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42、每晚最后一个离开的小朋友(4/5)
    PS:为盟主米丶醋加更的第二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大家太厉害了,月票榜我们快进前200名了。

    晚上10点钟,马兰花准时来学园接小白回家。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小红马学园里最晚回家的几个小朋友,其中就有小白,但是马兰花不在工地干活后,她反而成了回家最早的几个之一,每天差不多都是10点左右离开。

    这个时间点正是学园里小朋友睡觉的时间,小白从来不睡觉,正好回家,以免捣乱。

    现在学园里最晚回家的几个小朋友,有罗子康,有江滨,程程和榴榴有时候早,有时候晚,没有固定时间点。

    这一晚,张叹睡不着,身体里有团火在烧,跑了几趟厕所,干脆来到院子里,和老李乘凉聊天。

    进进出出的小朋友和家长们,经过的时候都会和他们打招呼。每走一个,老李就会在记录本上记录。

    这些记录在小老师们那里已经都做了,他是第二道程序,自己加的,说是有备无患。

    热闹了一阵,学园里渐渐安静下来,知了在桑树上叫。

    “已经凌晨了,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老李对张叹说。

    “那我走了,你也休息,学园里应该没人了。”

    “江滨还没走。”老李心中有数,不用看本子就知道学园里还剩下江滨。

    张叹回去一看,果然就剩下江滨。

    江滨睡了一觉,睡眠很浅,醒了,一个人坐在一楼的阅读区看书。

    那里曾经是小白的私人世界,现在成了江滨的。

    “在看什么?”张叹走过去问。

    江滨慌慌张张把书藏在身后,张叹笑道:“隐私不能看吗?那算了,我不看,最近学习怎么样?”

    江滨骄傲地说:“我考了年级第一名。”

    “厉害啊,你爸爸特别为你骄傲你知道吗?他经常在我们面前夸你……”

    聊起学习,江滨很快放松了警惕,最后主动把身后的书拿出来,是一本绘本,张叹记得小白看过的,叫《饥饿的小蛇》,川话叫《饥饿的唆老二》。

    江滨不好意思地问:“张老板你一定想笑我吧?”

    张叹奇怪道:“为什么要笑你?”

    “这是小孩子看的书。”

    “你就是小孩子啊。”

    “我都8岁了!”

    “既然你8岁了,那你为什么看这个书?”

    “我,我就觉得很有意思……其实,我也说不清。”

    “觉得很放松对吧。”

    “啊,对,很放松。”

    “人要劳逸结合,不能一直学习,脑袋绷着很累的,看一看绘本,可以放松,学习才能事半功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给小白读绘本的时候,其实我自己也在看。我23岁都看,你8岁有什么不好意思看的,对不对?”

    江滨想了想,重重地点头说对。

    ……

    凌晨0:30,江滨的爸爸终于来接他了,感谢了张叹,并告诉他,明晚江滨不来学园,他和江滨的妈妈明晚休息,带他去玩。

    江滨显然之前不知道这个消息,惊喜异常,再三确认后,欢快地和张叹挥手告别。

    张叹目送江滨和他爸爸穿过院子,出了铁门,骑上电动车,驶入夜色中。

    他转身把大楼里的灯关了,门关上,回房休息。

    老李也把铁门锁了,没一会儿,岗亭里的灯灭了。

    小红马学园彻底陷入安静中。

    只有树上的知了和角落里的叫鸡子还在轻声叫。

    第二天一早,张叹特地接了小白一家,开车送他们到了剧组。

    小白兴奋地一路叽叽喳喳,因为今天她的小伙伴们会来现场看她拍戏,这是她昨晚邀请的。

    拍戏不让小伙伴来看,犹如锦衣夜行,不得劲儿。

    就是不知道到底会有几个小朋友来,因为她们都太小了,必须有家长带着,而多少个家长白天有空呢?

    好在,今天是礼拜六。

    下了车,小白拉着马兰花的裤子,还在叽叽喳喳说。

    在车上的时候,马兰花碍于张老板在,没有训她,这会儿周围无人,正是好机会。

    “你吵死老子唠,你昨晚是不是吃了鸡嘴嘴?爪子唆个没完呢?”

    小白震惊了一下,接着搬出理由:“我是小盆友……”

    马兰花打断道:“你是小盆友,我是老盆友,爪子我这个老盆友就要让你这个小盆友?你算啥子咧?爬开!莫挨老子。”

    她被小白轰炸了一早上,看样子是忍无可忍了。

    小白气的哼哼唧唧,奈何斗不过舅妈啊,只能乖乖爬开,看到舅舅白建平,准备蹭过来,奈何白建平早有提防,远远的就说:“你莫要过来。”

    小白一边过去一边笑嘻嘻地问:“为爪子不过来咧?”

    白建平:“因为我放了个臭屁,担心你嗝屁。”

    小白立刻止步,捏着鼻子跑了。

    张叹在和霍导聊天,告诉他今天会有几个小朋友来看戏,表面功夫要做足,比如,要温柔一些说话,不要骂人。

    霍导挺照顾小白一家的,只是对工作人员就没那么温柔了,该骂骂,该损损。

    当导演的好像就没几个脾气好的,不然管不住这群孙猴子。

    榴榴最先来,这个调皮捣蛋、煽风点火的小姑娘是被她的爸爸妈妈带来的。

    张叹第一次见到她的爸爸,这是一个高瘦的青年,脸上始终带着笑容,看起来很亲切,语调活泼轻松。

    他怀疑榴榴的性格很大部分遗传自他。

    因为榴榴的妈妈更显沉默和温柔。

    小白也是第一次见到榴榴的爸爸,频频打量他,小脸上时常露出傻傻的笑容。

    然后是程程来了。

    程程好威风哦,她是坐着她爸爸的摩托来的,还戴了粉色的头盔。

    这个内向的小妹妹背着小书包,从里面拿出小点心分享给小白和榴榴。

    之后陆续又来了好几个小朋友,然后是小米来了。

    小白看到她的第一眼,眼睛就亮了。

    小米比程程更威风,她是坐警车来的。

    小白呼啦一下,拥了过来,小手在警车上摸啊摸啊,赞叹这手感,铲铲……

    带小米来的,依然是曾经那位女警。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张叹已经知道,这位名字叫丁佳敏,是一位社区民警。

    “小白,小白你过来——”

    剧组的化妆师把小白捉走,不理会她的嚷嚷抗议,说:“你不能再到处溜了,来化个妆,马上要开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