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39、佩琪和灰太狼(1/5)
    回家的车上,马兰花和白建平不停地感谢张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张叹不是他们叫来的,是城管拿到了名片,然后打的电话。

    至于城管拿到的名片,是小白给的。

    这个川娃子不知何时身上藏了一张张叹的名片,不过不奇怪,剧组开拍后,张叹身上都会带名片,给过剧组里不少人,其中包括小白。

    这位小朋友看到他在发名片,眼巴巴地凑上来,伸手也要了一张,捡了宝似的藏起来,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

    “我都不知道怎么夸你了,小白,你好机灵啊。”张叹笑道。

    要不是他来,白建平很难摆平这事,没准出血1万都止不住。

    拍个戏总共也才8万块钱,这就去了八分之一。

    马兰花在后座犹犹豫豫,和白建平使眼色,最后认清一个事实,老白没用,指望不了,只能自己说道:“张老板,我们都不晓得啷个谢谢你,你是不是花了钱嗷?多少钱,我们给你噻。”

    张叹没跟他们说在城管局的事。

    “没花钱的。”

    马兰花不相信:“没花钱能让我们走?他们哪有那么好,早就唆了,要狠狠罚我们的款。”

    张叹说:“真没花钱,我有认识的人,你看身后那个骑小摊车的城管,我要是花了钱,他们还能有这么好?”

    马兰花心想也是,但旋即又心里暗暗想,张老板看起来好厉害。

    “对了,给我讲讲具体经过吧。”

    “好。”

    马兰花详细叙述了事情经过。

    白建平是真的打了架。

    他从便利店出来,便看到小白被一群城管围着。小朋友凶巴巴的抱着小摊车,不让他们骑走。有人要把她抱走,就被她咬了一口。

    白建平见状,冲了过去,推了其中一人,然后被制服,小摊车被没收,人也被带走了。

    白建平尴尬地挠头,结果又把假发挠了下来。

    小白躲瘟神似的挥手嚷嚷:“住啥子住啥子,莫要丢给我噻,我好害怕嗷。”

    白建平又给戴上了。

    “小白你好勇敢啊。”张叹一边开车一边说。

    “嚯嚯嚯~~~”

    “哦,小白,你的小熊。”白建平想起自己买的小熊饮料,拿出来,插上吸管,交给小白。

    “谢谢舅舅,给张老板喝喝。”

    “我不喝,我在开车,你自己喝。”

    白建平又把另一瓶给马兰花。

    马兰花:“给我住啥子?”

    白建平:“就是给你买的噻。”

    汽车停在城中村的停车场,小白举手,要去小红马学园玩。

    “我都好几天莫有去老,瓜娃子好想我嗷。”

    马兰花抓着她做了几天煎饼果子,今天放她一马:“去吧,10点钟我来接你噢。”

    “瓜娃子,瓜娃子??有瓜娃子在吗???”小白一进学园,就到处嚷嚷,寻找瓜娃子。

    只见走廊里很快涌出一群瓜娃子,叽叽喳喳朝她挥手:

    “小白~~”

    “是小白来啦。”

    “小白没有跑。”

    “小白还活着。”

    “小白快来。”

    ……

    罗子康在窗户口偷偷张望,嘀咕他的敌人出现了。

    一个小身影从娃娃堆中跑了出来,是平时很胆怯一见小白就很冲动的程程。

    她扑上来,抱住了小白。

    小白咯咯笑,想把她抱起来转一圈,结果吧嗒一下,程程被摔了出去。

    她虽然比程程年纪大,但是她瘦小啊,很难抱动程程的。而她之所以能和罗子康打的有来有往,全是因为凶啊,很大一部分靠的是气势,也就是唬人。

    “爪子了,爪子了?莫要哭哦程程。”

    小白赶紧去扶瘪嘴的程程。

    榴榴冲了出来。在她身后,追着暴怒的罗子康。

    她手里提着东西,哐哐当当。

    是一个红色的小桶,还有两把塑料铲子。

    “救命鸭,救我的命鸭~~~~小白~~~”

    她刚才偷袭了罗子康,用小铲子往他肥肥的屁屁pia了一下。

    “张老板~~~你是老板你要保护我,噻。”

    榴榴抱住张叹的腿,躲他身后。

    张叹连忙挡住罗子康,劝他们不要打架。

    榴榴一见自己安全了,立刻兴高采烈去找小白。

    “小白,我们做饭啦~~~”

    这是要去挖沙子过家家!

    张叹吃过她们的须须儿饭和鱼摆摆盛宴,领过盒饭,当下连忙悄悄溜了。

    回到家里,他想起淅沥沥视频网站,一个礼拜没更新了,许多催更的信息。

    张叹现在根本没时间做视频,发个通知,告知大家改为一周更新一集。

    这时手机微信来了,是苏澜的,询问他事情办完了吗,要不要紧。

    ——

    小白家。

    回家的马兰花顺路到楼下小店里买了半斤米酒。

    “老白,晚上可以喝点酒。”她主动说道。

    白建平心情大好:“爪子呢?我的小熊好喝的不得了是不?”

    他觉得,一定是他给婆娘买了一瓶小熊饮料,感动了她,她投桃报李。

    马兰花白他一眼,大吼一声:“爬开!!”

    白建平吓一跳,这婆娘又生什么气。

    马兰花气定神闲地说:“莫要怕,看我把灯吼亮了。”

    楼道里的声控灯一楼到三楼全亮了,这一吼确实声势非凡。

    回到家里,白建平拿出两个小玻璃杯,马兰花倒满,一人一杯。

    在工地上干活的,没有不喝酒的。

    白天喝了酒干活力气大,不容易累。

    晚上喝酒可以促进血液循环,让身体不至于疼的睡不着。

    马兰花也喝酒,相比老白,她更能控制量。

    闷了一口,白建平呵呵笑着问:“爪子今天对我好好嗷。”

    马兰花说:“今天像个男人噻。”

    “爪子唆?”

    “城管你也敢打。”

    白建平呵呵笑,吹牛道:“我也是打过野猪的嗷,那城管能和野猪比?”

    马兰花捧场道:“比不了。”

    “就是噻,我大灰狼都照打过……”

    马兰花:“我看你是公鸡尾巴,翘得高。要不是张老板,你现在已经被猪拱了。”

    “张老板要感谢,但我唆的是真的噻,我冒有吹牛。”

    马兰花起身,端来一叠花生米,搁桌上:“吃点花生米,看把你醉的。”

    白建平不高兴:“婆娘你爪子不相信我咧?”

    “相信相信,我当然相信你,你打过佩琪,打过灰太狼噻。”

    白建平脑袋上渐渐浮现一个“?”。

    马兰花又说:“小白也打过佩琪和灰太狼,你们谁更厉害?”

    白建平脸上的笑容渐渐失去,话不投机半句多。

    他闷了一口酒,怀念走了不久的小白,那个瓜娃子会夸他,不像眼前这婆娘。

    PS:恳请正版订阅,冲击精品。12点会有一章,然后三章在晚上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