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35、无视是对你最大的尊重(2/5)
    PS:恳请正版订阅,还差500冲击精品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第一天拍戏,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比想象的简单?”张叹问道。

    傍晚时分,剧组收工,第一天拍戏,而且是纯素人的小白三人,霍导没有火急火燎赶工,而是控制好进度,前期可以放松一些,磨合的差不多后,才加快速度。

    小白一家主演的小剧场,剧组有个目标,希望在两周之内拍完。

    时间上估算,是足够了的。

    “嚯嚯嚯,巴适得很。”

    小白坐在汽车后座,背着红色小书包,兴奋不已,小脚丫子挂在座位前沿乱蹬。

    马兰花也说比想象的要简单一些,但是觉得自己演的不好,还有很多要学的。

    张叹安慰道:“不用担心,你别当自己是在演戏,就当自己是在卖煎饼果子,日常的生活。”

    小白往后窗玻璃看了看,不放心地问:“舅妈,舅舅会不会丢了噻?”

    舅妈脱口而出:“他又不是憨憨儿。”

    想到张老板就在前面开车,连忙加了句:“他是个成熟的大人噻。”

    小白问:“舅妈,你不是唆舅舅是憨憨儿,瓜兮兮吗?爪子他变聪明了咧?”

    马兰花先是不放心地看了一眼张叹,见他没注意身后,凶狠地瞪着小白,小声说:“瓜娃子你莫要大嘴巴,张老板在这里他也保护不了你。”

    这个瓜娃子在外面什么都说,把她在家里放的那些狠话全抛出来,诋毁她的名声。

    小白嚷嚷:“不要杀我噻,我是个好娃娃。”

    马兰花:( ̄ェ ̄;)

    白建平没有坐车一起回家,而是骑上了他的煎饼果子小摊车,要把小摊车骑回家。

    剧组的工作人员说可以保管,他们不放心,毕竟是自家吃饭的家伙,拍戏不是长久之计,这个才是长久之计。

    马兰花报复小白:“今晚你莫要去小红马学园了,跟舅妈回家,搓澡澡,早点睡告。”

    小白:“我要见小盆友。”

    马兰花:“不见,早点睡告。”

    小白:“我要见瓜娃子。”

    马兰花:“如果你要去,我是不会去接你的,你自己回家,可以不?”

    小白:“我被屁儿黑抓走了爪子办?”

    马兰花:“哪个屁儿黑敢抓你噻,躲你都躲不及。”

    小白:“嚯嚯嚯,这是我的强项噻,那我寄几回家嗷。”

    马兰花:“瓜娃子,你丢了爪子办,屁儿黑把你抓走。”

    小白哼哼唧唧,觉得舅妈逗她玩,明明刚才说屁儿黑不敢抓她,现在又吓唬她说屁儿黑会抓。

    这一晚小白最终没能去成小红马,因为马兰花抓着她打下手,做煎饼果子。

    明天继续拍戏,没时间卖煎饼果子,但是马兰花还是决定做一些,一是送给拍戏的工作人员吃,他们肯定有很多没吃早饭的,二是拍戏的时候也是需要一些煎饼果子的,小摊车总不能空着咯。

    小红马学园。

    “张老板,你好辛苦鸭,你怎么才回家呢。”

    张叹一进门,就被沈榴榴这个小朋友逮着,她今天嘴上抹了蜜,说的话特别好听,很会关心人。

    “你是不是出去玩了?”沈榴榴又补了一句。

    张叹一边上楼,一边对跟在他身后当小尾巴的榴榴说:“这都能让你发现,你不满4岁就这么聪明了?”

    身后响起一串嘻嘻笑声。

    “张老板,小白呢?我为啥子没见到小白?”

    小姐妹之间还蛮关心的嘛。

    张叹扎心,问:“你不和罗子康玩了吗?”

    在小白不在的那两天,榴榴溜须拍马,忽然和罗子康和好了。

    可能是怕今后没有小白的保护,她会挨打。

    “没有的事!我才不和罗子康那个瓜娃子玩呢!……”榴榴跳起脚来,生气地说。

    罗子康已经发誓要做小白一辈子的敌人,现在榴榴要是和罗子康玩到一起,那就是背叛小白,小红马学园里的所有小女生都不会和她玩了,她就成小胖兔……小叛徒了。

    张叹告诉榴榴,小白今天在家休息,不来了。

    “我能进来吗?张老板,我也是小可爱,噻。”

    “可以啊,进来吧,这是你的小拖鞋。”

    张叹之前就给小女生们准备了拖鞋,每一双都标了名字,以免她们穿混了。

    榴榴打量自己的小拖鞋,目光在鞋架上搜寻,找到了小白的那双小熊拖鞋,问:“我能穿小白的吗?”

    “这不好吧?”

    “好鸭。”

    然后她高高兴兴穿了小白的拖鞋。

    “张老板,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吧?”

    “好啊,辛苦你了。”

    你还会讲故事啊,你不是只会喊666吗?

    可怜的小榴榴一个故事没讲完,就被小柳老师追上来,捉走了。

    临走前,她大声嚷嚷:“我这么可爱我为什么要离开张老板,张老板~~你来救救我鸭~~~小白,小白——”

    张叹假装睡着了,见死不救。

    班级微信群里,大家正在热烈地聊天,中心话题就是《女人三十》开拍的新闻。

    “恭喜苏苏,事业再上一层楼,这回是女主角。”

    “苏苏加油,你好棒啊。”

    “叔叔我爱你。”

    苏澜一直沉着不吭声,看到这里忍不住冒泡了。

    “???”

    “是苏苏,不是叔叔,打快了。”

    张叹真羡慕苏澜的人际关系啊,似乎人人都喜欢她,嫉妒的都没有。

    有人把开机仪式的新闻贴出来,张叹心里一跳,新闻里也有他,心想我要暴露了吗?要不要主动告诉大家,他就是和苏苏合作的那位编剧?

    等等,自己说一百句,不如别人夸奖一句,等大家主动发现我,我再现身说法,如何浪子回头金不换。

    然而,他窥屏半天,愣是没人提他。

    他点进新闻链接看,差点气的鼻子冒烟。

    那些记者,不!那些狗仔们欺人太甚,新闻照片只有几个主演和张同顺,完全没有他这个编剧。

    至于新闻里,倒是有提到编剧,但用的词是“编剧”,而没有点名“张叹”。

    这时候要是有小白唱首歌就好了,要不要把榴榴喊上来,给他唱支歌跳支舞?

    不行,榴榴只会喊666,跳舞要叫小米或者程程。

    程程讲故事最厉害,听故事也很治愈。

    胡思乱想中,微信来信息了,是苏澜的。

    “大家都在群里聊天,你怎么从来不说话?”

    张叹心想,你以为我不想说话吗,只怪这群人不待见我,我说一句他们估计要么冷嘲热讽,要么干脆无视。

    “大象以沉默和跋涉保持尊严。”他写道。

    他期待苏澜为他的智慧点赞,结果左等右等,不见回音。

    23点了,苏澜还没有回信息,距离他装逼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看样子,她可能晕过去了,拍戏很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