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46、小白的字(3/5恳请正版订阅)
    “小王怎么还没来?老白,你唆会不会出事嗷?”

    “能出啥子事,他刚才不是打来电话,说还有半个小时嘛,耐心等等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半个小时早就过去老。”

    “我看么有过去。”

    “爬开!睁着眼唆鬼话,要不你先去小红马接小白噻。”

    “好嗷,那我先去老。”

    白建平正要离开,忽然视野里出现那熟悉的小摊车,招牌上的“小白煎饼果子”十分醒目。

    小王终于来了。

    他们在路口等蹬煎饼果子小摊车的小王,差点以为他迷路了。

    两人赶紧上前,当看到小王的样子时,吓一跳。

    这是熬了几个通宵??

    小王脸色苍白,身上的T恤黏在身上,满身大汗。

    看到白建平和马兰花,他刹住车,露出一个解脱的表情,感觉自己得到了升华。

    他涩声说道:“终于到了吗?我差点以为没有尽头。”

    白建平和马兰花去扶他下车,小王刚一落地,忽然噗通一下,跪在两人面前。

    两人吓一跳,连忙说你这是住啥子嘛,不要这样子噻,我们原谅你了。

    小王尴尬地起身,说他只是腿软,没别的意思。

    不过,他确实很真诚地说:“马大姐,对不起,这段时间是我昏了头,给你带来了麻烦,对不起。”

    后退一步,朝他们鞠了一躬,又差点跪下了,好在早有提防的白建平扶住了他。

    小王接着说:“我是体会到了,干什么都不容易,我以为我很能吃苦,但是这一路蹬三轮回来,让我差点累虚脱,这个工作真累。我是真的佩服你们,我年轻人蹬一次就受不了,而这却是你们的生活常态,张老师说的对,生活中人人都是勇士。”

    他拿出一沓钱,哆嗦着交给马兰花:“这是这段时间买你煎饼果子的钱,一共800块钱。”

    马兰花见他手抖得厉害,说:“好大一笔钱,算了吧,我们不收,你也莫要心痛噻。”

    小王苦笑道:“我不是心痛钱,我是累的,手脚都在抖。”

    “哎哟,那你坐下来,坐着吧。”

    小王摇摇头,把钱塞给她,并且又拿出200块钱,说:“这个也拿着。”

    “这是啥子钱嘛??”马兰花问。

    小王:“你车上的40个煎饼果子我一路上卖了,这是卖的钱。”

    马兰花和白建平见他身体虚弱,要扶他到家里休息,但是小王没让,他打了一辆车,走了。

    目送出租车驶入车流,马兰花对白建平感慨道:“多好的小伙子哇。”

    白建平:“你不是经常唆他是屁儿黑吗?”

    马兰花瞪他一眼,说:“我还天天唆小白是屁儿黑,唆你是憨憨儿,那你是憨憨儿吗?”

    “不是。”

    “不,你就是。”

    “你莫要太嚣张,我去接小白唠。”

    马兰花跟着他往小红马学园去,说:“张老板好厉害嗷,小王看样子能变好。”

    “锤子有时候也能变铲铲。”

    两人来到小红马学园接小白,但小白不肯走,她正忙着呢。

    “住啥子?莫吵我,我好凶的嗷。”小白凶巴巴地说。

    马兰花脸色一黑:“你个瓜……”

    撸袖子。

    白建平拦住她,小声说:“你想住啥子?张老板在嗷~~”

    马兰花顿时熄了火,恨恨地盯着小白,这小家伙在使劲往张叹和江滨之间钻,瞎嚷嚷。

    “给我康康噻,给我康康嘛,哇,好好嗷,爪子住的嘛?”

    小家伙踮起小脚,打量张叹和江滨联手做的一张贺卡。

    张叹得知今天是江滨的爸爸妈妈结婚纪念日,便提议江滨做一张贺卡,送给他们。

    时间不多,所以做贺卡是最适合的。

    贺卡上写了字,内容和字都是江滨自己写的,当然,张叹提了建议。

    “写的啥子嘛?念一下噻,小白也要学习学习。”一个小文盲在嚷嚷。

    江滨念道:“爸爸……”

    “莫叫我,莫叫我,我不是爸爸,我是妈妈。”

    “……我不是叫你,我说念字。”

    “江大锅你不认识字,张老板念噻。张老板,小白想听你念。”

    张叹念道:“爸爸妈妈,我和你们一起变老。”

    小白一听,脸上放光,赞叹道:“哇~~”

    张叹摸摸她的小脑袋,说:“你舅舅舅妈来了,你快回去吧。”

    “我不回去,我才不回去!我是个燕燕,我要数星星,我要等江大锅的爸爸妈妈~~~”

    几分钟后。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是个乖宝宝,我要睡告,我是个燕燕,我明天还要拍戏呢。”

    小白一马当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小红马学园。

    马兰花跟在她身后,冷笑道:“瓜娃子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不晓得老子的厉害。”

    小白回头对落在最后的白建平说:“舅舅——你爪子不管管你婆娘咧?你爪子想的嘛~~~”

    说完就跑。

    马兰花在后面放话:“宝里宝气,瓜娃子你有本事莫要跑噻,我们来聊聊天,你爪子管管我嘛。”

    “哼!”

    小白一边走在前头,一边唱:“唐僧骑马咚那个咚,后面跟着个孙悟空。孙悟空,跑得快,后面跟着个猪八怪。”

    听着听着,马兰花就觉得不对劲,这瓜娃子翻来覆去就是这一句。

    她略一琢磨,瓜娃子是在拐着弯子骂她?

    不过,她看了看最后的白建平,要骂也是老白最惨,猪八怪!

    马兰花:“莫要唱唠,吵死唠。狗子都被你吵醒了。”

    随着小白的歌声在巷子里回荡,安静的夜里响起一片狗叫声。

    “莫要吵唠!狗子要来咬我唠!”

    这里的狗子对她很不友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和身前的这个小不点关系很好。

    吵吵闹闹回到家里,马兰花把小白转过来转过去,在她发飙之前说:“你爪子搞的嘛,出了一身臭汗,臭死唠~~又要搓澡澡啦。”

    小白一听,立刻找来自己的小水枪,别在腰上。

    “你住啥子?洗澡还想玩水枪是不是?”

    “我不是玩水枪,我是要保护寄几。”

    “哪个会打你哦。”

    小白不说话,小白只看着她。

    马兰花秒懂:“锤子!那你自己去搓澡澡。”

    “好噻。”

    小白欢快地跑进了卫生间,马兰花不放心,跟着进去了。

    “舅妈你爪子又来了噻?”

    “你肯定会玩水水。”

    “biu~~~”

    “瓜娃子!你莫太嚣张哇~~~”

    耳边吵吵嚷嚷,白建平坐在摇椅里,晃啊晃啊,巴适~~

    好一会儿老马和小白出来了,他看了一眼说:“好哇,你们两个玩水水玩的好开心嘛。”

    马兰花气道:“锤子!老子是被瓜娃子弄湿的。”

    小白有不同看法:“是舅妈自己想玩水水,还怪小白咧,哼!”

    她一边和舅妈打嘴仗,一边爬上小床,抱着小熊猫打滚,忽然爬起来,说:“舅妈,给我一支笔噻。”

    马兰花给她找了一支笔,却没给纸。

    没纸也没关系,小白就坐在床上,往墙壁上写字,歪歪扭扭的,但写的很认真。

    “瓜娃子你往哪里写哦~”

    小白得意地嚷嚷:“我会写字唠~~我会写字唠!嚯嚯嚯~~”

    跳下床,跑去告诉舅舅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马兰花找来抹布,准备擦掉墙壁上的字,嘀咕说这写的什么字嘛,螃蟹走路都比这好看。

    忽然动作一滞,她认出了这四个字。

    爸爸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