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67、老同学(2/3求订阅噻)
    “张叹~~张叹——”

    “来了,住啥子?”

    “???”

    “哦哦哦,就是怎么了的意思?”

    “跟小白学的?上午王玉要来,你不是知道吗?我要拍戏,怕没时间,如果我走不开的话,你能不能招待下她?”

    “可以,但就是……”

    “就是什么?”

    “她可能不大待见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澜停顿了半晌,若有若无地哼了一声。

    不待见他?为什么不待见他?还不是以前海王当的爽,让大家不顺眼。

    “呵呵~”张叹尬笑,“我会努力招待好她的。”

    “那麻烦你了。”

    “客气啦,也是我同学嘛。”

    “珠珠也会和你一起的,有什么事可以叫她去做。”

    苏澜把杨珠叫过来,吩咐她一些事,最后让她听张老师的安排。

    “好的,放心吧苏苏姐,我一定圆满完成任务,张老师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心里想,苏苏姐你多此一举,不需要你吩咐,我和张老板的关系没准比你更铁,我们可是建立在美食上的革命友谊,哈,没想到吧。

    苏澜放心地拍戏去了,杨珠赞叹羡慕她的优美背影,说:“张老师,要是苏苏姐的同学不待见你,那我来招待她吧,你可以不要管。”

    张叹很干脆,说:“好啊,那麻烦你了。”

    “啊?呃呃呃~~~”杨珠没想到张老师会这么干脆地答应。

    王玉一个人来了,杨珠接待的,带着她观看苏澜拍戏。

    中场休息时,苏澜才有空和王玉打招呼。

    王玉身材纤细,个子有170cm以上,头发染了淡淡的酒红色,微烫,是个爱美挺时髦的人。

    但是再爱美,再时髦,和眼前的苏澜比起来,也是小巫见大巫,自叹不如。

    “苏苏~~~”

    两个人兴奋地叽叽喳喳。

    “几个月没见,小玉你变化好大。”苏澜打量王玉。

    “是吧~”王玉矜持又高兴。

    毕业了,步入社会,变化确实很大,突然之间就会打扮了,变时髦了,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有工资了,在自己的经济能力范围内,可以买自己喜欢的。

    “苏苏你才是变化好大呢,你越来越美了……”

    两个人互夸了一阵,苏澜要重新去拍戏。她左右看了看,问杨珠:“张老师呢?”

    杨珠:“啊?哦张老师走动了一下。”

    苏澜对王玉说:“小玉,我要忙了,你要是想看拍戏,就在这里看,要是觉得无聊,就让珠珠带你到浦江转一转,我们晚上再好好聊,好不好?”

    王玉体谅道:“你忙你的,我在这里看看,我还没看到你拍戏呢,你演技真赞。”

    “我中午休息时间很短,就不留你在剧组吃盒饭了,我请了张叹招待你,然后我们晚上再见。”

    “好的,不用这么麻烦的。”王玉说。

    苏澜走了,王玉忽然想起苏澜刚才说谁请她吃饭来着?张什么?

    她有心问清楚,但苏澜已经走了,好在身边还有杨珠。

    她询问杨珠,杨珠说:“是张叹,张老师。”

    王玉愣了下,心想竟然是个重名的。

    她完全没有去想会是她认识的那个张叹,但是很快,她看到苏澜所说的那位张叹来了。

    远远的,是一大帅哥,短发,大高个,脸如刀削,怎么好看怎么长的。

    杨珠说:“张老师来了,他是我们剧组的编剧。”

    王玉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苏苏竟然安排这么一个大帅哥招待她,是想干嘛呀。

    大帅哥来到她面前,说道:“班长,好久不见。”

    “好久~~嗯??班长?”

    王玉愣了愣,抬起头看向张叹,第一反应是不认识,第二反应是,怎么有点眼熟,再看,嗯?嗯嗯??嗯????草!!!

    她震惊了,颤抖着手,指着他说:“你,你是,张海王???不可能吧!!!”

    张叹脸黑了一下,头顶一片乌云飘过,随即被清风吹散。

    他露出迷人的笑容:“班长,好久不见,是我,张叹。”

    王玉震惊,心里咆哮,不得了啦——张海王瞄准了苏苏!!!

    她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打死他!!

    第二反应就是不能把自己搭进去了,这是犯法的。

    “你,你怎么在这里?”王玉震惊问道。

    张叹告诉她:“我是这部剧的编剧,当然在这里。”

    “什么?你是编剧?你怎么成编剧了?”

    一旁的杨珠抬了一手,说:“张老师是非常厉害的编剧,苏苏姐拍的这部《女人三十》,就是他写的,一个人写的。”

    王玉再次震惊:“《女人三十》是你写的?”

    张叹一次性告诉她所有能说的,免得她震惊了又震惊,下巴都要震没了。

    王玉看着他,说:“我要缓一缓,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张叹,你变化更大啊,我差点没认出来。”

    心里臊的要死,刚才还以为是苏苏对她用美男计,差点沉迷在男色中,都害羞了。

    谁知,是老同学!

    那个万万碰不得的张海王!

    尴尬。

    张叹变化实在太大了,说外表上的变化,那太肤浅,最大的变化是内在的,比如气质,说话的口吻,动作的韵律,这些彰显一个人个人特质的细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完全变了个人。

    “怎么没听你说过你和苏苏在一个剧组?”王玉问。

    张叹:“这有什么说的,专心拍戏,工作要紧。”

    王玉又问:“你现在干的是编剧行业吗?”

    张叹:“对啊,毕业后回到浦江,就做了编剧,刚刚入行,一切都在学习中。”

    一旁的杨珠又抬了一手,说:“张老师这是在谦虚,他可厉害了,虽然入行不久,但是做什么项目什么项目就火,前阵子大热的《小戏骨》就是张老师的代表作,还有现在网络上大家都爱看的《倒霉熊》,也是张老师的巨作。对了,小玉姐,你一定看过这些吧?”

    王玉懵懵的,点头。她确实听说过《小戏骨》,也看过,毕竟,苏苏在群里大力推荐过这部剧,她就是那时候粉上的,还梦想将来生的小宝宝能有黛玉那般美。

    但,什么《倒霉熊》,没听过!

    等等,《小戏骨》是张叹写的,苏苏在群里推荐过,在微博上也大力吆喝,那他们是早就合作了?……

    张叹见她呆呆傻傻的,看了看腕表,说:“快到饭点了,一起吃顿便饭吧,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王玉懵懵懂懂地跟着他走,杨珠想跟着去,但是苏苏姐没让她去,作为生活助理,她必须时刻跟在艺人身边。

    张叹在附近的一家餐厅定了座位,带着王玉赶去时,王玉接了个电话,不好意思地说,她工作上临时有事,吃不了饭了,要赶过去。

    “好吧,那太可惜了,希望班长下次给我个机会。”张叹说。

    “再说吧,拜拜。”

    王玉匆匆走了,重新拨电话过去:“杨哥,你们到电视台了吗?我现在在赶过去。”

    电话那头说:“我们已经到了,你今天不是去了看望同学吗?不用来也可以,我们能应付。”

    “我同学在拍戏,要到晚上才有时间,反正也没事,工作要紧嘛。”

    “那你过来吧,我们在这里等你,之后再一起去见王秘书。”

    王玉接到同事的工作电话没错,但是对方只是告诉她事情有了变化,并不是叫她立刻赶去。

    但是因为她不想和张叹一起吃饭,所以顺势借口走了。

    一则她跟张叹不熟,虽然是同学,但是交集少的可怜;二则,她不喜欢张叹这个人,固有印象太重要了,一下子很难转变。

    另一边,张叹目送王玉上了出租车,转身进了餐厅。

    到都到了,总不能空手而回。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菊花青鱼不能少,一共6道菜,一道汤,麻烦快点,我打包,赶时间。”

    张叹把菜打包,带回了剧组,正好赶上剧组拍戏结束。

    “中午别吃盒饭了,我这里有。”张叹找到苏澜说。

    苏澜惊讶地问:“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带王玉吃饭去了吗?”

    张叹把打包的饭菜交给杨珠,杨珠一一摆桌上。

    “到了餐厅门口,王玉接了个电话,和她男朋友吵了一架,忙工作去了。”

    苏澜眨眨眼睛,这话听起来怎么不对劲,前后逻辑好像有大问题来着。

    不过,她更关心另外一个问题。

    “王玉有男朋友了?”

    大学里的王玉眼光可高了,追的人挺多,但没看上一个,这才毕业几个月,怎么就闪电恋爱了?没听到一点风声。

    张叹模棱两可地说:“我只是猜的,没问,毕竟我名声不好,搞得我要趁虚而入似的。”

    苏澜翻个好看的白眼,目光扫到餐桌上,喜道:“怎么有菊花青鱼呀?”

    张叹问道:“怎么了?”

    苏澜凑过去,喜滋滋地说:“我喜欢吃菊花青鱼。”

    张叹笑道:“是吗?那尝一尝,有没有阿姨做的正宗。”

    “嗯?”苏澜听到这句,狐疑地盯着他。

    她现在对各种巧合很敏感,毕竟经历过“微型小屋”事件,总感觉一切都是张海王的局。

    “你怎么知道我妈做的菊花青鱼好吃?”

    “我猜的啊,你说你喜欢吃菊花青鱼,你工作忙,应该不是自己做,珠珠又只会吃,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阿姨很拿手,而你之所以喜欢这道菜,还有一层原因大概是能从中感受到妈妈的手艺。”

    “真的?”

    “是挺凑巧的,我当时有想,苏澜会不会喜欢吃?她家杭州的,杭州那边的人喜欢吃鱼,发明了很多鱼的做法,而这家餐厅的老板,我打听了,就是杭州人,并且,菊花青鱼就是杭州的名菜嘛。”

    “所以,我就想,苏苏没准会很喜欢吃,没想到让我猜中了。既然喜欢吃,那趁热吃,凉了味道差一点。”

    苏澜轻轻嗯了一声,脸色柔和了许多。

    但就是一旁端茶倒水的珠珠脸色不好,张老师竟然说她只会吃!气人!!

    “珠珠也坐下来,我们一起吃。”忽然张老师说道。

    杨珠的脑海里立刻有小鸟在叫,心情顿时嗨皮了,桌上的这些菜,都是她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