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26、这个帅哥是谁(2/3)
    PS:明天(21号)中午12点上架,恳请支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等会儿还有一章,为本书第一位盟主windsong1975加更的。

    餐厅包厢里,张叹和苏澜、陈飞雅一边吃晚饭,一边闲聊着。

    三人是校友,关系上天生亲近一些,只是陈飞雅对张叹既有印象不好,伤害过她的好闺蜜。

    若不是今后同在一个剧组,她根本不会来和他见面,今后不出意外也不会有任何联系。

    但谁能想到呢,张叹成了编剧,这次她能拿下女主这个角色,张叹的认可缺之不可。

    当初试镜是公事,大家公事公办,试镜结束后就走了,直到今天,陈飞雅都没有和张叹有过联系。

    她不着痕迹地瞄了瞄张叹的嘴,越看越怀疑这是干了什么[ ]坏事。

    她知道有两种原因,一是接吻的时候受了刺激,嘴唇会肿;二是唾液过敏,导致嘴唇肿胀。

    张叹怎么看怎么像这两种可能之一。

    还是那个张海王啊,陈飞雅心想。

    身边的苏澜忽然笑起来,被张叹逗笑的。

    陈飞雅心里一紧,这几天接触下来,她发现苏澜似乎对张叹并不是特别讨厌,甚至好几次维护他。

    张海王把目标瞄向了苏澜??

    很有可能!

    这次苏澜试镜,据说就是张叹的推荐。

    她的警惕心立刻上升了好几个档次,心中母爱奔涌,想要保护苏澜。

    她心不在焉地和张叹、苏澜闲聊,不经意间发现张叹的形象改变了,以前是小辫子长头发,现在成了短发,显得干净利落。

    确实很帅很干净,难怪能迷倒许多女孩子,陈飞雅心想,海王都是有本钱的。

    起码,现在看起来比以前顺眼多了。在张叹和她闺蜜谈朋友时,她就对张叹的小辫子特别反感,恨不得操起大剪子,帮他剪了,但她闺蜜喜欢啊。

    “飞雅姐,你不是对顾佳这个角色有些疑惑吗?张叹就在这里,可以问他,他什么都知道。”苏澜说。

    陈飞雅愣了愣,说:“呃对,我确实有一些想不明白的地方,张老……”

    “叫我张叹吧,你是我学姐嘛。”

    私底下,陈飞雅确实有点叫不出口张老师,便说道:“张叹,顾佳参加的那个贵妇圈?是不是太夸张了?真的有这样的吗?”

    《女人三十》中,女主之一的顾佳为了把儿子送进贵族双语幼儿园,奉承王太太,打入王太太所在的贵妇圈。

    她第一次参加时,拎的是一个香奈儿的包包,结果合影的时候被剪掉,因为被嫌弃拎的包包掉份儿。

    为了打入贵妇圈,她掏光家底,凑了20多万,买了一个爱马仕包包,这样在合影的时候才没被裁掉。

    这个圈子里的贵妇各种炫富炫夫炫儿子,奢靡、虚荣、虚伪,陈飞雅难以想象生活中真的会存在这样的圈子。

    她觉得这是张叹凭想象编的,编剧编剧,编的剧嘛。

    但是,张叹却说道:“生活中,尤其是浦江这样的大城市,这样的圈子不以为奇,只会更魔幻。”

    “怎么呢?你调查过吗?”陈飞雅问。

    张叹喝了一口冰水,这是苏澜给他点的,考虑到他的嘴唇。

    张叹放下玻璃杯,迎着两位美女的目光说:“我参加过啊。”

    见两人的表情,他哭笑不得地说:“呵呵呵,不要想歪了,我一个朋友的老妈进入过这样的圈子,我跟去玩过。”

    陈飞雅啐了一口说:“我们才没想歪。”

    她心想,《女人三十》这种以“大女主”剧,或许只有张叹这种对女人很了解的人才能写出来,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剧本里没有采用普遍的俯视视角,而是采用了平视的态度,把女性作为真正的叙事主题,她们的成就不是必然跟男性在互动中产生的。剧本尊重女性的多样选择,给予她们努力的空间,打造属于自己的‘半边天’,这样才是“大女主”

    这部剧她之所以很喜欢,就是因为这些原因。

    这样的剧,不仅让她在精神上受到极大的尊重,而且她预感能火。

    她和苏澜又问了一些剧本和角色的问题,张叹认真详细地给她们讲解。

    陈飞雅发现,认真起来的张叹气质沉稳,让人安心,不禁对他的感观有所改变。

    苏澜想起小白,说道:“哎对了,张叹,我们那天试镜的时候,遇到小白一家,给我们讲讲她们吧,好好奇。”

    “小白?”张叹疑惑道,“你怎么认识小白?”

    陈飞雅偷偷盯着张叹,她打量过小白,觉得小白和张叹眉目之间有些相似。

    苏澜笑着说:“那天等候的时候,我们在一个休息室里。我还以为是个客串的宝宝呢,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是第一女配,而且是钦定的,吓得我和飞雅姐瑟瑟发抖。”

    张叹笑道:“你们有什么瑟瑟发抖的,别吓到小白。”

    苏澜说:“人家是铁饭碗啦,我们是萌新,随时可能打道回府,心里别提多羡慕呢。说说嘛,你是从哪里找来的小朋友,很可爱,有股子机灵劲。”

    张叹想也没想,说道:“那是我认的干妹妹。”

    “啊?干妹妹?她,那么小。”苏澜惊讶道。

    “但是很可爱,不是吗?”

    “那倒是。”

    陈飞雅询问:“她叫什么名字?和你同姓张吗?”

    张叹:“姓白,叫白椿花。”

    苏澜、陈飞雅:(⊙▽⊙)

    这名字,好,好好嗷。

    ……

    晚上快九点,苏澜和陈飞雅离开。

    她们住在酒店,专心琢磨剧本,再过几天,《女人三十》就要开拍。

    “我开车送你们吧。”张叹提议道。

    苏澜和陈飞雅都婉拒了,苏澜的小助理杨珠在,由她开车送两人回去。

    张叹目送她们离开,也准备走,忽然电话响了,是黄莓莓的。

    “好啊,被我抓到了,你又在钓妹纸。”黄莓莓说。

    “……”

    张叹前后左右看了看,在身后的餐厅里,看到挥手的黄莓莓。

    他挂了电话,走过去问:“你怎么在这?”

    黄莓莓得意地说:“我一直就在,你进餐厅我就看到了,这不,等你送走了美女我才打招呼,就怕坏了你的好事。”

    张叹懒得解释,和妹儿啊没什么好解释的。

    但是黄莓莓很八卦,询问:“刚才那俩是从哪里认识的?怎么戴了口罩?大晚上的还戴墨镜。不过,虽然看不清脸,但是身材真好,背影杀手,你厉害啊张叹,这都能钓到。”

    张叹嫌弃道:“哎咦,你真是思想肮脏,一个女人,动不懂就用钓这种词,难怪黄姨说你是女流氓。”

    黄莓莓大怒,先是喷了一顿张叹,接着喷她妈。

    她现在对她妈很来气,不仅当她面损她抬张叹,而且竟然对张叹说她是女流氓,到底谁是亲生的。

    张叹摆摆手,心想这姑娘嫁不出去了:“我走了,你吃完了没?要不要一起走?”

    “等等,我和朋友一起来的。”

    包厢里出来一群年轻男女,其中一个女孩说:“莓莓,亚东说去唱歌,一起吧。”

    说完,发现黄莓莓身边的张叹,笑着打趣问黄莓莓:“莓莓,这个帅哥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