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72、都不容易(1/5求订阅)
    “姐姐~~”

    “蛤?”

    小茜一脸的问号,前后左右看了看,没错,程程好像是在喊她姐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个迷糊小盆友。

    “姐姐~”

    程程又喊了一句,这回小茜可以肯定,喊的是她。

    小茜蛮开心,第一回有小朋友喊她姐姐,以往都是喊她小不点,喊她小妹妹。

    想到以后妈妈生了宝宝,每天都有人喊她姐姐,她更加开心了。

    “快来,姐姐带你去玩。”

    小茜高兴地牵住迷糊程的小手,带她跑到院子里,寻找藏在草堆里咿咿叫的小虫子。

    “小白~”程程发现了小白一行,她们正站在梧桐树下,透过围墙里的铁栅栏,观看外头的行人。

    “我们去找她。”小茜说。

    不仅有小白在,她身边跟着榴榴,榴榴身边跟着谭喜儿。

    天色已经暗下来,只有远处的一抹残阳还倔强地没有褪去。

    小红马学园和外面的马路都亮起了灯,正好有一盏落在几个小盆友站的位置。

    此刻,她们正对着外头经过的醉鬼们指指点点。

    小白在用方言唱歌:“哦歪——哦哦歪——幺儿要睡告告哦歪歪——哦歪——你的爸爸紧斗不回来——坏——妈妈喂奶奶——乖——”

    榴榴和谭喜儿听不懂,但觉得很好玩,笑嘻嘻地站在旁边看。

    在围墙外,和上一次呕呕呕小姐姐一样,醉倒了两个青年,伏在墙角呼呼大睡。

    伴随着小白的歌声,睡的格外香甜。

    “嘻嘻~~”

    “嘻嘻哈~~”

    “hiahiahia~~”

    “你的爸爸紧斗不回来——”

    几个小盆友一边围观,一边对醉汉们指指点点。

    人家要是醒来发现这一幕,肯定要羞死。

    江滨跑了过来:“小白——你又在这里调皮,快回来!榴榴~~程程,都快回来——”

    小茜稀奇地指着外面的人说:“江滨哥哥,你看,他们睡着啦,小白唱歌哄他们呢。”

    江滨把她们赶走:“快走快走,有醉汉在这里,他们很危险的,不要在这里看,回去。小白,别唱啦~~~”

    “住啥子嘛。”

    “别唱了,快回去,他们醒了会打人的。”

    “他们的脸跟西瓜一样圆。”小白企图转移话题。

    榴榴点头附和:“他们的肚子也跟西瓜一样圆。”

    小茜说:“他们睡的跟西瓜一样甜。”

    “好啦好啦,快走。”江滨把她们一个个拎走。

    “马兰花,马兰花——请你现在就开花~~~”小白蹦蹦跳跳唱着走了。

    其他小朋友见状,纷纷蹦蹦跳跳,嘻嘻哈哈嚷嚷:

    “马兰花~~马兰花~”

    “开花开花~”

    “你开不开花~我僧气啦——”

    ……

    只剩下慢一拍的程程,她昂着小脑袋盯着江滨,江滨也居高临下盯着她:“你还不走。”

    程程小手一指,说外面的这两个醉汉像小猪,然后撒开脚丫子,追小白去了。

    瓜娃子们终于走了,江滨怜悯地看了一眼外面睡着的青年,去给门卫李伯伯报告,要不要管由他决定。

    ——

    “张叹~”苏澜终于找来了。

    张叹正在和编剧老吴对本子,正好把事情说完了,让他先走,然后才对苏澜说:“我也正想找你。”

    “啊?那你先说吧,什么事?”

    “没事,你说,我们可能是一件事。”

    苏澜没多少时间,再过几分钟就要上场拍戏了,所以直奔主题:“听说你认识浦江电视台的人?你昨天应该听珠珠讲了王玉的事,她现在没办法,电视台那边连人都见不到,你要是能帮的话,就帮一下吧。”

    她想到王玉好几次说张叹的不好,估计张叹对王玉也不怎么感冒,所以加了一句:“这是我请你帮忙,不是王玉。”

    张叹笑道:“我试试看,也不敢打包票,但会尽力的。”

    苏澜松了口气:“谢谢你张叹。”

    “我们谁跟谁啊,不用这么客气。”

    “那我走啦。”

    “去吧,导演往这边看了几次了。”

    “啊~~拜拜~~”

    走了几步,忽然想起张叹还没说他的事,回头问:“张叹你要说的事呢?”

    张叹笑着说:“没有了,因为和你要说的是一件事,我们想一块了。”

    若是以往,苏澜肯定哼一下,不相信,但是现在嘛,她真觉得两人想一块了。

    浦江电视台,少儿频道。

    王珍的秘书小王头疼地看着眼前又出现的三人,无奈地说:“王总上午真的没空,安排了会议,不是故意不见你们。”

    领头的中年男人赔笑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们就是着急啊,这都来浦江好几天了,连王总人都没见到,王秘书,您看,有什么中场休息的时间,5分钟10分钟的,我们长话短说,就算不成,好歹也让我们把话说完吧。”

    王秘书也为难,心里跟吃了XX似的,后悔当初答应的太爽快,主要是没想到王总对这个事是这种态度,要不然他无论如何不会答应帮忙。

    “这个我真的保证不了,你们要是不愿走,我也不会赶你们,毕竟是老杨介绍的,但你们杵在门口,像什么样子,我给你们面子,你们也给我点面子好吧。”

    “怎么会,怎么会,王秘书看您说哪里去了,我们到一边去等着,您忙。”

    王秘书见他们站到走廊里,一则影响办公,二则挺惨的,于是给他们开了一间会议室,让他们到里面坐着。

    “谢谢,谢谢~~”

    中年组长笑着送走了王秘书。

    另一个青年男子压着火气说:“这个王总架子怎么这么大?就算不成,好歹也见个面吧,连面都见不到,没见过这样的。”

    组长摆手:“注意言行,别乱讲话,这是人家的地方,要是被听到了,彻底就没希望了。”

    “但这几天也太憋屈了。”

    组长叹了口气。

    青年说:“组长,要不我们回去吧,这情况已经跟公司反映了,公司应该不会怪我们。”

    “回去?千里迢迢飞过来,一事没办成,又灰溜溜地飞回去?就算有复杂的原因,但说出去不丢人吗?我们这几天的差旅费都过万了!”组长说。

    对面的是小年轻,工作没几年,受不了这种气,但他人到中年,看人的脸色的时候多,被人当面骂的狗血喷头赶出办公室也是有过的,当时气得想揍人,但第二天还不是又笑容满面的上门,受气的人反而赔礼道歉。

    不是他有多能忍,而是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全家都指望着他,他已经不是一言不合就甩手不干的年纪了。

    “小玉呢?你那个明星朋友还有办法吗?有没有可能疏通关系?”组长想到王玉说过的请明星朋友帮忙。

    王玉尴尬不已,说:“没,没成。”

    组长闻言,脸色失落。

    王玉其实很能理解他,满是歉意地说:“对不起,组长。”

    组长从包里拿出保温杯,拧开盖子,喝了两口枸杞茶,说:“不要说对不起,这本来就是你工作之外的事。”

    王玉说:“但是,我那朋友刚刚说了,她又找了人,正在疏通关系,让我今天再等等,或许有转机。”

    组长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但还是真诚地说了句谢谢。

    “嗤~~~”小小的会议室里响起一声嗤笑,是另外一个受够气了的青年,“什么明星朋友,王玉,不要打肿脸充胖子。”

    王玉大怒:“杨雷!你什么意思!!!”

    名叫杨雷的青年脸上挂着不屑的笑容,说:“我的意思不是很明显吗?办不了就说办不了,谁也不会怪你,但你老说你有个明星朋友,也没见你办成事啊,浪费我们时间在这等。”

    王玉怒道:“至少我在想办法,但你在做什么?你几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什么事都不想,你当是来度假的呢!”

    杨雷也被戳到了痛处,针锋相对:“我想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这种层次的人物是我能接触到的吗?我倒是想人前显圣,但我既没有明星朋友,也说不出吹牛的话……”

    “好啦!”组长打断道,“吵什么??杨雷,同事之间,说话别这么难听……”

    与此同时,王珍确实在开会。

    刘齐在报告工作:“企鹅视频网站已经正式报价了,有两套方案,一是独家授权,集,平均一集5万。方案二是非独家授权,这个要低很多,他们只肯出120万。”

    王珍问:“其他视频网站呢?”

    刘齐:“也报价了,但是条件比企鹅的要差一些。”

    王珍:“都说一下,好有参考。”

    刘齐把手头的一份资料推给她,说:“都在上面。淅沥沥网站的报价是独家授权200万……”

    几分钟后,王珍看完了手头的资料,说:“虽然条件和其他的动画相比并不突出,但是和之前10万一季相比,已经好了很多。”

    刘齐笑道:“虽然我们平均只有5万一集,但是我们一集的时长只有不到5分钟,所以比较起来,我们争取的条件其实很不错了。”

    王珍:“还有谈价的空间,要争取最大的利益。”

    刘齐:“是。”

    王珍最后说道:“还好人家张叹当初坚持,不然10万一季卖掉了,台里会怎么看我们,搞不好审计组的人来了。”

    刘齐尴尬不已,当初他是明确反对张叹的人之一,但现在,他由衷地说道:“张老师,眼光确实独到。”

    正是当初张叹坚持要在网络上免费发布,才有了《倒霉熊》在网络上爆发。得亏了网络上的起势,这部当做台庆的项目才没有被砍掉。

    王珍收拾东西离开,同时说:“晚上约张叹一起吃个饭,我们要感谢人家。”

    “一定一定。”刘齐说,同时心想,这是王总的名义请的,他还得另外再请张叹,以自己的名义。

    PS:新的一月,求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