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09、退学
    PS:一大早小白求推荐票,她夹在煎饼果子里随机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白的到来,让小红马学园热闹了四分,还有六分由榴榴一旁喊666。

    瓜娃子们排队来给小白讲故事。

    晚上十点半,马兰花来接小白回家。

    如今她不在工地干活,自己摆摊做生意,时间相对自由,自然不用每天将近凌晨才接小白。

    “张老板,我想和你说个事。”

    马兰花看了一眼正在阅读区看绘本的小白,说道。

    张叹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好啊,你说。”

    马兰花:“那个,我现在已经不在工地上做事了,摆小摊卖煎饼果子,所以晚上有时间,可以带小白,那个,我想这个礼拜后,小白就不来学园了。”

    “……”

    张叹忽然懵了,脑海里死机了片刻,接着浮起一个声音:小白不来了,程程怎么办??

    见张叹沉默,马兰花又说道:“谢谢你一直对小白的关心,她很喜欢你,我们还住在这里,还能见面的,欢迎来做客……”

    她的话仿佛在很遥远的地方,张叹听不清……

    小白被马兰花接走了,张叹怅然若失。

    回家的路上,小白嘚瑟地说:“舅妈,好多小盆友为我哭了嗷。”

    “为你哭了?为啥子?”

    “我莫有来噻,大家都好想我呢,嚯嚯嚯,我也好想大家嗷。”

    “……小白,你的头发好长了哦,热不?”

    “热,我要吃冰棒。”

    “莫有钱。”

    “为啥子莫有钱?”

    “莫要赚到钱噻。”

    “我卖了辣么多煎饼果果,为啥子莫有钱,舅妈你莫要屁儿黑噢,我会发飙的哦。”

    “你发啥子?你发一个试试。”

    “住啥子嘛,你要打小盆友吗?”

    “回家。”

    “哼!”

    走到家楼下,马兰花钻进一旁的“酒肆”,买了半斤米酒,又买了一根冰棍。

    “给你,瓜娃子,莫要生我的气老。”

    一路气鼓鼓的小白立刻兴高采烈地蹦跶过去,小狗子似的黏上来,甜甜地说:“谢谢舅妈,舅妈你好好嗷,我好爱你嗷。”

    “爬开。”

    小白离开爬开,蹦蹦跳跳回家了。

    家里,白建平刚从工地回来,正躺在一把破旧的摇椅上看电视,剥花生吃。

    汗水湿透了他的工服,头发也湿漉漉的,散发阵阵汗臭味。

    马兰花骂道:“你个憨憨儿,身上湿透了还不去搓澡澡,你生病了咋个儿整。”

    白建平:“嗬嗬嗬~~”

    “滚去搓澡澡。”马兰花骂道。

    小白也冲上来,说:“舅舅,你爪子瓜兮兮哩?你要是不去搓澡澡,你就会僧病,僧病了你就会死翘翘,你快去吧。”

    白建平不满地说:“你唆啥子话这是。”

    “四真的,舅舅,我不骗你的。”

    “瓜娃子走远些。”

    “你才是瓜娃子。”

    “瓜娃子是你!”

    “是你!”

    “就是你,小白。”

    “是你老白,舅妈唆你是憨憨儿。舅妈,四不四?”

    “四!”马兰花果断地说。

    “哈!”小白乐起来。

    “你们两个都是憨憨儿,瓜兮兮。”

    白建平经常一敌二,被虐的很爽,习惯了。

    马兰花拿出撒手锏:“既然你这么唆,米酒你不要喝唠,我和小白美滋滋。”

    白建平立刻起身,认真严肃地说:“我是憨憨儿,瓜娃子也是我,我很瓜兮兮。”

    鹅鹅鹅~~小白大笑。

    马兰花则继续骂道:“那还不滚去搓澡澡。”

    “滚滚滚,马上就滚。”

    白建平在地上打个滚,惹的小白捂着小肚子大笑,铲铲个不停。

    他滚进卫生间洗澡后,留下摇椅,小白飞快地爬了上去,四肢摊开,巴适~~

    “瓜娃子,过来。”马兰花抄起剪刀。

    “住啥子?你不要杀我吖,我好害怕,我好乖的嗷。”

    “宝里宝气,过来,我是给你剪头发。”

    “我为啥子不能留长头发咧?我是女娃娃噻。”

    “你不觉得热吗?”

    “是吗?”

    “当然是咯,过来,舅妈给你剪头发。”

    她把赖在摇椅上的小白拎起来,摁在小凳子上,围上围裙,一手抄起剪刀,一手抓弄她的头发,估摸着怎么下手。

    小白说:“舅妈你要轻点嗷,我的发发丝会疼的哟。”

    “晓得,我会注意的。”

    “舅妈,楼下不是有老伯伯剪头发吗?为啥子不找他咧?”

    “舅妈剪的多好嗷。”

    “是吗?”

    “当然是咯。”

    擦咔,马兰花心里一惊,第一刀就歪了,剪了个坑出来。

    万幸的是,坑在后脑勺,小白看不到。

    好在看不到,不然臭美的瓜娃子要大闹天宫。

    白建平从卫生间出来,见小白在剪头发,围着转了一圈,幸灾乐祸,发出不明含义的嘿嘿笑,被马兰花用死亡之眼瞪了,才不敢再作妖。

    “好啦,小白你去玩,等会儿给你洗头。现在,憨憨儿,过来,坐这儿。”

    “住啥子?我不剪头发。”

    “你看看你头发多长了,像个劳改犯,过来。”

    “舅舅你快去嘛,舅妈剪的好好嗷,你看我好可爱哟。”

    白建平见了小白那狗啃出来的发型,打死不去。

    最终他迫不得已来到马兰花的剪刀之下,因为他的酒要被小白倒了。

    擦咔擦咔~~

    青丝一缕一缕落。

    小白捧着镜子,围着他转圈圈,昂着小脑袋360度无死角围观,嚯嚯笑,不断指出这里剪坏了,那里剪坏了,成了瓜兮兮。

    “小白你莫要乱转,给我看看怎么样了。”

    当白建平看到自己的发型时,心如死灰。

    他从小白手里拿来大镜子,前后左右打量自己,大怒道:“马兰花!你个婆娘!你给我剪的啥子东西!”

    马兰花老神自在地说:“西瓜头噻。”

    “为啥子给我剪西瓜头??这是小盆友的发型。”

    “多可爱嗷,小白是不是?”

    小白附和:“是。”

    她就是西瓜头。

    “重新给我剪!”

    白建平强烈要求,顶着这样的发型出门,他要被工友们笑死。

    马兰花操起大剪子,跃跃欲试:“这是你唆的嗷。”

    咔嚓咔嚓,白建平几乎成了光头。这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发型,头型长什么样发型就是什么样。

    剪完了,老白和小白合力,把马兰花摁在凳子上,老白抄起大剪子,给她也剪了。

    也是个小白似的西瓜头。

    好啦,一家人两个西瓜头一个光头,狗啃了似的。

    三缺一,要是把张老板叫来就更完美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