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07、丝兄丝姐
    苏澜没在包厢里多待,以茶代酒,敬了大家一杯,说了几句恭喜的话,又由张叹护着离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回到包厢,扛住了众人的八卦之火,张叹收到苏澜的微信。

    “不要喝太多酒,喝了酒不要开车,安全第一。”

    晚上11点多,张叹回到小红马学园,发现小白不在,以为她又早早被舅妈接走了,也没在意,洗漱过后就睡了。晚上喝了些酒,犯困。

    接下来两天,张叹都没看到小白来学园,这才奇怪,有种不好的预感,小白不会是到期不来了吧?

    他匆匆找到小柳老师,小柳老师说:“她不是不来了,她是请假了。”

    张叹大大地松了口气,问:“请假了?什么事?”

    小柳老师摇头道:“这个我不知道,请假是她舅妈帮她请的。”

    “好吧。”张叹又问,“那明天会来吗?”

    小柳老师说:“应该会来,还没接到她舅妈的电话,除非晚上临时跟我们讲。”

    榴榴和程程手牵手过来问:“张老板,小白呢?我们都好几天没见到小白了。”

    胆小的程程也壮着胆子,小声问:“张老板~小白呢?我好想小白。”

    张叹安慰她们:“小白明天就来了。”

    小白不来学园,张叹家里顿时冷清了许多,其他的小盆友没有小白的带领都不敢来,榴榴倒是想来,但她被看得紧。

    角落里的蟋蟀嘟嘟嘟的叫,叫了一整晚,吵的张叹睡的很不好,迷迷糊糊中,天已经亮了,要上班了。

    繁华的西长安街已经十分热闹,安静的城中村也充满了生气。

    “来啦丝兄~~~”

    “来啦丝姐~~~~”

    “吃果果吗??”

    张叹和往常一样,出门往右,到城中村的停车场开车。

    但是身后传来的声音让他脚步一顿。

    这声音好熟悉,川普小奶音,瓜娃子!

    他回头看,只见连接城中村和西长安街的路口,上班的人们来来往往,其中不少在一个小摊车前停下,要一份早点。

    川普小奶音就是从小摊车前传来,一个小不点在那里蹦蹦跳跳,像初升的太阳,热情洋溢。

    “你快去上班,你不要迟到啦噻。”

    “丝兄拜拜~~”

    张叹揉了揉眼睛,确定不是幻觉,这不是小白吗?

    瓜娃子怎么一大早跑这来了?

    在她身边的,看背影是马兰花。

    怎么回事?

    他走过去,看到小摊车上挂着一块牌子,写着“小白煎饼果子”。

    靠的近了,确定这是小白和她舅妈,在这里卖煎饼果子。

    生意很好的样子,很多上班族路过这里,停下来,要一份当早餐,垫垫肚子,又快又管饱还便宜。

    马兰花专心做煎饼果子,小白则热情地招呼路过的人,什么丝兄丝姐,什么不要迟到会扣工钱的……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像只小喜鹊,叽叽喳喳,欢快极了,不少原本面无表情的上班族见到她,不禁露出笑容。

    偶尔还会有人主动和她打招呼,说一句小白早啊。

    看样子,这不是她们第一次出摊,都已经有熟人了。

    难道这几天没来学园,就是干这个去了?

    “来一份鸡蛋煎饼果子。”

    “丝兄来啦,咦?哈!是张老板噻。”

    小白第一时间认出了他,眼睛瞪的大大的,旋即眯成两弯弦月,笑的甜甜的,疯狂捶打身边的舅妈,激动地嚷嚷:“舅妈,是张老板来咯,张老板~~”

    “看到啦,瓜娃子你捶我住啥子?”

    “给你看张老板噻。”

    “那你捶我住啥子,我手一抖,差点把辣椒酱全倒了。”

    “舅妈,给张老板做一个大大的煎饼果子噻。”

    “晓得咯,在做嗷。”

    马兰花问张叹要什么味的。

    小白热情地巴拉巴拉,给他介绍有哪几种,什么莽莽、鸡鸡、腿腿,一副业务很熟的样子。

    但是,张叹一样没听懂。

    马兰花翻译过来,说是有鸡柳、火腿肠、里脊肉等等。

    张叹要了火腿肠的。

    在马兰花做煎饼果子时,张叹问道:“马大姐,你不是在工地上做事吗?什么时候开始做煎饼果子了?”

    小白闻言,作死道:“张老板,我舅妈哭了嗷。”

    “瓜娃子你乱讲啥子东东!你教你屁屁儿开花。”

    Piapiapia~~小白的屁屁儿挨了三下。

    小人儿捂着小屁股,嘟着嘴,气的磨牙,鬼火蹭蹭的往上冒,一副我要报仇不报仇我就不是人的萌凶模样。

    “住啥子?!你再瞪我,我把你夹在煎饼果子里。”

    马兰花的狠话更有实际效果,把小白吓唬的不再做声,只能独自生闷气。

    张叹见她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钥匙扣,送给小白。

    钥匙扣上吊了一个太空骑警,小白很稀罕,爱不释手地摸着,嘿嘿笑。

    “这是哪个噻?”小白问。

    “巴斯光年。”

    “介是啥子?”

    “照亮宇宙的太空骑警。”

    见小白还是一脸懵圈,张叹言简意赅地说:“就是警察叔叔。”

    “嗷,晓得老。嚯嚯嚯,他爪子长的像我舅妈咧?”

    马兰花抽空看一眼,膀大腰圆脖子粗,骂道:“像个鬼!我好看多咯。”

    “嚯嚯嚯~~~”小白窃笑。

    这样子真气人。

    张叹注意到小白手腕系了一根红绳,绳头栓在小摊车上。

    “小白,你手上怎么系根绳子。”

    小白气愤道:“我舅妈干的坏事!哼!屁儿黑,气的我冒鬼火。”

    马兰花说:“哪个叫你乱跑的?我是为了你好,你个瓜娃子,瓜兮兮,昨天就差点丢啦。”

    因为小白好动,喜欢乱跑,昨天就差点丢了,马兰花就想到这个办法,把她栓在小摊车上,这总丢不掉吧。

    马兰花一边做煎饼果子,一边言简意赅地说她不在工地上干了,包工头嫌她做事慢,把她开了。

    “张老板,你的煎饼果子好了。”

    好大一个煎饼果子,比普通的大一倍,果然是大大的煎饼果子。

    虽然有很多话想问马兰花,但现在要赶去上班,人家也没空和他聊天,忙着呢,早上应该是生意最好的时段。

    晚上再说。

    “谢谢,那我走啦,拜拜,小白。”

    “拜拜,张老板,再来嗷。”小白不舍地挥手。

    张叹停下,问道:“马大姐,小白今天会来学园吧?”

    “会来。”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以后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我说,我能帮的一定帮你们,不要太客气。”

    像马兰花被工地辞退的事,他根本不知道,想帮帮不了,可以想见这个女人这两天经历了怎样的艰难处境。

    马兰花闻言,连忙低下头,口中连连道谢,感激无比。

    浦江这座城市呢,繁华无比,但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隔着墙,她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愿意帮她。

    PS:一般遇到年纪差不多的陌生人喊师兄师姐,但小白嘛,瓜娃子,不能指望她用语很规范,叫的顺口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