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75、要命的棒棒鸡(4/4)
    苏澜住的是酒店套房,有厨房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此刻,她正在下厨,杨珠在一旁打下手,手忙脚乱的。

    厨房里烟雾缭绕,空气中飘着一股辛辣味。

    苏澜连打了两个喷嚏,杨珠慌慌张张从外面跑进来:“苏苏姐,苏苏姐~~给你,给你,口罩来了!”

    苏澜赶紧戴上口罩,再次确认抽油烟机打开了,并且开到了最大功率。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有人四川娃成仙呢。

    苏澜看着锅里的棒棒鸡,不放心地问杨珠:“张叹真的喜欢吃棒棒鸡?你确定了?”

    杨珠万分肯定地点头:“我确定,我特地找老白打听的。”

    苏澜小声说:“这么辣,感觉不是人吃的。”

    杨珠说:“老白说了,对他们四川人来说,这点辣不算什么,张老师就是爱吃辣,你放心吧。苏苏姐,明天张老师收到你亲手做的棒棒鸡,一定一定非常高兴。”

    苏澜瞪她一眼,说:“哪有那么高兴。”

    “有的有的。”

    “珠珠过来,你尝一尝,味道怎么样?”

    “啊???”杨珠吓得后退三步,这种辣度,想想就吓人。

    “过来嘛。”

    “不要吧苏苏姐,我,我只是个弱女子啊。”

    “你是我的生活助理,先生活再助理,过来!你什么都能吃,棒棒鸡你也没问题的。”

    “不要吧,苏苏姐~~放过我吧~~~~”

    她宁愿听苏苏姐唱歌。

    “过来尝一口又不是要你的小命。”

    “啊~我敲了棒棒鸡,手好疼,出血了,我去贴创口贴。”

    “……就知道指望不上你。”

    苏澜摘掉口罩,自己尝了尝棒棒鸡,除了辣,一切都好。

    杨珠又跑回来,见她亲自尝试,连忙说:“苏苏姐,你少吃点啊,明天还要拍戏,拉肚子的话就糟了。”

    “知道啦。”

    “啊!”

    “怎么了?”

    “苏苏姐,你的嘴唇……”

    “我的嘴唇怎么了?”

    “好红。”

    “嗯,有点辣。”

    “好性感。”

    “哼!”

    两人做好了棒棒鸡,打包带到剧组。

    “张老师~~张老师你快过来~~~~”

    这回轮到杨珠呼喊张叹,充满了成就感。以前,都是张叹这么喊她过来吃食。

    “怎么了?”张叹刚给人讲完戏。

    “快来快来。”杨珠神秘兮兮地把他叫进休息室里。

    张叹进来就看到苏澜:“咦?苏苏你也在?你下午的戏,上午可以休息下的。”

    苏澜眉毛挑了挑,竟然未经许可喊她苏苏,不过,旋即算了,她现在欠了张叹一大堆人情呢。

    “张老师,你看桌上是什么。”杨珠把神秘保持到底。

    “是什么?”

    张叹过去掀开包装盒,“啊?棒,棒棒鸡?”

    杨珠立即对苏澜说:“苏苏姐,我就说吧,张老师看到棒棒鸡一定很惊喜。”

    苏澜有些高兴,自己做的棒棒鸡被喜欢,就像自己被喜欢,emmmm~也不对,谁稀罕呢!

    “我给你做的。”她说。

    张叹咽了下口水,呵呵呵~~

    “谢谢你苏苏,怎么想着给我做棒棒鸡呢?你也吃辣的吗?”

    苏澜说:“听说你喜欢吃棒棒鸡,我专门给你做的。”

    杨珠说:“张老师,你不晓得我们苏苏姐为了做这个棒棒鸡,花了多少工夫,她……”

    “就你多嘴!”苏澜打断她的话。

    礼轻情意重,张叹还是很高兴的,只要不让他吃。

    这份棒棒鸡比他吃过的任何一次都更辣,还没吃,空气中就飘荡着一股股辛辣味,这到底是给人吃的,还是想把人毒倒。

    “你尝尝看,张叹。”苏澜热情地邀请。

    张叹尝了一点,心里哎呀妈呀,这辣度,要中毒啊,但不想苏澜尴尬,很镇定地擦了擦嘴,把食盒重新盖上,说:“嗯,好味道好极了,但是刚吃早饭没多久,还不饿,等中午的时候再吃吧,下饭。”

    苏澜不确定地问:“真的很好吃?”

    张叹违心地说:“真的,和饭店里的棒棒鸡很不同的口味,很香,肉很紧很嫩。”

    屁股也开始疼了。

    苏澜高兴不已,叮嘱道:“那中午记得吃。”

    “一定一定。”

    “对了,晚上你有空吗?王玉想请你吃饭,感谢你帮的大忙。”

    那天张叹为周小兵争取到了一次机会,第二天他们到电视台报告了自己的方案,最终促成了合作。

    王玉这才知道是张叹在其中起了关键作用,帮了大忙。

    万万没想到,苏澜办不了的事,让张叹办了。

    虽然是苏澜请的张叹,但是王玉觉得一定要请张叹吃个饭,周小兵也强烈要求。

    “这就不用了。”张叹说。

    苏澜想到王玉再三恳请她,一定要邀请到张叹,说:“去吧,人家王玉很真诚的。”

    其实王玉也发了信息给张叹,但只是发了信息而已,没有电话,更没当面讲,她是觉得尴尬,之前一直说张叹的坏话,虽然张叹自己不知道,但是肯定能感受到她的态度。

    上一次张叹请她吃饭,都到了饭店门口,她却找借口溜了,想到这里,王玉就脸上发烫。

    “她不欠我什么。”张叹说,“真的,我办这事也不是为了她。”

    苏澜仿佛被烧红的铁块烫了一下,心里一突,张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哪里能不明白,突如其来的暗示让她措不及防,耳朵根不知道有没有红,但是好热。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在张叹很自然地接着说道:“这顿棒棒鸡就是最好的感谢,我确实很喜欢吃棒棒鸡,而且也挺能吃辣,何况,做的口味这么好。”

    苏澜情不自禁露出笑容,说:“张叹,我发现你尽会说好听的话,你对每个女孩子都是这么说的吗?”

    张叹:“当然不是,毕竟会做棒棒鸡的女孩子少之又少,加上知道我喜欢吃的棒棒鸡的,就更少了,愿意给我做棒棒鸡的,那大概没有几个了。”

    苏澜心里的开心小人儿蹦了出来,啦啦啦在唱歌,但是脸上不动声色,依然保持对张海王的警惕,毕竟是演员嘛。

    她问:“还没有几个?那是有几个呀?”

    “两个。”张叹说。

    苏澜没想到张叹说的这么绝对精确,反而好奇了,问:“哪两个?”

    张叹:“你一个,还有一个是小白的舅妈。”

    苏澜笑着说:“好好好,看来没少蹭吃蹭喝。”

    张叹:“我经常蹭吃蹭喝,人家都嫌弃我了,好在,你也会给我做了。”

    苏澜:“你别想的太美哦,我只给你做这一次,以后不会有了。你鬼鬼祟祟去哪里?!!”

    她话锋一转,看向猫腰开溜的杨珠。

    杨珠没想到热聊状态下的苏苏姐依然这么敏锐,一下就发现了她。

    “我,我想去卫生间,苏苏姐。”杨珠尴尬地说。

    苏澜说:“那你鬼鬼祟祟的干嘛,不能光明正大一点吗?”

    杨珠刚才那动作,像极了干坏事的人。

    杨珠心里说,我还不是为你们着想,不想打扰你们聊天。

    “苏苏姐,我,我单身呢。”

    单身狗已经很可怜了,不要当面撒狗粮好不好?忍不住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