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73、求心安(2/5求订阅)
    王珍从会议室出来,回到自己办公室,看到一个腆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笑容满面地迎上来,鞠了一躬说:“王总,您好,我叫周小兵,是方程娱乐公司的工作人员,能占用您两分钟时间吗?”

    他以为王珍不认识他,却听王珍说道:“我知道你,你们怎么还没走?都好几天了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周小兵陪笑道:“事情没办完,不敢走。王总,您看您现在能听一下吗?”

    他今天上午一直守在走廊里,王秘书让他不要这样,不好看,他就让王玉和杨雷回会议室,自己杵在外面。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让他守到了。

    王珍没回话,径自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停在门口:“两分钟,你说。”

    王玉和杨雷也从会议室出来,站在一旁,王珍瞥了他们一眼,示意周小兵可以开始了。

    周小兵侃侃而谈,言简意赅地把来意说了,这些话已经打过好几遍腹稿。

    讲完了,王珍点点头:“你能在这里守几天,我很钦佩,但是很抱歉,你的前一任给我留下很恶劣的印象,我没打算再找你们。现在,既然已经说了,你们可以安心回北平,想必公司也不会怪罪你,就这样。”

    她回到办公室,关上门,王秘书对周小兵三人说:“走吧,真的没必要这样死缠烂打,事不可为。”

    周小兵暗暗叹了口气,看样子这趟出差要无功而返,真是不甘心啊。

    三人回到酒店,气氛很沉重,王玉问:“组长,我们今天走吗?”

    这趟出行的吃住行都是她负责。

    周小兵没有回答,一个人站在阳台抽烟。

    公司的经营情况很差,再这么下去撑不了多久。

    当然,他只是个中层管理者,浦江电视台的这个项目也不是续命单子。

    实际上,公司这次安排了十几个小组到全国各地出差,广撒网,能拉一单是一单。

    他不知道自己这单谈成了能帮公司撑多久,但这是他唯一能力所能及的事,自然要全力以赴。当初公司初创,他就跟着一路走来,到现在十多年了,一方面有感情,另一方面他不敢失业。

    想到这里,他猛然起身,穿上外套,又要出门。

    王玉问道:“组长你去哪儿?”

    “今天不走,明天再说,我出去办事,你们不用跟来。”

    说完就走了,留下王玉和杨雷面面相觑。

    晚上,张叹准备赴宴,王珍和刘齐请客吃饭,只请了他,连《倒霉熊》的导演李亮都没来。

    这也说明,这顿饭是私人性质的,进一步说明,王珍认可他这个人,是对外可以说朋友的那种,而不是工作上的同事与伙伴。

    三人坐在一个小包厢里,人少,但气氛热烈。

    中途刘齐出去了一趟,回来跟王珍说:“那人还在外头候着。”

    王珍无奈地说:“不管他。”

    张叹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自然没出声,饭到尾声,气氛也到了,他正准备把王玉的事说了,免得苏澜一直惦记。

    这时包厢的门打开,服务员送最后一道菜上来。

    张叹奇怪地打量了服务员一员,这人穿着长袖的白衬衫和黑西裤,腆着大肚子,怎么看怎么不像服务员,倒像是老板。

    他以为是王珍认识这家餐厅的老板,饭局末尾人家过来敬酒。

    但不是,刘齐看到对方,眉头一挑,脸色不好:“你怎么来了?谁让你进来的??”

    那人笑道:“服务员肚子疼,我临时客串一下,马上就出去,王总刘总,你们继续,我绝不打扰你们。”

    说完,还朝不认识的张叹笑了笑,点点头。

    包厢的门重新关上,刘齐无奈地对王珍说:“这人真是狗皮膏药。”

    王珍笑着摇摇头:“倒是个敬业的人。”

    “怎么了这是?”张叹没看明白。

    刘齐说:“刚才这人一路从公司跟到这里,求王总办事……”

    他把事情简略讲了一遍,张叹听的啧啧称奇,这不是同一件事吗?他正要说这事呢。

    那刚才这人,应该就是王玉的领导,听刘齐说,这人真够拉的下脸面。

    事态有点变化,张叹把准备说的话咽了回去,得改变策略。

    但想到人家王珍职场精英,耍心机反而起到反作用,不如直接说。

    他起身给王珍倒了杯果汁。她不喝酒,一直是刘齐在敬张叹。

    “王总,说来也是巧,外头这人我虽然不认识,但是我和他有些关联……”

    几分钟后,包厢的门打开,周小兵立刻起身,看向出来的张叹。

    他不认识这位,但知道是王珍的客人。

    他朝张叹笑了笑,点头示意,以为对方是上卫生间,却见他径自走到了跟前。

    “吃的饱吗?”张叹扫了一眼周小兵身前的餐桌,一份意大利面,仅此而已。

    周小兵局促地笑了笑,说:“晚上少吃,减肥,您是?”

    张叹打量他,鬓角有些斑白,眼角有很多皱纹,法令纹也比较明显。

    他身材中等,比较胖,但是不显油腻。

    “我叫张叹,是王玉的同学。”

    周小兵张大嘴巴,有些吃惊,首先想到的是王玉说的她那位明星朋友,旋即否定,因为那是位女性。

    不等他说话,张叹直接说:“王玉请了我一个朋友帮忙,然后求到我这来了,刚才你也看到,我在和王总吃饭,本来就是要说这个事的,没想到你也来了。我已经给王总说了你们的事,只能说你们公司以前的工作人员太不负责,把事情做的太绝,完全不顾长期关系。我站在王总的位置,也不会选你们。”

    周小兵连连点头:“是是是,您说的对。”

    他何尝不知道呢,前任得罪人,他来道歉。

    这本身就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回去吧。”张叹说。

    周小兵:“没事,反正我晚上也没事,再等等。”

    “感动了自己,但感动不了别人的。”

    “尽人事听天命吧,不管成不成,明天我就回去了。”

    张叹盯着他看了看,点点头,说:“先回去吧,明天早上八点半,准时到电视台,找王秘书,台里会安排人和你们对接,至于能不能成,看你们自己的。”

    “啊?~~真,真的?”周小兵语气颤抖,满脸惊喜。

    别看他狗皮膏药似的跟着,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但自己并不抱太大希望,只为求个心安,把能做的都做到位。

    “只是给你们一个机会,方案行,这事才能成,在商言商,否则你就请回吧。”

    周小兵后退两步,深深地朝他鞠了一躬。

    “谢谢您。”

    ——

    “等一下!停车。”

    “先生,这里不能停车。”

    “我遇到熟人了,麻烦就停一下,我马上下去。”

    出租车停在西长安街边,张叹快速下车,朝身后十几米远的几个人喊道:“报警了啊~~~”

    三个年轻人抬头看了他一眼,抛下一句“变态也有人管”,然后走了。

    张叹赶过去,只见路边的护栏处蜷缩着一个男人,身上的白衬衫满是脚印,刚才挨了一阵打。

    “怎么样?还好吗?”

    张叹扶人,和王珍吃完饭,他打车回来,看到有人在打架,尤其,挨打的人他认识,程程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