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53、吻戏(2/3求订阅)
    “你确定是现在?”

    “千真万确,张老师,我骗谁都不会骗你,想看的话你就快来呀,想要阻止就要更快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好,我现在就过来。”

    结束了微信聊天,杨珠赶紧把手机收起来,瞄了瞄不远处正在化妆的苏苏姐,忽然吓一大跳,因为苏苏姐正通过化妆镜看着她,看样子,已经看了好长一段时间。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做贼心虚,杨珠抬头挺胸,呵呵笑。

    苏澜一边任由化妆师给她化妆,一边问:“你刚才一直傻笑什么?”

    “啊?没,没有啊,我有笑吗?”

    杨珠否认,她也确实没感觉到自己在傻笑。

    傻笑的人一般不会察觉到自己的傻样。

    苏澜没有争辩,而是对着镜子问了句:“你们觉得呢?”

    化妆师首先叛变:“珠珠确实傻笑了好一阵子。”

    杨珠:(#`д′)?

    服装师第二个叛变,并且踩了一脚:“珠珠就像那个歪嘴战神,嘴巴都要咧到耳根子了。”

    杨珠:ψ(*`ー′)ψ

    她服了,为了避免整个化妆间的人都叛变她,主动说道:“苏苏姐,我确实傻笑了。”

    苏澜:“你谈恋爱了吧?”

    杨珠吓一跳,连忙摆手否认。

    她没有谈恋爱,她只是又一次出卖了小主,所以心虚不已。

    苏澜要拍戏了,没再逗弄她。

    杨珠像一只小狗子,布灵布灵地跑出去了。

    外面的天才是自由的天,她深吸了一口气,不放心,把手机里和张叹的聊天记录删了。

    今天有苏苏姐的吻戏,因为张老师给的好吃的太多了,她当了间谍,通风报信。

    这会儿,张老师已经快到了。

    嗯,她也很好奇苏苏姐的吻戏,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苏苏姐的荧幕初吻。

    只是荧幕初吻哦,生活中的初吻,她就不知道了,她希望给的是张老师,因为……

    “拿着,趁热吃味道更正宗。”

    张叹来了,第一时间找到通风报信的杨珠,把“顺路”买的浦江小吃给她,然后才去看苏澜拍戏。

    杨珠掂量了一下分量:“太多啦太多啦。”

    张叹鼓励道:“慢慢吃,你可以的。我先去啦。”

    目送张叹走远,杨珠小声说:“我不是说太多了吃不完,而是说给的太多了我没法不做小胖兔。”

    对张叹的出现,苏澜很惊讶,说:“你今天不是在公司有事吗?怎么来了?”

    我接到情报,你今天有重要戏份拍,我得看个热闹。

    张叹:“今天天气好,闷在房间里开会太浪费,还是剧组的空气自由香甜。”

    苏澜没有为他的回答点赞,她直接无视了他。

    张叹去找导演,导演正在忙着最后的准备。

    “导演,今天的吻戏怎么拍?”

    张同顺顺口就说:“这么拍。”

    “啊?这么拍是怎么拍?”

    张同顺:“你平时不关心拍戏的啊,怎么突然关心吻戏?噢,知道了。”

    他想到上一次张叹把苏澜请到他们饭局,可见两人关系有点不一样。

    “你放心吧,吻戏是借位,不会真吻。”

    张叹赞道:“张导英明。”

    “既然不希望看到,当初干嘛要这么写。”

    “当初不知道谁来演。”

    “别人没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

    “呵,男人。”

    这一段戏的剧情是,王嫚妮被海王俘获芳心后,放下一切顾忌和他在一起。

    剧本里写的是,王嫚妮跑来,见到海王,扑上去,拥吻,然后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张叹跟在张同顺身后,要看现场。

    “我要是赶你走,你也不会走是不是?”张同顺问。

    因为是室内戏,空间有限,不是非必要人员,都离开,胡统筹在负责清场,就连杨珠都被赶走了。

    张叹大义凛然地说:“我是编剧,我要为演员们的台词负责。”

    张同顺点点头,没再管他。

    苏澜频频往他这边看,有些羞涩,心里恨恨地想,这个张海王脸皮好厚,平时不来剧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见过像今天这么积极的。

    “好啦,各就各位,准备好。”张同顺喊道。

    他说的没错,这一段戏确实是借位,两遍就过了。

    张叹鼓掌:“张导掌控全场,演员演技炸裂,台词写的精湛,了不起。”

    张导抽空瞅了他一眼,又呵了一声。

    “哼~男人。”

    苏澜哪里会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傲娇地走了,但心里有点甜丝丝的。

    张叹跟过去,递给她小半杯温水。

    苏澜说:“你跟过来干嘛呀?”

    “我是编剧,我给你讲戏啊。这一幕之后,王嫚妮的心理和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不是一个完美的姑娘,甚至在一些人眼里,她颇为势利……”

    “但其实她不势利。”

    “不,她就是势利。她自己知道,但是她从不敢正视。后面有一幕戏,她被顾佳点出来了,所以特别生气。你别这种眼神,势利其实不是万恶之源,你得想想王嫚妮这个角色的处境,她快30岁了,在浦江还一无所有,她会着急……”

    不远处,胡统筹问张同顺:“导演,要去提醒下他们俩吗?已经超时了。”

    张同顺:“让他们讲讲吧,我们张老师来一趟不容易,让他讲个够。对了,你在这看什么?忙去啊。”

    ——

    幼儿园里,今天很热闹。

    今天是幼儿园的家长日,小朋友们的爸爸妈妈都来参加集体活动了。

    小米背着小书包,茫然地站在人群外,看着眼前一个个三口之家,不知所措。

    “小米~~你怎么还背着书包?可以放下来了。”一个女老师跟她说,这是她班上的老师。

    “哦。”小米把小书包放下,但是没有放回教室,而是抱在怀里,紧紧的抱着。

    这样更有安全感。

    小老师想和她多说几句话,但是今天来的家长太多了,大家都想向她询问自家孩子平时的表现,她很快就被人们带走。

    又只剩下小米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她昂着小脑袋,打量现场,欢声笑语,但她突然想哭。

    她忍着,小声嘀咕我是坚强的小米我不会哭。

    这句话是小白教她的,榴榴会用,她也会用,她们都会。

    她已经很多天晚上没有哭了,小柳老师都夸了她。

    但是现在她很想哭,她想妈妈了,要忍不住了。

    小白说她的妈妈很快就会回来,她高兴了好几天,但为什么不现在回来?

    正当她抹眼泪时,身后传来一个温暖的声音。

    “小米童鞋,对不起,我来晚了。”

    小米回头,看到穿着警服的小敏姐姐。

    今天代替妈妈参加幼儿园活动的,是民警丁佳敏。

    丁佳敏蹲在小米跟前,轻轻拨开她擦眼泪的小手,伸出手,替她擦掉眼泪。

    小米带着哭声问:“小敏姐姐,你抓完坏蛋了吗?”

    丁佳敏轻轻把她抱在怀里,说:“我抓完了坏蛋,现在该保护小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