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176、第500个(1/4)
    “啊?张叹真不给这点面子啊?好丢脸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电话里,王玉听苏澜说张叹没时间赴约,挺失望的。

    苏澜在电话里说:“不会的,张叹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他是真的有事,剧组晚上要拍戏,他作为编剧走不了。”

    “嗯,好吧,我理解。苏苏,我明天一早就走,这次真的谢谢你啦,要是没你的帮忙,我们肯定灰溜溜的狼狈不堪。”

    “不用说这么见外的话。”

    “帮我也感谢一下张叹呗,哎,算了,我也有他电话和微信,还是我自己说吧。”

    “感觉你很怕他?”

    “不是怕他,是……哎,好吧,苏苏,我跟你说实话,你别生气哈。”

    “你说嘛,我不生气。”

    “那天我到剧组看你,你不是让张叹接待我吗,中午请我吃饭,我当时因为工作原因走了,鸽了他,其实,当时工作没那么紧急,是我对他印象不好,不想和他单独吃饭,所以找借口溜了……”

    苏澜在那边听的生气又无语,心想难怪张叹不愿意赴宴,人家又不是傻子,这能看不出来?都到饭店门口了,工作再要紧,能挤不出一顿饭的时间?

    旋即,她心里愧疚起来,因为那次是她请张叹帮忙接待王玉的,午饭宴请也是她让张叹去的,结果张叹被这么甩了,多没面子啊。

    这事是王玉做的不对,但她觉得自己也有责任。

    晚上剧组拍戏,苏澜东张西望,杨珠见状询问:“苏苏姐你在找什么?”

    “有看到张叹吗?”

    “张老师啊,他六点钟就走了。”

    苏澜一听,这个家伙,亏她还给他找借口,说剧组晚上拍戏他走不开。

    她没忍住,发了条微信过去:我找编剧讲戏,但是没找到,老吴怎么没在呢?

    只是等待了一会儿,张叹就回信息了:小白在哭,我先安慰她,过半个小时回你电话,我给你讲戏,老吴对剧本的理解没我深刻。

    苏澜眨眨眼睛,讲戏的事完全忘了,更加关心的是小白怎么哭了?还有,小白哭了为什么要张叹安慰?她是他什么人?

    她又紧接着发信息询问:小白怎么哭了?

    这回张叹回的更快,秒回:请你来你又不来。

    苏澜:“……”

    此刻,小红马深夜学园里,哭声一片,瓜娃子们哭成一团。

    小茜被大家围在中间,小朋友们哭,她也在哭,被江滨抱在怀里,柔声安慰。

    小柳老师和小满老师们站在小朋友外,眼睛红红的。

    小茜要走了,今晚过后她就不会再来小红马学园。

    在二楼的园长办公室,黄姨正在给小茜办手续,小茜的爸爸妈妈都来了,张叹也在。

    “怎么这么突然就要走呢?太突然了。”黄姨很舍不得。

    小茜来小红马有半年多了,这么久在一起,会产生感情的,但是今天她的爸爸妈妈突然一起来到学园,说要给小茜办理退园手续。

    “没办法啊,我老婆肚子里的胎儿有点不稳定,浦江虽然好,但是我们的生活环境不好,老家那边只是座小县城,但是空气好,山山水水的,有利于身心健康。”

    小茜的爸爸嘘唏不已。

    原本他们一家三口漂在浦江,两夫妻打工赚钱,小茜白天在幼儿园,晚上到小红马深夜学园,日子过的忙碌但是温暖幸福,但他老婆怀孕了,已经4个月。

    浦江的生活成本多高啊,单靠男人一个人赚钱,日子过的太紧巴,所以两夫妻一商量,决定老婆和孩子先回老家,孩子到那边上学,老婆安心养胎,家里有老父母可以照看,比在浦江让人放心,而男人,继续留在这里打拼。

    这样既省了生活成本,又有利于老婆养胎。

    “那小茜以后还会来吗?”手续都办完了,黄姨不舍地问道。

    小茜的爸爸说:“现在不知道。”

    但他说,两个孩子在浦江生活,成本好高。

    他老家是宁波那边的,一座小县城。

    “这半年多,麻烦你们了,小茜在这里很开心,也学到了很多知识,谢谢你们。”小茜的爸爸说道,和老婆一起向黄姨和张叹鞠了一躬。

    正是因为有了小红马深夜学园,他们晚上才能安心工作,不用担心小孩子在家没人照顾。

    他们还知道,小红马深夜学园是贴钱经营的,毕竟向他们收的费用很低很低。

    “不用说这些客气的话,这是学园应该做的。”黄姨说。

    “那我们走啦,再见。”小茜的爸爸说。

    “再见。”

    “再见。”

    张叹和黄姨把他们送出门。

    目送他们下了楼,黄姨叹息一声:“老了,见不得这样的分别。”

    张叹:“您还年轻着呢,霉霉都还没嫁人。”

    黄姨摇摇头,不知道是对黄莓莓无语呢,还是对她无语呢,还是对她无语呢。

    她把打开的档案柜整理好,从中拿出一本黑皮的大本子,拿起桌上的水笔,在上面记录,忽然惊讶道:“哎呀,正好第500个。”

    “什么正好第500个?”张叹往她的黑皮本子上张望。

    “小茜是我们园里离开的第500个孩子。”

    张叹惊讶道:“500个?有这么多吗?”

    黄姨翻阅厚厚的笔记本,说:“有啊,三年多了,一年走100多个小孩子,流动性好高。”

    “我看看。”

    黄姨把这本黑皮的笔记本交给他,说:“不知不觉,都这么多小朋友了。”

    笔记本很大很沉,张叹随意翻阅,上面都是黄姨的字迹,是她用黑色水笔一字一字写上去的,每一个小朋友都有注明名字、籍贯、年龄、性别等等,还有照片。

    这些照片不是那种证件照,而是小朋友们的生活照,一个个都是笑脸,很纯真的笑容。

    可以看出,背景都是在小红马学园拍的,而且都是以学园大门为背景:一只红色奔腾的小马,四蹄腾起,在它前面,是各种表情的小朋友们。

    他们有的害羞,有的兴奋,有的忍住笑但笑容依然溢出来,有的比剪刀手,有的背着小手在身后,有的歪脑袋,有的吐舌头,有的仰天大笑,有的眼中含泪但是破涕为笑……

    各种神态,仿佛近在眼前。

    张叹看着看着,脸上情不自禁浮现笑容。

    此刻,他觉得这或许就是小红马深夜学园开办的意义所在,不管生活中有怎样的困苦,小孩子都不应该承担这些,他们负责开心就行。

    他翻到最新一页,暂时只有一个名字,也就是黄姨刚刚写上去的:

    姚岳西……

    这是小茜的本名。

    小茜,只是她的小名。

    张叹也不知道她爸爸为什么给她取一个男孩子的名字,或许正因为这个,平时才会叫小名,以至于很多人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

    办公室的门没关,楼下的哭声忽然大了起来,张叹抬头往窗外看了看,夜色里已经一片漆黑,有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树叶上,声响密集响起。

    他交还笔记本给黄姨,说:“我下去看看,大家不知道哭成什么样了。”

    “走,我也下去。”

    两人下楼,见到小朋友们围聚在一起,哭声震天。

    张叹看到了小白,看到了榴榴,看到了小米,看到了谭喜儿还有程程、罗子康……

    小茜满脸眼泪,紧紧抱着大家,不愿意离开,嘀嘀咕咕说“我要当姐姐了,但是我要走了”、“我不要当姐姐啦”。

    老师们和小茜的爸爸妈妈都在安慰她们,但是不起作用。

    张叹想到暑假刚来学园时,就是小米要被带走,大家哭成一片,甚至他还被小白咬了一口,这回他可不敢上前凑热闹,再说了,这么多瓜娃子,他一个人也安慰不过来。

    好在黄姨很有经验,把哭成泪人的小茜抱在怀里,柔声安慰。

    这是风暴眼,安慰好了她,其他小朋友才好控制情绪。

    张叹见小白哭的惨兮兮的,不忍心,过去揉揉她的西瓜头头。

    小白一见他,瘪嘴哭道:“大叔~~小茜为啥子要走??我不要她走~~”

    和上次小米一样,她也不舍得小茜走,不等张叹回到,她跑到黄姨身边,抱住她的腿,防止她抱走小茜。

    黄姨:“……”

    吵吵闹闹一阵,在众人的安慰下,小朋友们终于渐渐止住了哭声。

    小茜和大家道别,挥挥小手,这回是真的要走了。

    刚刚安静的小朋友们又哭成了一团。

    小茜的爸爸不敢再逗留,抱着小茜离开。

    夜色笼罩下,外面下起雨来……

    “小茜~~~”

    江滨冲破老师们的防线,追到屋檐下,看着被爸爸抱在怀里的小茜,含着泪水努力不哭。

    PS:这本书的其中一根主线,就是以张叹和小白的视角去写小红马学园的一个个家庭,迎来和送别,小茜离开了,大家可能会担心榴榴程程喜儿到时候是不是也会走,放心,我会在保证几个主要萌娃都在的情况下,去写这根线的。