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54、针头(3/3求订阅嗷)
    浦江盛世梅园项目工地上,钢筋水泥铸就的高楼已经显出雏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是一栋高达40层的大楼,定位高档住宅区,从已经拉起来的横幅可以看到,开盘价3万起步,工人们戏称,他们在这干一整年,也就买个立足之地。

    现在是下班时刻,工人们纷纷从还很简陋的大楼里出来,在水龙头下洗把脸,结伴准备去吃饭。

    总包工头从棚屋里出来,站在二楼俯视这些灰头土脸的工人,目光搜寻,最后锁定其中一个,喊道:“白大,你过来。”

    白大用黑毛巾抹了一把脸,走到楼下,昂着头问:“于哥爪子了?”

    “老白呢?”于总包工头问。

    白大身边立刻有人举手:“我在。”

    包工头:“不是你。”

    “我就是老白。”

    “不是你这个老白。”

    立刻有其他人举手:“我在这里。”

    包工头:“也不是你!”

    “老白那就是我啦。”

    又有人举手,这里最不缺的就是老白。

    “别瞎举手!说的不是你!”

    人群中冒出一句:“那你瞎叫啥子老白~~”

    包工头大怒:“刚才是谁说的??!!站出来!!!”

    没人理他。

    又有人举手说:“包工头,那是不是我噻?我是正经的老白。”

    包工头骂道:“滚!你是不正经的。”

    那人小声嘀咕,你个龟儿子敢骂老子,老子削你猪脑阔。

    包工头再次问白大:“你带的这都是些什么人!都来捣乱的是不是?”

    白大说:“不是不是,怎么会呢,于总,我们确实都是老白,一个村的,都叫惯了。你说你找哪个老白,名字叫啥子?我给你点对点服务。”

    包工头哪知道对方的全名叫什么,他说:“那个光头!和他老婆一起来的!”

    刷的一下,众人看向白大,也就是白家村的那位小包工头。

    光头,和老婆一起来的,那多半就是白建平,家里有小白的那个老白。

    白大呵呵笑道:“他下班了,这会儿已经走了。于总有事吗?跟我说,我转告给他。”

    包工头冷笑道:“是下班了还是没来?你给我解释清楚,老子好几天没见到他了。”

    白大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龟儿子想找老白的麻烦呐,不好整。

    ——

    《女人三十》小剧场,今天的戏份结束了,大家正在收工。

    霍导找到马兰花和白建平,说:“就剩明天的戏了,拍完我们就全部结束,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不辛苦。”

    马兰花和白建平连忙说,相对他们的工作,这确实不辛苦。

    霍导笑着伸手,摸了摸小白的头,说:“小白,你几天表现的超级棒,我要夸夸你啊。”

    小白没有特别高兴,她正瞪着霍导的手,为啥子摸她的小脑瓜子。

    她毫不客气地把霍导的手扒下来,说:“我的西瓜瓜头头好阔爱哟。”

    意思是,不要弄乱了我的发型。

    霍导哈哈大笑,他原本以为有小朋友的戏份会很难拍,一是小孩子不懂演戏,二是小孩子情绪难控制,但是没想到,眼前的小白大大出乎他的预料,从始至终没有闹过脾气,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一天戏拍下来,从不叫苦,真是个懂事的小朋友。

    他一开始接这个小剧组时,心里是拒绝的,好不容易接了一个大戏,结果被分出来干这个,挺不甘的,但是拍的很顺利,两周就结束了,这边一结束,他会立马投入到大剧组那边,这样既锻炼了独自带组的能力,也不会错过在大剧组执导的机会。

    “明天拍戏结束后,我们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霍导说道。

    这天晚上,马兰花和白建平吵了起来。

    原因是马兰花想让白建平不在工地上干了,请张老板帮个忙,今后到剧组去工作吧。

    白建平不愿意,他的一大帮老兄弟都在工地上,他们走南闯北,干了十几年,不愿意离开。

    “你都老唠,你还以为你是啥子小伙子吗?你干不动啦~你看看工地上的人,有几个比你年纪小咯?”马兰花不得已说道。

    白建平愣了愣,脸色刷的一下红了,大声说他虽然年纪大了,但力气一点没小,而且工地上比他年纪大的人多了去,50多岁仍然在干的人比比皆是。

    马兰花说:“你不要逞能了,你晚上要是不喝酒,你都睡不着,梦话都是喊这里疼那里疼,你还要啷个嘛,你想疼死是不是?告诉你,你要是生病住院,我们么有钱给你治病,你就等死吧!”

    白建平仿佛被一剑刺中七寸的蛇,在地上挣扎扭曲,最终无能为力,什么话都说不出,恨恨地进了房间,砰的一声把门关了。

    马兰花站在客厅,目视被锁上的房门,耳边仿佛还在响着门被关上的巨响。

    她心里酸楚,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老白。

    她说的没错,他们都老了,年轻的时候身体里有使不完的劲,但是现在……他们不再年轻,不敢熬夜,不敢生病,干活的时候再也不敢不惜体力。

    刚才的话,她不想说,但是不得不说。

    不直戳老白的心窝,他不会听她的话离开工地。

    她是很要强的女人,生活再困难的时候也没向谁低过头。那时候她觉得自己年轻,什么都可以拼一拼,但是现在……

    为了老白,她准备厚着脸皮去求张老板,求他帮帮忙。

    她自己被工地开除时,没想过要求谁,想的始终是自己可以养活自己。但是轮到老白,她可以豁出去求情。

    小白抱着小熊猫,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像是吓傻了。

    家里闹出这么大动静,她有点怕怕的。

    她的大眼睛在乱转,一会儿瞄瞄没有动静的房门,一会儿又瞄瞄站着不说话发呆的舅妈。

    舅舅和舅妈又吵架啦~~

    她首先想到的是鱼肚玻璃瓶,大眼睛乱巡,终于在一桌子的一堆瓶瓶罐罐里找到,里面装了煮花生,嗯,够吃了。

    最近一次舅舅舅妈吵架,没人做饭,她拿煮花生当了晚饭。今天看来也要这样。

    哎咦,舅妈好凶,把舅舅骂哭唠。

    舅舅一定在房间里哭,好惨唠。

    忽然,马兰花问道:“你一直盯着我看住啥子?”

    “嗬嗬嗬,我好喜欢你嗷舅妈。”

    马屁没起作用,马兰花没好脸色,说:“鬼迷日眼,我看你是在心里骂我。”

    小白点点头,吓!连忙摇头否认。

    怀里的小熊猫也在摇头。

    发誓,绝对没有。

    马兰花:“你去给你舅舅唱个歌。”

    “他扁我咋个整儿?”

    “不会的。”

    “你爪子不去?”

    “我忍不住扁了他咋个整儿。”

    “(((?Д?)))”

    迫于舅妈的淫威,小白抱着小熊猫,人质似的,磨蹭到房门口,推了推,没推开,回头对马兰花说:“锁唠。”

    “锁唠你就站在门口唱。”

    “唱啥子?”

    “你的拿手好歌。”

    “马兰花,马兰花,请你现在……”

    唱不下去了,因为舅妈看起来要吃了她。

    “对对对对不起,舅妈~我不是故意的噻。”

    小白贴在门上,战战兢兢地提防舅妈,感觉舅妈要扑上来嗷呜嗷呜。

    马兰花确实怒色满面,但见小白这么怕她,忽然意识到什么,问:“舅妈真的有这么凶吗?”

    嗬嗬嗬,小白尬笑,摇头,她还小呢,今天不想开花。

    马兰花无需问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平时是不是太过强势?

    虽然很多时候出于好心,但是就像针头,

    能治病,但也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