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31、假发(4/6)
    张同顺和高小兰来到会议室时,发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怎么大家都在吃煎饼果子?还有个小朋友围着会议桌兴奋地转圈圈,在给大家发水。

    就连仙女似的苏澜都在小口小口吃煎饼果子!

    画面好美,很接地气。

    导演和制片人忽然出现,看着众人愣神,脸上表情似乎有些严肃。

    现场的演员们纷纷停下手里的动作,煎饼果子突然不香了,想的是制片人和导演会怎么想?搞笑吗这是?

    随即不约而同地看向张叹,如果真不高兴,那出气的肯定是这位“始作俑者”张老师。

    苏澜和陈飞雅不禁为张叹小小的担忧,导演和制片人的权威很重,编剧比不上。

    张叹已经吃了两个了,emmm,准确说是一个半,另外半个分给了小白。

    看到张导和高小兰来了,他不在意,继续三下五除二,把手里的煎饼果子吃完,然后优哉游哉地喝水,看的苏澜为他着急,真想替他解释一下。

    “张导,高姐,来一套吗?给你们留了。”

    张叹从小白书包里拿走了最后两个。

    小白伸手抓了抓,抓到一把空气,想藏私,但张张嘴,千言万语说不出口,因为舅妈就在旁边,听到会揍她的屁屁儿。

    苏澜瞪大眼睛,张叹这是昏了头吗?在想什么呢,这时候还不快点解释一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竟然还,还递了煎饼果子过去,请导演和制片人吃???即便两人碍于现场众人不会批评,但心里肯定会不高兴,认为他做事不成熟。

    陈飞雅好笑地看着张叹,觉得很有趣,张叹是莽,还是傻?或者,他和导演、制片人关系铁到这种程度了?

    吴越一直没搞明白张叹的身份,请大家在会议室吃煎饼果子就不是一般人敢做的,这不,恰好撞见导演和制片人来,怎么收场吧,不怕印象不好吗?

    当然,他也吃了煎饼果子,是挺香的。

    众人各怀心思,都在看这位年轻的编剧怎么收场。

    “是马大姐做的吧?我吃过,很好吃,高制片尝一尝。”

    张同顺笑着接过,递了一个给高小兰,然后看到张叹身边的小白,打招呼道:“你好小白,我们又见面了。”

    小白虎着脸,点点头:“晓得唠。”

    她正在生闷气,藏起来的两套煎饼果子被张老板送给了导演。

    众人对张同顺的反应十分意外,接着对制片人高小兰的反应更意外,因为高小兰坐下来就吃。

    高小兰见状,笑着解释:“拍《小戏骨》的时候,就听说张叹老往那边送煎饼果子,好多人都吃过,唯独我没口福,今天终于能尝尝了。”

    张叹说:“是我想的不周到,但话说回来,高姐太生分了,想尝小白煎饼果子,跟我说一句就行。”

    高小兰说怕他笑话,又问:“这叫小白煎饼果子?你叫小白?”

    她问的脸蛋黑黑的小白。

    小白懒懒的说:“爪子嘛~”

    ……

    众人看明白了,这位年轻的张编剧和导演、制片人关系很好,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

    这让她们在心里提醒自己,今后拍戏过程中,不能像别的剧组那样对待编剧,这位是位爷。

    ……

    讨论会开了一上午,马兰花和白建平带着小白留到最后才走。

    白建平看着会议室里人走光了,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马兰花嘲讽道:“要不要我扶你一把咯?”

    白建平强撑着说:“唆啥子咧,我是个坚强的人。”

    马兰花发出冷笑,刚刚结束的剧本讨论会,这位老白紧张到说话结巴,简直丢人!

    小白都没结巴!

    “你笑啥子嘛??我发挥的还蛮好嗷。”

    白建平很不满,这婆娘的缺点一大堆,比如嘴上不饶人,喜欢戳破别人的谎言,毫不给面子。

    马兰花嘲讽道:“你是坟山里头撒花椒,麻鬼。”(PS:只能骗鬼的意思)

    小白跳下椅子,背上小书包,伸出小手,递给他一张纸巾,说:“舅舅,你擦擦你的汗,你爪子流这么多汗呢?你是不是好热吖?”

    白建平僵硬。

    马兰花哈哈大笑。

    张叹去而复返,说:“到中午了,一起吃个饭吧。”

    “不了不了,我们回去噻。”马兰花说。

    张叹:“已经12点多了,你们回去还要自己做饭,1点钟可能都吃不到,小白一定饿的肚子咕咕叫。一起吧,就在公司的食堂。而且,吃完了我找你们还有事。”

    马兰花闻言,和白建平商量一下,那就留下来吧,主要是吃完了还有事。

    确实还有事,张叹把她们带到化妆室,没多久带了一个化妆师来。

    “给你们打理一下头发。”

    小白立刻捧着自己的小脑袋,宝贝儿似的,说:“我不要,我的西瓜瓜头头好阔爱哟。”

    张叹说:“不动你的西瓜头头,只把你后脑勺的那个坑补上。”

    马兰花脸色一变。

    小白疑惑地问:“爪子?哪里来的坑?”

    张叹:“你后脑勺有个坑你不知道吗?哪个理发师给你剪的头发嘛,不负责啊。”

    小白凶巴巴地瞪着舅妈,一副马兰花我要和你拼了的样子。

    马兰花提前把狠话撂下:“茅斯头打电筒,莫要乱来哦小白。”

    这句话的有半句没说,完整的是,茅斯头打电筒,找死。

    考虑到张老板当面,为表斯文,所以没说。

    小白听懂了,气愤地嚷嚷:“气的我鬼火冒~舅妈你是屁儿黑,你爪子害小盆友噻?”

    张叹这才知道原来头发是舅妈剪的,不禁有些尴尬。

    “小白先来,给你整个漂亮可爱的发型。”

    小白听话地坐好,让发型师给她修理头发。

    她结束后,马兰花也被修理了,然后是……白建平!

    张叹、白建平和美发师面面相觑,盯着白建平的光头无语。

    “这没法修理。”美发师为难地说道,他还没到无中生有的地步。

    张叹把《女人三十》剧组的化妆师喊来,请她评估一下这个光头。

    化妆师看了看,说:“光头不行,气质和温暖的一家不符。”

    白建平懵圈,这是说他不温暖,像流氓吗?

    而且,要开掉他?

    不行啊,白建平心里呐喊,他都向工友们吹牛逼了,这要是被退货,他老脸往哪儿搁。

    但是,尽管他内心波涛汹涌,表面上依然云淡风轻,嘴巴严实,一个字不说。

    嘴笨的人,又老实巴结,最容易吃亏。

    马兰花连忙说:“是我是我,是我给他剪成这样的,过几天就会长出来了。”

    化妆师笑道:“这么亮的光头,头发哪有那么快长出来,再说,长出一点没用,至少要短茬。”

    “啊?那可爪子办?”马兰花心里埋怨自己。

    好在,有张叹在,不会让他们吃亏。

    化妆师当然知道张叹的态度,从没想过要换人。

    他说道:“还是戴上假发吧,张老师你看行吗?”

    张叹看向白建平,马兰花先一步说:“行行行,没问题,我们戴假发。”

    ……

    回家的路上,小白围在白建平脚边转圈圈,昂着小脑袋嘻嘻哈哈,捂着小嘴乐。

    “笑啥子嘛,小白,莫要再笑了好不好噻?”

    白建平苦恼极了,说了好几次,小白还是看到他的假发就笑。

    “嚯嚯嚯~~舅舅,你好晒嗷,你爪子回事嘛。”

    此刻,白建平脑袋上戴了假发,大拇指长短,很普通的发型,但看起来完全变了个人,变帅了。

    为了习惯,从浦江电影制片厂大楼出来后,他就戴上了,不打算摘下来。

    一开始走在路上,他很担心行人会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他,但是很快发现,根本没人注意他,反倒是自家的两位,时不时打量他,偷着乐,让他冒鬼火。

    “好唠好唠,不笑唠,小白,吃肯德基不咯?舅妈请你噻。”马兰花看到路边有肯德基店,上次请小白吃过,小朋友吃的很开心。

    然而,这回小白却摇头,说:“肯德基没有舅妈做的棒棒鸡好吃,舅妈,你做棒棒鸡噻。”

    马兰花十分意外,问:“你不吃肯德基?”

    小白摇头,再一次说肯德基没有舅妈做的棒棒鸡好吃。

    “好嗷,我们现在就去买鸡,给你做棒棒鸡,但就是,你的屁屁儿吃的消不?”

    小白一想,立即捂住自己的小屁屁儿,嘤嘤嘤。

    PS:白天的三章更完了,接下来看你们的了,是龙是虫,靠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