

    “张导您好,我是苏澜。”

    她摘下墨镜,露出美丽容颜,不理众人惊诧的表情,大大方方地打招呼。

    统筹又气又怒,最后全化为佩服,在桌子底下朝张叹竖了个大拇指,牛逼,人家大明星来探一次班,就被你搭上了,饭后必须请教两招。

    他追星,苏澜就是其中之一。《小戏骨》刚开拍时,他经常偷偷溜出去,躲在人群中看拍戏,后来有次张同顺找他找不到,得知原因后,把他训了一顿,他这才收敛,没再去串门。

    夜晚群星璀璨,苏澜是最耀眼的那颗,但其他的也不差,所以统筹很快想开了,只剩下对张叹的佩服。

    别人养鱼,充其量是个塘主,他仰望星空,胸怀越来越大,拥抱群星,自诩星主。当然,只是追星,不涉及其他,不要想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