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49、那个张海王!(1/3求正版订阅)
    马兰花的怒气在飞速狂飙,几乎要原地爆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用目光严肃地反复巡视家中四壁,最后怒吼道:“小白!你个瓜娃子!你给爬过来——”

    房间里响起一阵乒乒乓乓响,似乎小白在飞速爬过来。

    但是,

    砰的一声……门关了。

    瓜娃子没出来认罪,而是把自己锁起来,保护好。

    马兰花:“……”

    瓜娃子不仅不听话自己爬出来,而且准备拒捕,把门关了。

    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马兰花去敲门,让小白开门。

    “小白开门!”

    “住啥子?”

    “开门!!!”

    “舅妈你不高兴你就要扁[ ]我,爪子做小盆友介么惨咧?”

    “你还敢给我叫冤,你看看家里的墙壁,是不是你写的??!!!”

    里面不做声了,心虚不已。

    自从会写“爸爸妈妈”四个字后,小白兴致高涨,又学了“马兰花”“白建平”“白椿花”“张叹”四个名字,把家里写的到处都是!

    “瓜娃子,你给我出来,我饶你一命,你要是不出来,我杀进去,你就完蛋了。”

    “舅妈你是屁儿黑~~”

    好刚的小盆友。

    两人隔着门吵起来,谁也不退让,一个说要把里面的娃娃捶扁,一边认定外面的舅妈是屁儿黑。

    吵得不可开交。

    白建平来当和事佬,劝马兰花不要生气,家和万事兴嘛。

    “爬开!你不教育小白,坏人只有老子做咯。”

    白建平呵呵笑,指着她的胳膊说:“你看看你手臂上,怎么有东西?”

    马兰花翻转手臂一看,气的大喊:“瓜!娃!子!谁给你的胆子,竟然在我的手臂上写字!啥时候干的坏事儿?”

    里面的娃说:“不是我干的,是不是舅舅吖?”

    白建平气的掉头走了,没错,小白是个屁儿黑,让老马把她捶扁吧。

    马兰花哪会相信小白的胡话,手臂上的字迹跟螃蟹爬了似的,一看就知道是某个瓜娃子干的。

    她猜测,应该是趁她睡午觉的时候写的。

    写的是“马兰花”三个字,以及画了一朵惨兮兮的花。

    她打量右胳膊,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密密麻麻的字和花,跟画了符咒似的。

    不仅如此,她很快发现自己的腿上也有,脚面上也有。

    翻开脚底板,脚底板上竟然也有!

    她不放心,照镜子,额头上果然也有一朵花!!!

    这个瓜娃子!!!

    马兰花没有洗,留着,当做证据,转身拿了苍蝇拍,回来敲门:“小白,我们做棒棒鸡咯,快来跟舅妈去买鸡噻,你要是不去,我和你舅舅就走唠~~~”

    ——

    花艺馆里,太太圈。

    “我打电话问了刘太太,她不肯说呀。”

    “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她恶了人家,也不让我们去交朋友,真是的,怎么这样子呀。”

    “早就说过,刘太太这个人呀,心眼小。”

    “那我们去还是不去呀?”

    “去呀去呀。”

    ……

    张叹几人吃完午饭,坐了一会儿,准备离开。

    结账时,服务员告诉张叹:“你们的账王太太已经付了。”

    说完指了指不远处,五六个太太们在吃午饭。

    张叹过去表示感谢,太太们热情似火,留他再吃点东西。

    苏澜撇撇嘴,招呼说:“张叹,走啦~~”

    张叹朝她笑了笑,对一众太太们说:“我要走啦,阿姨们,拜拜~~”

    张叹走了,王太太她们仿佛被人施了石化的魔法,呆愣当场。

    阿,阿姨们??

    直到服务员来上菜,她们才回过神来,一个个满脸怒容,跟撩了尾巴被看了屁屁的猫咪似的,纷纷炸毛。

    “侬们听到了吗听到了吗?竟然喊我们阿姨,这个人怎么这么坏?”

    “好没有礼貌,哪里来的野小子嘛。”

    “我就说了不要理他不要理他,你们非要,现在好啦,这叫自取其辱呀。”

    “是的呀是的呀,我也是这么说的嘛,王太太非要来交朋友。”

    王太太脸色不大好,但是力主来交朋友的是她,所以得强撑着,说:“哎呀,人家张叹说的也没错撒,我们就是阿姨嘛,怎么啦?你们还当自己是小女孩小姑凉吗?”

    几位太太被说的脸色不大好,其中一人反驳说:“叫小姐姐也可以的嘛,干嘛要叫阿姨,多显老噻。”

    王太太冷笑:“哎呦,杨太太呀,是不是显老我不晓得,侬要是把妆卸了,我们才好判断嘛。”

    杨太太大怒,指甲陷在掌心里,忍着火气说:“杨太太你什么意思嘛?你好好说话哈~不要阴阳怪气。”

    “我就这样唆话了怎么了嘛,说实话我还不行嘛!”

    ……

    几分钟后……

    “哎呀不要打架嘛,不要打不要打~~”

    “有话好好唆啦,服务员!服务员快来~~”

    ——

    回去的路上,杨珠开车,苏澜和陈飞雅坐在后排聊天。

    至于张叹,自己走了。

    两人都拿着张叹送的礼物,仔细端详,越看越喜爱。

    这礼物送的,戳中她们的心窝窝。

    等等!

    苏澜忽然想到什么,脸色沉重,问喜滋滋的陈飞雅:“飞雅姐,问你个问题。”

    陈飞雅把玩着手中的方栖姬,这小东西大概她巴掌大小,正好一手掌握,不仅萌出血,而且手感极好,材质是实木,打了蜡,防雨防晒防摔。

    张叹真会送礼物,送到人心坎里呢。

    听到苏澜的话,她的目光依然黏在手办上,说:“苏苏你看,方栖姬的小裙子好眼熟,好像哪里见过。”

    苏澜打量,脸色古怪道:“你当然见过,这是你在《女人三十》开机仪式上穿的嘛。”

    “啊?”陈飞雅惊讶,旋即脸上满是惊喜。这小东西虽然小,但是全身都是细节,探究这些细节很有意思,她乐此不疲。

    “苏苏你知道吗?张叹说方栖姬是有故事和身世的,他会写出来给我的。”

    苏澜问:“他有时间吗?”

    陈飞雅:“他说会挤出时间来。”

    苏澜撇撇嘴,想起自己要说的话,问:“飞雅,你很喜欢手办吗?”

    陈飞雅点头:“当然,我很喜欢,尤其是这种萌妹纸的手办,不要太大,方栖姬这样最好,长头发,大眼睛,Q版萌娃,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苏澜说:“原来你有这爱好啊,我一直不知道。”

    陈飞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公司给我的人设是御姐型,喜欢萌娃手办和人设不符嘛,所以我一直很保密。”

    苏澜点点头,旋即若有所指地问:“那张叹怎么会知道你有这爱好?”

    陈飞雅愣了下,说:“不是吧,他是凑巧的嘛,刚才吃饭的不是说了吗。”

    “你知道我的爱好是什么吗?”

    “你喜欢哭。”

    “……”

    陈飞雅见苏澜无语的样子,扑哧一笑,搂着她的肩膀说:“开玩笑的啦,我们苏苏是特感性的人。”

    昨晚和陈飞雅追剧,苏澜一边追一边情不自禁落泪,所以让陈飞雅知道了她的这一大弱点。

    苏澜:“我很喜欢那种DIY小屋。”

    陈飞雅:“所以我看出来了,你很喜欢张叹送的这个礼物。”

    苏澜见她还没听懂,直接说道:“所以你不奇怪吗?张叹送的两件礼物都正好是我们最喜欢的,他对你说手办是凑巧你喜欢,难道diy小屋也是吗?没那么凑巧吧?”

    陈飞雅渐渐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他想养鱼?”

    苏澜哑然失笑。

    陈飞雅:“笑什么嘛,难道不是这个意思?他调查过我们!”

    苏澜端起微型小屋,打量里面的两只猫和一只狗,说:“你知道吗?我家里就有两只猫和一只狗,而且,品种和这个一样。”

    陈飞雅倒吸一口气:“张叹是跟踪狂??”

    两人对视,旋即几乎同时说:

    “张~海~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