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47、不要到处吹牛(4/5求正版订阅)
    PS:为盟主詹伯約加更的第二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地方真好啊,闹市取静。”苏澜看着眼前的小花园,赞叹道。

    身边的陈飞雅点头同意,没想到张叹带她们来学习野兽派插花,竟然会是这么一个漂亮的小花园。

    “很贵吧?”她问。

    张叹带路:“其实不贵,但是要进来必须是会员,它不对外开放的。”

    陈飞雅跟在他身边,好奇地问:“那你是会员?”

    张叹:“以前办过,没用完。”

    陈飞雅追问:“你还对插花有兴趣啊?”

    张叹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没回答,而是说道:“好了,我们进去吧。”

    眼前是一栋大理石建筑,三层高楼,西方风格。

    浦江是一座中西交会的都市,保留了很多曾经遗留的西方建筑。

    一个女服务员站在门口等着,笑着朝张叹躬身道:“您好,张先生,请跟我来。”

    张叹在《女人三十》里写过野兽派插花艺术,在剧中,三位女主集体学过,甚至有一个场景就是她们一边插花一边聊天的。

    除此之外,贵妇圈也有这样一幕。

    陈飞雅读到这一段时,以为是张叹编的,不说别的,这名字就让人难以和插花这种高雅活动联系起来。

    但是,张叹告诉她和苏澜,这种插花派不仅真实存在,而且在特定圈子里非常流行。

    张叹前段时间已经答应带苏澜和陈飞雅来见识,甚至联系好了,但是因为小白的煎饼果子小摊车被城管扣了,导致那天爽约。

    服务员把他们带到一个宽敞的向阳的房间,房间里花香扑鼻,太阳从落地窗前照进来,但是一点不热,气温温和凉爽。

    插花师已经在那儿等着,这是一位年纪大概30岁左右的女性,身材纤细,笑容温柔。

    闻到房间里的花香,苏澜情不自禁打了个喷嚏,停下脚步,犹豫不决,有话想对张叹说,但是又不好意思。

    “放心,这里没有玫瑰。”

    张叹知道苏澜对玫瑰花的香味敏感,一闻就会打喷嚏。

    苏澜抬头看了看他,微张红唇,对他知道她的忌讳感到十分奇怪。

    张叹总不能说我当年为了追你什么都打听好了,他转移话题道:“老师已经在等着了,进去吧。”

    “喔。”苏澜觉得他的话让人很安心,乖乖地和陈飞雅进了房间。

    “欢迎你们,张少好久没来了。”插花老师笑着问候,在她身前的实木长桌上,摆了一堆花束。

    苏澜和陈飞雅都不禁看了张叹一眼,张少?这是什么称呼?而且看样他真的对这里很熟。

    张叹恭维道:“一年多没见,王老师的气质更好了,插花果然是一门培养气质的艺术。”

    王老师笑的很开心,伸手示意他们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

    “请坐下,我们准备开始了。”

    苏澜坐在中间,张叹坐在她左手边,陈飞雅在右边。

    王老师微笑着询问:“苏小姐和陈小姐对我们野兽派花艺有所了解吗?”

    陈飞雅此前根本不了解,因为拍戏需要,所以在网络上搜索了一下,但是网络上关于野兽派花艺介绍很少。

    她现在说的就是搜索来的“大众知识”,说着说着,连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王老师笑着说:“讲的其实很对,但只是一方面。苏小姐呢?”

    苏澜很光棍,直接说:“我不清楚。”

    说完,她看向张叹。

    王老师笑道:“张少就算了,对他不是考验。野兽派花艺其实是……”

    她侃侃而谈,不得不说口才很好,像讲故事,引人入胜,不知不觉苏澜和陈飞雅都听进去了。

    期间有工作人员进来,在张叹耳边说了句话,张叹便抱歉一声,跟着走了,房间里只留下三个女人。

    “好了,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不知道我有讲清楚吗?”王老师问道。

    苏澜说:“王老师讲的真好,我一开始看到剧本里有这个派系,还以为是张叹编的呢,没想到有这么丰富的来历。”

    “剧本里?”王老师好奇地问。

    苏澜:“对啊,张叹把这个写在了剧本里,我就觉得奇怪。”

    王老师眨眨眼睛,更加好奇了,张少成了一名作家吗?他怎么对这个感兴趣?

    旋即看到眼前两位漂亮的女演员,似乎明白了什么。

    “接下来我们就实践操作吧?”她问道。

    每人身前一丛鲜花,跟随王老师操作。

    这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女声响起来。

    “这里既然是空的,为什么不让我们用……咦,还真有人在。”

    苏澜和陈飞雅,以及王老师都看向大门处,那里,一个穿着华丽的妇人正看过来,用审视的目光打量几眼后,对身边拦住她的工作人员说:“还真有人在啊。”

    她不是一个人来的,在她身后,还有七八个妇人,都衣着华丽,一脸傲色。

    当先的那个妇人见有人在,便想离开,这时她身后的一位说道:“那不是演戏的那两个吗?演什么来着?……我一下忘了。”

    她的话引起了众人的好奇,纷纷打量苏澜和陈飞雅。

    很快有人认出了她们。

    一帮妇人站在门口,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苏澜和陈飞雅涵养再好,也不禁脸色沉下来。

    而门口的工作人员无论怎么劝,这些妇人根本不搭理。

    王老师放下手中的鲜花,过去说道:“刘太太,你们的房间在隔壁,不在这里,为什么不过去那边聊天呢,这里我有客人在。”

    刘太太就是当前的那位,她夸张地笑着说:“没看过明星嘛,哎我问问你,那个是不是苏澜?我们说了这么久,她也不吭一声。”

    王老师:“您不觉得这样议论别人很不礼貌吗?您们还是快走吧,我要关门了。”

    她这一说,刘太太立刻不高兴了:“这个房间是我先预定的,你抢了我的房间还跟我这么横!”

    王老师:“刘太太你不要乱讲,这个房间不是你先预定的,在你之前,已经被预定了,这点我们绝对可以保证,我们不会加塞客人。”

    但是刘太太就是认为她先预定,然后被人抢了。

    这个房间是这里最好的一个,阳光充足,视野开阔,空间也大,一般人很难预定到。

    吵吵嚷嚷,把插花的心情都搅和了,陈飞雅怒了,把手中的花啪的一声拍在长桌上,起身朝这些人说道:“你们是谁啊?我让你们进来了吗?有没有点礼貌?!!”

    她话音一落,现场先是安静了几秒,接着叽叽喳喳响起更大的噪音。

    “小演员好凶,傲什么呢!也不知道是谁领她们来的!”

    “说不定是哪位太太家的先生呢,哈哈哈~”

    ……

    苏澜和陈飞雅气的咬牙。

    眼前这些人虽然衣着高档,但是为人并不比其他人高级,甚至更加的低劣。

    正如《女人三十》里的贵妇圈,她们衣着光鲜,自诩高人一等,过的人上人生活,但是品位低劣,爱慕虚荣,生活过的空洞乏味。

    “干嘛呢这是?”

    张叹回来了,一眼就看到门口聚集了许多人。

    “这是菜市场呢?这里不卖花。”

    陈飞雅立刻朝张叹喊道:“张叹,这些人莫名其妙跑到这里来,赶都赶不走。”

    “赶?谁敢赶我?”

    刘太太不满地瞪着陈飞雅:“我知道你,演过几部戏,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你拍的《女人三十》背后是我朋友投资的,信不信我让你滚蛋。”

    “你!”

    陈飞雅怒目而视,苏澜拉住她的手,让她消消气,不要被激怒了。

    张叹分开众人,进到房间里,打量刘太太,忽然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刘太太吗?”

    刘太太一愣,诧异地打量他,有点眼熟,但是想不起来:“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张叹笑而不语。

    一旁的王老师说:“这是张叹张先生。”

    刘太太猛的愣住,不确定地上下打量张叹。

    张叹则笑道:“还没想起来?”

    刘太太脸色难看至极,挤出笑容道:“想,想起来了,是张少呀。变化太大,一下子没认出来。”

    她连连说了三个对不起,想要开溜。

    张叹说道:“刘太太,刚才听你说你朋友投资了《女人三十》?你哪个朋友?我挺好奇的,这部电影我记得是没有其他人投资的。”

    刘太太尴尬地说:“就是吴太太家的先生嘛。”

    “哪个吴太太?吴倩莲?还是吴悠?或者是其他的吴太太?”

    “就是那个吴太太嘛,哎呀,张少,我还是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

    张叹目送她们离开,说道:“刘太太,以后不要到处吹牛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