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71、海王的修养(3/3)
    小红马深夜学园,一辆小电驴停在了学园门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李师傅,吃了吗?”

    骑车的男子笑着问候门口看新闻联播的老李。

    老李闻言看了一眼,认出这是小茜的爸爸。

    “哎,来啦,送小茜呢。”

    “对啊,您忙。小茜,快进去吧,爸爸11点钟来接你,玩累了就睡觉好吗?”

    “好的~”

    小茜背着蓝色的小书包进了学园,以前每次被送来学园,她总会忍不住哭,但是现在她变厉害了,已经很久没哭了。

    “姚叔叔您好~”

    一个小男孩站在院子里,朝正准备离开的小茜爸爸打招呼。

    “是江滨啊,你好,今天是你爸爸送你来的吗?”

    “是我妈妈送来的,您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小茜的。”

    江滨上前走了两步,暮色渐浓,院子里亮起了灯,他刚好站在灯下,小茜怕黑,主动走到他身边,扯住了他的衣摆,旋即被江滨抓住了小手,握在手心里。

    “好好,谢谢你啊,你真懂事。对了,我好几天没看到你爸爸了,他是不是有事请假了?”

    江滨脸色黯然,说:“他晚上骑车摔了一跤,腿受伤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我一直没听说,伤的重不重?要紧吗?”

    “叔叔您放心,好几天前摔的,不是很严重,已经好了。”

    “那就好,我等下给他打个电话。哎呦,我要走啦,江滨,谢谢你。”

    两个小朋友朝骑车离开的他挥手。

    江滨和小茜的爸爸都兼职送外卖,就在CBD这一带,工作上的关系,加上小孩都在小红马学园,渐渐的就认识了。(PS:小茜爸爸的职业在开篇第一章就有写到)

    江滨低头看了一眼小茜,牵着她的小手回去。

    小茜不是很懂,但还是问道:“江滨哥哥,你爸爸受伤了吗?”

    江滨摸摸她的小脑袋说:“没事。”

    “江滨哥哥~”

    “嗯?”

    “跟你说个事。”

    “好啊。”

    “我妈妈有小宝宝了。”

    “啊?你要当姐姐了?”

    “嘻~~”

    “你好厉害啊小茜,你就要当姐姐了。”

    “嘻嘻嘻~~”

    这一晚,小红马学园里的小朋友都知道小茜要当姐姐了,这可不得了,仿佛她们是小茜,也即将有个小跟班似的。

    有两个小朋友为此疯狂。

    一个是小白。

    她疯了一样到处嚷嚷,第一时间跑去告诉了张叹,兴奋无比,而且晚上趴到马兰花肚子上侧耳倾听。马兰花不明白她的迷惑行为,问她在干嘛,她说在听有没有小宝宝在里面,然后,她不可避免地舅妈削了一顿屁屁儿。

    尽管被打了,但这个瓜娃子坚定地认为舅妈怀了宝宝,因为她都听到啦,她的肚子里咕噜咕噜一直在响,肯定是有个宝宝在里面。

    另一个是谭喜儿。

    这个娃没有去找张老板分享,而是紧紧地跟在小茜身边,反复唱赞歌,反复叮嘱,什么“你要当姐姐了你知道吗”、“你要好好干哦”、“我好想当姐姐吖”、“你要保护好小妹妹哦”、“姐姐好厉害好辛苦的”、“你要加油吖”……

    ——

    “珠珠——过来,过来~”

    杨珠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心情相当嗨皮,因为叫她的是张老师,而且是刚到剧组的张老师,通常这个时候的张老师叫她,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贿赂她,用美食。

    嘿嘿。

    果然,只见张老师从车里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食盒,交给她说:“是你很喜欢吃的糖心蛋。”

    咕噜~~

    杨珠不争气地咽了口水。

    虽然在张老师面前她已经不算是个小女子了,各种贪吃的面目都被他看过,但是,当面咽口水,声音还这么大,依然难为情。

    但,脸红是不可能脸红的,收手更是不可能收手的。

    她想吃!

    “谢谢张老师~~”

    她很奇怪,为什么张老师每次送她的美食,都是她最爱的,导致她根本没法拒绝。

    尤其是刚开始的几次,面对这个陌生帅气男人,她是真的很矜持,真的好想拒绝,但送的是她想吃但吃不起的浦江名菜……

    唉,她就是这样拜倒在张老板的黑色皮鞋下的。

    拎着食盒,屁颠屁颠回到苏澜的休息室,杨珠一边嗬嗬傻笑,一边打开食盒,一股芳香扑鼻而来,她笑的更开心了……

    “张老师你是不知道,昨晚苏苏姐和王玉唱歌唱到12点!天啊,她们两个人从8点多唱到12点,整整4个小时!说是定了4个小时的套餐,不唱完浪费。”

    “我一直以为苏苏姐唱歌不好听,没想到还有比她更难听的。”

    “张老师你看我的黑眼圈,我昨晚一整晚没睡好,闭上眼睛就是苏苏姐和王玉在唱歌,好陶醉的样子。”

    ……

    张叹掏出小本本,啊不,是掏出黑色手机,打开记事本,悄悄地记录下这些细节。

    喜爱唱歌,难听,不铺张浪费……

    关掉,再打开另一个记事本,同样记下一些特征。

    自信,唱歌比苏澜好,毒舌,对王玉不大感冒,确认对甜食情有独钟……

    然后又新建了一个记事本,标题写的是“王玉”,写下关键词:

    闺蜜,喜欢唱歌,但难听,超级难听,性格欢脱,蜜汁自信……

    “张老师你好忙啊。”

    一边吃一边吐槽的杨珠见张叹忙着手机打字,感叹道。

    张叹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收起来,笑着说:“我们当编剧的,玩的就是文字,很多时候灵感来了,要随时随地记下,不然过了就忘了。”

    杨珠眼睛一亮:“张老师你是来了灵感吗?写剧本的吗?”

    张叹点头说:“对,来了灵感,我要感谢你呢,是你刚才的话触动了我,谢谢你珠珠。”

    杨珠大喜,没想到自己还有这样的本事,有些矜持地说:“其实我没讲什么的,都是在吐槽。”

    张叹:“不敢苟同。”

    “啊?”

    “就是我严重不同意你的话。珠珠,你别小看了吐槽,往往吐槽含有很大的信息量,是一个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心里最真实的,当然也就更能触动内心。珠珠,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你别看我们当编剧的很风光,但这是表面,背地里我们经常因为灵感枯竭痛苦不堪……这也是我喜欢和你聊天的原因,和你聊天不仅愉快,而且每次都有收获……”

    张老师把她说的太好了,让杨珠不自信起来:“可,我就是个大专毕业的女孩子……”

    张叹打断道:“三人行,必有我师。珠珠,在很多方面,我要向你学习,比如,你的乐观,你对生活的热爱……”

    一席话,把杨珠说的心花怒放。

    她就是个小助理,莉姐安排在苏苏姐身边的小丫鬟,从没想过自己有这么大的作用,哇,那以后要常常和张老师聊天,张老师多辛苦啊,文字工作者真的好苦,他这么帅,万一早早掉头发地中海怎么办,她身为外貌协会的资深会员,有责任和义务拉他一把。

    这一刻,杨珠对曾经“算计”张老师而惭愧不已,明明只关了150下门,非要说成是200下,杨珠,你真不是人!你要道歉!

    杨珠听从内心的呼唤,想要道歉,忽然手机响了,看了下来电显示,是个不能拒绝的电话,只能把道歉暂且押后。

    张叹没做声,示意杨珠先接电话。

    “喂周部长您好,我是杨珠……哦,好的好的,我一定转告给苏苏姐……没事,不用对不起,苏苏姐说了,不管结果怎么样,都很感谢您……对,好的好的,再见。”

    手机刚挂,马上又来了一个,也是同一件事。

    等杨珠接完电话,张叹感叹道:“珠珠你还说我工作忙,其实你更忙。我的工作是一件一件的,而你是零零碎碎的,做了很多,但一天总结的时候又发现没做什么。”

    杨珠放下手机,深有同感:“是啊,还是张老师你了解,不过助理就是这样的,通俗的说,就是跟在艺人身边的贴身服务员。”

    张叹:“我不是有意听你的电话,但刚才难免听到了只言片语,好像遇到了困难?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唉~~”杨珠说,看样子不打算隐瞒半点,“还是王玉的事,她在浦江电视台有个业务,但是遇到了难处,苏苏姐答应帮她,联系了几个在电视台的熟人,刚才就是他们打来的电话。”

    “怎么?解决不了?”

    “嗯,他们说插不上话。唉,苏苏姐就是太念旧,什么都肯帮,这件事看样子是真的帮不上。”

    张叹一下就明白了,王玉来浦江公务出差,大概就是这件事,和浦江电视台有关的,事情办的不顺,请了苏澜帮忙,但是苏澜的关系不够,帮不了。

    他道:“所以我让你讲讲呢,浦江电视台我有关系,说不定能帮上点忙。”

    “啊?张老师有认识浦江电视台的人?”

    “对啊,你忘了,现在播出的《倒霉熊》,就是我们和浦江电视台合拍的,所以认识里面的一些人,但我也不能打包票,毕竟大家各负责一块,兴许我认识的人管不到那么多,也有可能。”

    “好啊好啊,张老师,事情是这样的……”

    从杨珠这里离开,张叹猫到张同顺身后,盯着监视器里看,苏澜正在和陈飞雅演对手戏。

    陈飞雅算是大美女了,但是和苏澜站在一起,仍然被压一头。

    张同顺回头看了他一眼,问:“听说了没?”

    “什么?”张叹问,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就不能一句话说完吗?

    “今天有个富二代到剧组来,想送花给苏澜。”

    “哦这事啊,我听说了,听说被乱棍打出去了。”

    “哈哈,瞎扯,我们不是野蛮人,老胡把人劝走了,主要是苏澜不搭理人家,人家自讨没趣,暂时就走了。”

    “所以……”

    “好姑娘大家都盯着。”

    这别有深意的一句话,张叹当然听懂了。

    “cut!!这条过,上午就这样,先吃饭,下午1点钟开始。”

    张同顺拿着大喇叭大吼,把身边的张叹吓一跳。

    杨珠第一时间赶到苏澜身边,给她递水,送上小助理的关怀。

    “电视台有回电话来吗?”苏澜有些累,但还是第一时间关心道。

    杨珠跟着她往休息室走,说道:“有的,有的,周部长和唐部长都回了电话。”

    “怎么样?”苏澜停下脚步,期待地询问。这两人是她在电视台最后的关系,如果他们帮不了,那她也没办法了。

    “他们,他们说没办法……”

    苏澜一阵失望。

    “那算了,先吃饭吧。”

    杨珠犹豫了一下,说:“苏苏姐,有人可以帮忙的。”

    苏澜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问:“谁?你朋友吗?”

    杨珠连忙摇头,她哪里有这么有能量的朋友,不过,想到张老师和她惺惺相惜,他们当然是朋友,而且是好朋友,于是又信心满满地点头。

    两人回到房间,桌上已经摆上了午餐,但是苏澜没什么胃口,这几天她胃口不佳,身体时常感觉累。

    “你朋友真能帮上忙?要不你说说看。”

    “呵呵,能的,苏苏姐,我上午问了他,他说他能搞定。”

    “真的啊,珠珠,你好厉害呀,你什么朋友?男朋友?”

    “不不不,不是男朋友,我都单身好久了。”

    “那是谁?要不我先和他说说?拜托一下?”

    “呵呵呵,苏苏姐,其实你也认识的,是张老师。”

    “张老师?哪个张老师?”

    “张叹,张老师。”

    “……你最近跟他走的很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